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这个问题……”

  郗火低头思考着。

  “北斋今天早晨回来后就这样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这个情况就比较棘手了,我先回去看看医书,也许有先人遇到过这个情况,记录下来过。你们先看好北爷我几天后再过来看看。”

  郗火终是没有拦艾米丽,放她走了。

  “哪有你们说的那么棘手?看看我带来了谁?”

  念七不请自到。

  “七爷今日这么有空?”郗火阴阳怪气道。

  坐在轮椅上的念七不怒反笑,白色头发随着笑声颤抖。

  “咳咳……咳咳……”

  却也咳嗽起来。

  清扰递给他一条毯子。

  “加菲尔德,谢谢。”念七狭长的凤眸看了他一眼。

  “克里斯蒂安身体不好,下次还是不要出来了。”声音强硬。

  念七掖毯子的手一顿,随即又装作什么没发生一样。

  ——

  毕竟,这“帝都七爷”,也没几个和自己谈得来的。

  “咳咳……”

  念七赶紧用手捂住嘴,都是并没有什么用,血液随着咳嗽溢了出来,显得他的脸色更白了。

  就连白色的头发上都染上了红色。

  “咳……回琼枝……”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念七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有一种灼热感——“竹子……”

  郗火这时也坐不住了,抱起轮椅上的的念七——“清扰照顾小斋……我送念七回琼枝。”

  随即大步跨了出去。

  加菲尔德点点头。

  门外的泽竹仿佛也心有灵犀般,准备硬闯。

  当然,郗火也看见了泽竹。

  “把你们家七爷抱走。”

  念七仿佛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全身无力蜷缩着窝成一团。

  还时不时传来极小的抽泣声。

  泽竹顺势抱过念七,正准备走——“等一下……”

  郗火犹豫了一下,终是见不得念七这样,把自己衣服盖在他身上,温暖的感觉使念七舒服了很多。

  ——

  琼枝

  念七抱着泽竹不松手。

  “竹子我好疼……”

  “竹子我的眼睛……”

  “……”

  泽竹耐心的安慰他道,

  “小卿要听话,先去洗个澡好不好……”

  “……嗯。”

  泽竹叹了口气,果然还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啊。

  ——

  终于把念七哄睡,泽竹才想起来念七奇怪的眼睛。

  他轻柔的掀起念七的眼皮

  ——血红的瞳仁没有焦距。

  右眼也是!

  ……

  至此,外界传闻念七爷红衣白发,红瞳,喜爱古风衣物,一双绝美的红瞳却不能见人,不能见光。

  就连双腿也都瘫痪,终日只能活在轮椅上。

  听说最近又突发隐疾,活不了几日了,终日靠泽竹医生的药吊着命。

  这星际医生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这七爷自己不愿意。

  ——

  克兰瑟迪亚星

  帝都,揽星

  郗火想着刚才的念七不禁有些烦躁,摇摇头准备把这些不好的想法扫出去,可念七苍白无力的脸又浮现在他脑海中。

  ——

  我是不是对他太严厉了……小七也还是个孩子……

  ——

  妖皇渊

  苍渊

  精致的玻璃高脚杯被他的主人狠狠摔碎。

  “什么?你是说小卿的病又复发了?”

  “我他妈不管,现在就去克兰瑟迪亚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