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报父母之仇

  “我的计划就是将你调去皇后宫中当个侍卫,这批侍卫都是我的人,是派去看着皇后的,这个她也很清楚,你需要让她知道你不是就可以了”

  “那怎么让她知道我不是呢”吕惠文不解又觉得无比尴尬

  “你突然出现她肯定是要询问你的底细的,你就说近日是你在比武台就了皇帝,既然是从外边刚刚进来的,她必定会放松警惕,之后我会让人去行刺她,你若是救了她,凭你这模样她必然倾心。”

  “那..好吧”

  两日后,吕惠文就被调进了皇后宫中

  “你是吕侍卫吗?”一个娇滴滴的小宫女笑问,吕惠文抬头脸都红了,小宫女的脸也红了,身在后宫,又是皇后的贴身侍俾除了皇上和丞相几乎没见过男人,更何况还是如此一个俊朗不凡又透着一点小娇羞的男人

  两个人都沉默了好一会小宫女清了清嗓子,用更加清脆的声音说道“皇后有请呢,侍卫跟我走吧。”

  “恩..走吧”吕惠文慢慢起身跟着这小宫女。

  一路走入皇后内殿,院内的小宫女无不驻足议论“好帅啊,我要被他迷倒了...竟比侯爷还要威风的样子..你不要命啦,居然说这样的话”

  进殿见皇后在一纱帘后坐躺着,吕惠文低着头,心想这可怎么办,来了之后才明白,这任务根本做不到啊!

  “吕侍卫?”小宫女急忙提醒

  “哦!皇后娘娘,我就是新来的侍卫!”

  “你又是侯爷派来看着我的吗?那么多的人还不够吗?”皇后声音异常柔美,虽是气话,听起来也如春风般

  “不是,前几日皇上出城巡视,被人刺杀,是我将那刺客杀了的,皇上看我武艺还不错便特派我来保护娘娘的!”

  皇后掀开纱帘一角问道“是吗,皇帝如今长本事了,也能安排人来了?”

  “是...不是的”心虚的吕惠文提大了嗓门,不知道谁给他勇气把头抬了起来

  皇后娘娘柳叶弯眉,细巧的鼻子,红嘟嘟的嘴唇,细腻白净真乃是倾国倾城,吕惠文心跳加速两腿一酥

  身旁侍女搀扶着皇后走到吕惠文面前“你再抬头我看”

  吕惠文抬头,深邃的眼眸,一双剑眉其实也着实让皇后心动了。

  “好了你且去当值吧”说完转身走进内阁

  “好,那我就告退了”

  次日,皇后果然等不及了,又召吕惠文去,这次去的是内阁,皇后卧于床上“你来”边带这挑逗的语气

  吕惠文慢慢走近:哎,怕什么,侯爷本来就是让我来干这个的,她勾引我,我还省事了

  吕惠文一走进,皇后起身反把他压到身下

  “皇后娘娘..”这时吕惠文立刻就推翻了刚才心里想的,皇后主动了,他更是一句利索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能不能救我出去?”

  “什么?”吕惠文怎么也没想到皇后竟然会说出句这样的话

  “实话告诉你,我并不想加入什么朝廷争斗,我也不喜欢皇帝那个毛头小子,我父亲当年逼迫我嫁给皇帝,也只不过想要权利,但是我什么都不想,否则我当我的皇后又何必说这样的话?”说完眉眼柔弱看着吕惠文

  调来皇后宫中之前,侯爷曾和吕惠文说过皇后不简单,说的话不可信,吕惠文只想这或许是皇后想要一探虚实才故意说的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皇后每天都会叫吕惠文去喝茶聊天。吕惠文仍旧觉得这是皇后想要慢慢的软化他,吕惠文也想的是将计就计,看看皇后究竟是什么目的

  一日,侯爷召了吕惠文去

  “怎么样了?事情进展可顺利?”

  “不太顺利,这个我不太拿手”吕惠文并没有说皇后求他帮忙的事情,他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一点疑惑,皇后究竟是什么意思

  “算了既然不顺利,那就不需要了,前日皇帝下旨罢免了丞相。他竟这么按耐不住联系诸侯企图造反,被我的亲信截了密报,再也无翻身之日了,他的一众党羽也被朕清除了,皇后那边就好说了”

  吕惠文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如此千变万化,听到这个消息,他竟有一些担心皇后,回到了皇后的宫中收拾东西准备继续去守他的南门。

  “你要走了吗?”不只何时一个小宫女站在他的门口

  吕惠文以为是皇后身边的宫女便答“恩,要走了”吕转头一看竟是皇后“娘娘您怎么穿着宫女的衣服?”

