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厘

夹心的草莓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稀松平常又老道的命题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你最想回到什么时期?

  一如往常,大学课上的选修,是不会有同学认真听讲的,尤其是大家都共同讨厌的枯燥乏味的学术课题。

  同学们或趴在课桌补夜里缺的觉,或叽叽喳喳各聊各的,甚至还有人无视课堂禁律打起扑克牌赌起了钱。

  “诶,诶,同学们,请认真听课!”那苍老声音里没有一丝气恼。

  老教授的戒尺轻轻敲着讲桌,唇角扯着一丝微笑,被扯住的那边脸部因唇角弧度而皱起,无数条深深折起的皱纹与另一边不对称,让原本慈祥的脸显得有些诡异。

  同学们讶异地停止了手头上的事,把脸转向窗口,不禁思考,太阳从西边升起了吗?

  这平日里暴躁的老头子今天居然没生气?

  这个班的同学最爱看张老教授生气了,至于原因嘛,“张老生气的时候很可爱啊!”

  是的,可爱。

  老教授的生气是面上的,如纸老虎一般,没有多大的威力,气过了就过去了。

  生气的时候鼻孔大大扩张,猛地直出气,两条花白的长胡子连着下巴的胡须一抖一抖的,不但不凶悍可怕,反倒慈祥可爱的不行。

  也正是因为同学们爱看老教授吃瘪时候的可爱模样,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但老教授实在是太不适合笑了,这样一来,反倒引起同学们的注意。

  见同学们终于安静下来,年迈的张老教授用戒尺点着黑板上的一行大字,笑眯眯地,表示这只是课外的一个思考题,不必上交,不作学分考核,因此在完成的时候不需要有心理负担。

  那么,老教授的这个命题到底存在什么样的意义呢?不必上交,虽然完成的真实性会大大增加,但其实会有更多的同学选择忽略。

  学生难道不就是因为那堆成山的课业而体现作为学生的价值和意义吗。

  “搞什么嘛,我还以为什么大事,既然不计学分,我做不做也无所谓嘛。”同学A的牌被打乱,忍不住抱怨道。

  “张老没什么可教我们了吗?21世纪的命题还这么的老套!无聊!”

  “我们的人生才刚过五分之一,当然这是在我们都能过百年的前提下说的,我们哪有什么可要后悔的呢?更别提想回到什么时候了,好好的大步往前走不是很好吗?为什么总要想着回头呢?”同学C乐观说到。

  “可人生来的缺陷,不正是那些个……呵,我小学的时候,就想着如果能回到幼儿园的时候就好了,我肯定要跟那个漂亮的小男孩告白,他可好看了!”

  “说不定他长大了就变得奇丑无比了呢?你得这么安慰自己!”

  “所以我才说那是小学时候的事了嘛!”

  同学F的一番话引起一阵哄堂大笑,她原本就是一个活泼幽默的女孩。

  枯燥的课堂顿时以积极的形式热闹起来,一时间许多同学开始勉为其难地给予教授回应。

  而面对这和乐融融的场面,秦厘却显得毫无兴致。

  秦厘在欢声笑语中慢慢回过头,嗤笑一声,趴回桌上,手中的签字笔“咚、咚…”地敲在课桌上,发出和谐的声响,心里没来由地一阵烦闷。

  这真是一个老土,又所有人会禁不住在脑内进行设想的命题。

  可她蔑视这个问题吗?相反,她太感兴趣了。

  秦厘很清楚所有人的答案总不相同,而有趣的是,连她本人都不知道她会做何回答。

  未知的才是有趣的。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可以过得比现如今更好,抑或是,重蹈覆辙,落子无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