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遇小男孩

  秦厘岁半的时候,家里突然平添了一位新成员,是个男孩——弟弟。

  亲生的。

  此前她毫不知情,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岁半的小孩,是没有任何记忆的。

  秦厘五岁以前,是没有见过弟弟的,照片没有一张,父母也没有跟她提起过,秦厘很清楚那不是错觉,在模模糊糊间,有一个笃定的预感,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有个跟自己连着血脉的亲人。

  真真得知自己有了亲弟弟,是出自奶奶的口,奶奶在家里抱怨时秦厘无意中听回来的。

  不知从何时起,奶奶慢慢地不再与秦厘他们同住,急匆匆地住回了很偏远的乡下,秦厘思念奶奶,不懂为什么,大人们只把她当小孩,什么也不多说,只让秦厘不要把奶奶搬回老家的事说出去。

  父亲说,这是不好的事。

  秦厘懵懂的孩童时期跟奶奶的感情极为深厚。

  当然,这也是小时候的事。

  每回奶奶风尘仆仆地回到家中,在奶奶的下次离开前,秦厘都要把自己所有的零花钱从一个小巧的白陶瓷小猪钱罐中晃出来,那都是专门留给奶奶的,奶奶自己一个人,需要钱的地方比较多,秦厘摇得很努力,小猪钱罐叮当作响的。

  可别说,虽然秦厘出生在农村,但她是那条村里的大户人家,人人都敬重她家里的长辈。秦厘从小的零花钱不少,不爱钱,还得了“撕钱”的恶习,她爷爷也由着她去。母亲看不过眼,就给她送了一个小猪钱罐,让她把钱存好,自己不要,也可以给有需要的人。

  秦厘是90年代生,当时的零花钱就已经是用百来算的了,没有金钱观念又从不缺钱的日子,实在过得舒心。

  秦厘发现,她最喜欢的奶奶年纪大了,常常有说不完的话,更多秦厘听不懂的话,小秦厘心想,奶奶在哪里住,会有很多朋友倾听她的心事吗,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要打足精神去听,虽然她一句也听不明白。

  来来去去,反反复复,无非是在回忆从前的苦日子,念叨着秦厘的出生正好赶上了时代,是个很好命的孩子,才不会懂过去的苦。

  可秦厘怎么可能会懂呢,她还只是连幼儿园都上不得的年纪。

  只是奶奶的语气要让她分不清了,奶奶是不满现如今大家的日子好过了,还是在追忆从前的总总不好。

  但无论是哪一种,这都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在秦厘五岁时的一个长假,才终于见着了那个亲弟弟的第一面。

  母亲将她领到乡下,领到一个矮小,软绵绵又怯生生的小男孩面前,他看起来实在太干瘪,瘦弱,这是秦厘对他的第一印象。

  可是这张脸。

  小秦厘仰高了头看向母亲,母亲的两只眼睛,一只是双,一只是内双,小男孩也是一只双,一只内双,位置也是一模一样,小秦厘上下打量一番,不高兴地鼓起了脸,心道,像!真是像!

  这是你弟弟。

  母亲温柔说到。

  不!他不是!

  小秦厘脱口而出的,便是这样违心的话。

  这是秦厘对小男孩说的第一句话,也是作为小孩第一回这么激烈的反驳母亲。

  他才不是我弟弟。

  以至于十多年后,小男孩成长为大男孩,他常常要翻出这件事,一说就停不下嘴,说这是他心里的伤心事,才三岁半就已经尝到伤心的滋味了。

  秦厘无法辩驳,虽然这些事早已成为过去,但在当时,这些话确实是对弟弟的伤害。

  秦厘脸部发热,一句忘了试图躲过,谁知弟弟实在不依不饶,秦厘被他闹得没法子了,知道这人一定是有所求,不过是找个借口发难来了。

  识破计谋之后,秦厘脸上的热慢慢褪去。

  “说吧,你想干什么。”

  “姐姐!你别老是突然对我这么冷淡嘛!我的要求很简单的,就是,妈妈上回给我的零花钱我都用完了,没饭吃了,你带我上馆子吃顿好的呗?要不我快饿死了。”

  “就…这样?”秦厘一脸警惕,狐疑到。

  “你那什么眼神,当然就这样啊!”

  这都是很后面的事了。

  小男孩害怕地缩到母亲身后,而母亲则蹲下身开导秦厘,“秦厘,乖宝贝,你不能这样对你的弟弟说话,他还小,可是他又很聪明,他已经开始记事了,你这样说,他会很伤心的。”

  母亲的话让小秦厘内心很难受,她不愿意接受,她在害怕,可让她更难受的是,她太善良了,所以她不能不接受,她不能不喜欢弟弟。

  这种善良是家人给予的。

  从秦厘能够记事起,就是爷爷身后的小尾巴,爷爷是最疼爱秦厘的长辈,重话都舍不得说一句。

  爷爷每每到了周末就喜欢带着秦厘到镇上买菜,带她吃好香的早饭,牵着秦厘的小手走进脏乱吵闹的菜市场,白净可爱的小秦厘一点也没嫌弃,也不会哭闹。

  小孩身上是没有钱的,爷爷每回都要往她手上塞钱,最少是十元,让她递给肢体残缺的乞讨者,要双手奉上,或者蹲下轻放在他们的破碗里,给予对方尊重。

  但后来给乞讨者钱,物,成了秦厘的习惯,口袋常常放着很多零钱,见到了就会给,即使长大后的她已经知道,世界一点都不单纯,里面太多假的,真的也极大可能被操控,可她更愿意相信,只要给的其中,有一个是真的,那也算尽了一点心意。

  对陌生人尚且如此,她又怎么可能做到漠视自己的亲弟弟。

  秦厘是善良的,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拒绝自己的弟弟,可是她说,她忍不住。

  “宝贝,弟弟没有你好命,你想要的都可以有,可是弟弟却很难。他从小就离开父母,过着颠沛流离到处被寄养的生活,吃着百家饭,在本家的祖籍也不能留名。跟着奶奶过日子,可老人家还是旧思想,认为以前怎么吃都死不了,吃差的饭菜以后才更容易过活,所以如今生活好了也要接着给他吃残羹剩菜,吃不完就没有新鲜吃食。”

  “我也没有觉得自己有多好命啊!”秦厘固执地小小声说道,却不让母亲听见。

  但比起弟弟的遭遇,她又是承认比他要好命一些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