  皇后过来就抱住了吕惠文“什么都别问,听我说我知道,你是庆元候派来的人,也知道你的目的,但是自从见你,还是忍不住喜欢你,这几日我们一起喝茶聊天,我越发这样觉得。”

  吕惠文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有些心痛,甚至觉得怀里的女人不是什么皇后,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子

  “我知道,我可能马上就再也见不到你了,让我抱抱你,然后你就走吧。还有我要告诉你的是,庆元候不是什么好人,他这个人向来阴狠,满肚子计谋,你一定要小心”说完就转身离去,留下的是满面泪珠的模样,那个画面吕惠文一直没有忘记。

  不久,皇帝也下旨废了皇后,理由是霍乱宫闱,皇后被关入了冷宫,不久便自尽了

  但是侯爷听说此消息并没有一点反应,好像一切都是早就安排好的,阴狠这个词在吕惠文心里像埋下了一颗种子一样,不过毕竟侯爷对他还不错,又晋升他做了侍卫头领,这在宫里可是一等一的荣誉了

  在后来的几年了,吕惠文时不时的展现着将领的才能,经过了滨河之战后,一战成名,从侍卫变成了将军,当年的少年郎,也逐渐成熟了,皇帝又赐了将军府气派非常

  “将军,今日来信得报,积州州官带兵反了!”

  “积州?怎么回事快说!”

  “近来积州年年大旱,那州官不仅不开仓放粮还大肆屠杀百姓,说人少了吃的也就不多了,省的浪费!有百姓逃到了擎城告了那州官,州官觉得定是死罪,便要杀光积州内的百姓,对抗朝廷!”

  “啊”吕惠文大怒,一脚踹翻了桌子,又想起了年少时的模样再也按耐不住

  “快随我入宫,我要去平定积州之乱杀了那狗官!”正怒时,门外来人

  “吕将军接旨”福海进门宣旨:朕近日得知卿生于积州,因州官昏聩失了父母双亲,今日家乡百姓蒙难,朕特派你前去,平定灾祸。

  “臣接旨!”

  当日大军就整装待发,吕惠文率领前军一万人,日夜兼程,五日就到了积州,到时遍地尸体都是布衣褴褛,有孩子妇女老人,吕惠文等不及大军到,就派人去叫阵

  “州官孙儿,你可敢出来迎战?”周荣大笑,全军大笑,州官在城上大呼“知道我城内有多少兵士吗?你们竟也敢攻城?”

  “自然要攻的!难道还怕你吗?”

  “我只看到了你们松松散散的阵型”城墙上一片笑声

  此时从后方推上来一个巨大的车子,

  “魏然你过来看,这是什么东西,竟还用布遮着,摆明故弄玄虚罢了”州官不以为然,却又好奇

  魏然是州官的侄子,也是积州唯一拿得出手的一个武将,但是他素来不满叔叔的言行,碍于关系又不好说什么难听的,多次委婉劝解无用。

  这次趁着朝廷派人来平定积州之乱,他决定与吕惠文合作,便在吕惠文到达积州的前两日,就已经在里积州城三十里处的一小镇秘密见过了吕惠文

  “州官孙儿,不要以为你守着城池我们就攻不进去,你看看这是什么”周荣骑马回去,揭开红布

  此物快要赶上积州城墙的一半高矮,巨大的缸筒,让人看了不禁胆寒,此时后方缸筒后的士兵将绳索用力一拉,一支巨大的箭头飞了出去,直刺城楼顶上

  顿时楼阁崩塌...州官当场吓昏过去,魏然见状立即下令大开城门迎吕惠文的兵马进了城

  “周荣,魏然乃是这州官的侄儿,不好动手,你去将他给我绑来”

  “好”

  午后,菜市口斩首台上,积州城内所有幸存的百姓,全部来看,纷纷叫好。此时有一老汉大喊:台上的将军!你可是西村东边吕谷家的那个孩子?顿时地下嘈杂一片:是啊,眉眼间还是能看出些少时的模样!

  “没错乡亲们,我今天就是来报多年前这狗官屠戮百姓的仇,也是来结束积州城暗无天日的日子的,今天就在这里,让他为了自己多年的罪行付出代价!”

  “好!..好好好啊”

  “来人将这狗官给我斩了”

  就是如此干净利索,吕惠文又建一功,不仅或得了朝堂内的赞誉更得了积州民心

  接下来就到了凤凰山中遇花汝的时候...

第四章 报父母之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