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知身是客》第六回

  第六回

  古龙说爱情是星。​

  星星闪耀在夜空,有时只是微弱的光芒,虽然微弱,却依旧闪烁。

  苏苏在接受了阿古默默地道歉后,似乎也不敢再问阿古的事情,她知道,如果阿古不愿意说出来,就算逼他也没有用。她甚至有点儿明白,有时候男人的沉默,或许就是另一种人生的无奈吧。

  不过苏苏却一直在想着小美的建议,她决定和何华聊聊。从背后了解一下阿古为何最近一反常态,变得让人难以捉摸。

  在小美参加互联网大会颇受打击的同一天,也就是周日的下午,对于苏苏,同样,是一种坏的心情,开始渐渐蔓延开来。

  午后的阳光,从@weikocoffee的窗外,轻轻地折射进来,一层薄薄的纱帘把阳光分成好多段,缓慢地投影在三三两两的客人身上,使得他们的神情突然有了一丝阳光的味道,也让窝在沙发里的苏苏,有了些许懒洋洋的周末味。她轻轻地直起身来,端起一杯伯爵红茶,突然想起了小美说得话,拿起手机,拨了何华的号码。

  “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电话里传出了联通的秘书台冰冷的声音。

  “奇怪,阿古说何华好像从不关机啊?”她记得阿古曾经夸赞何华为人诚恳、敬业、守信,在工作之外的时间也依旧在工作,这突然的变化让苏苏有点不祥的预兆。“莫非出什么事情了?”苏苏不免怀疑起来。

  她不由地给阿古,发了条微信,“你忙完了么?可以过来坐会儿么?顺便接我一起回家么?”

  半个小时过去了,阿古没回短信。

  苏苏更奇怪了,莫非出什么事情了?她心里猜疑着,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此刻的@weikocoffee ,人来人往,像走马灯一样,客人们在店里来了、走了,男孩子女孩子的店员们轻盈欢快地在客人与吧台之间穿梭着,音乐声里想起了苏苏喜欢的《some one like you》,阿黛儿.阿德金斯伤感的声音,连着墙上泼墨似的装饰画面,把记忆就像电影一样串连了起来,她想起和阿古在相见欢的初遇,和阿古的在这里的相识,和阿古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她都觉得格外地开心。就这样,慢性子一样,却又慢半拍地、渐渐地被坠入情网,一发而不可收拾...

  有些时候,有些人,有些事情就是如此奇怪,就像苏苏不喜欢喝咖啡,却喜欢泡在咖啡馆一样,每一次在@weikocoffee,都让她感到宁静,而又轻松,读书也好,沉思也好,网上办公也这罢,这里不仅有她自己的缩影,还有她和阿古的记忆,有和小美的记忆,有她生活的很多掠影。

  正当她浮想联翩的时候,微信传来了阿古的信息:“我在忙,可能过不去了。”

  “你在哪里?”

  “在公司”

  “好吧”苏苏回复地同时,突然下了个决定,直接走出门外,叫了车,直奔阿古公司去了。

  西三环边上的科技大厦,阿古在和财务总监陈晓坐在会议室里继续开会,商量了一上午,也没什么可以选择的策略,他在回复了苏苏短信后更烦躁了,他不想在这个心情和苏苏泡咖啡馆,那只能给他带来更多的沉默。

  “古总,我想您还是找点资金吧,先度过眼前供应商货款的这个难关,每家适当结算一些,安抚一下也好。”肚子鼓鼓,胖胖矮矮的陈晓觉得这是当务之急最为现实的策略,出身财务的他知道,没有了现金流的企业,如同没有血液循环的身体一样,随时都会死去。

  “我也知道,但是很多渠道都不靠谱啊,民间资金成本太高了,我们会陷入泥潭的。”阿古想起前几天民间资金借贷的舆论事件,也不免担心起来。

  “这个我也担心,但是我们现在现金流严重不足,而且之前的货款又被何华全部转移走了,还有,”陈晓停顿了一下,再一次谨慎地问道“您确定我们不要报警?”

  “不”阿古坚定地回答着。“不能报警,报警后会在供应商里面引起舆论风波,那样我们就无法收拾了。”他站起来,径直地走到窗前。“绝对不能报警,不能。”他口中念念有词,向窗户外面望去,阿古虽然痛恨何华做出如此之事,但是他似乎还有一丝美好的想法,想着何华能够回来,和他一起走下去。

  此刻的窗外,显得异常的安静。每个周日的下午,车流都是如此的稀少,楼下的车站旁边连行人也是少之甚少,几棵杨树孤零零地立在路旁,更增添了几分冷清。

  “这么久了,如果不报警,又不采取民间资金,除非我们能在有限的时间里面找到新的投资人!”陈晓理性地说道,他点燃了一支烟,烟圈吐出来一圈一圈,他抬起头向空中轻轻地吹了一下,这时候,苏苏进来了。

  站到窗前的阿古全然不知道,他只是和陈晓说着:“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不能和你我之外的第三个人知道,否则,我们会陷入更大的困境。明天早上我再联系几个朋友看看,先想办法拆借一点资金,看看能不能渡过难关。”他回过头来,正好看到了苏苏疑惑的神情。他心里想到:“这下麻烦了。”

  苏苏面对这突然听到的一切,不知道该问什么,她慢慢地坐了下来,陈晓冲泡了一杯铁观音,说道:“苏苏,喝点茶”,然后示意了一下阿古,走出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面的阿古,有点尴尬,他没想到今天,苏苏会突然过来,他看着眼前这个和他一起走过了三年的女孩子,本应该今年国庆和她一起走向结婚的礼堂,却因为一直忙于工作,忽略了结婚,临到现在,又出现了何华这件事,直接把所有计划全部打乱了,他面对苏苏,更多的是愧疚,更难以表达内心的歉意,太多时候,他只能选择沉默,但是他相信,未来的某一天他会给苏苏一个surprise 的婚礼,就像曾经约定的一样。

  “说吧,和我说说整个事情的始末?”苏苏近乎祈求的口气让阿古突然有些怜悯。

  “好吧,我们今年的项目,网络电子卖场的线下体验店,这个你知道的,合伙人何华,你也知道的,上上个月,他突然消失了,和他消失的还有账上的差不多1000万,就这样。”阿古冷静地描述着,就像描述一个朋友的故事一样,没有任何表情。

  “全部转走了?你为何不说呢?为何不报警呢?你开快车也是因为这个?你爸你妈知道么?”苏苏一连串发了好多疑问?让阿古有点应接不暇。

  “都已经这样了,就想接下来的办法吧,对不起,苏苏,最近一段时间对你很不好。”阿古一改往常的沉默,主动认起错来。

  这让苏苏稍微平静了一些,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远比她想到的更为荒唐和严峻,她有点儿凌乱了,不知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了?更为阿古担忧,他这么年轻,突然遇到这么大的一个坎儿,他怎么办呢?苏苏就是如此,遇到事情的时候会胡思乱想一大通,然后从繁杂的状况中迅速理出该做的下一步,这是几年行政工作总结出来的一个经验。

  “我来辞职帮你吧,你这么下去不行啊!”苏苏突然下意识地做了个连自己都没想到的决定,她说完后,自己也惊诧了一下。

  “你乱说什么呢?你来了能怎么样呢?再说你一直只是做行政工作。电子卖场线下体验店这块业务,你又不懂!”阿古被苏苏突如其来的决定着实吓了一跳,他忽地站了起来。

  “不懂可以学啊,我有那么笨么?”苏苏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定。她也站起来,站在阿古面前,眼前的这个她深爱的男人,遇到了对于阿古来说前所未有的困难,除了和他并肩作战,她想不起来任何可以帮他的事情可做,唯有这个,她才觉得是阿古当下所需要的。

  “别闹了,苏苏。”阿古虽然对苏苏的决定甚为感动,但是却不赞成,他现在这种情况,苏苏过来只会让他们连生活的费用也难以维持,他可不敢再去冒险,他不想苏苏为自己连那么好的工作也抛弃了。

  “我决定了,我先回去收拾一下,你和陈晓再谈会儿吧”苏苏觉得应该回去先好好写份辞职报告,这样她也好向公司交代。

  苏苏走出了科技大厦,夕阳正从西山渐渐地沉落下去,落日的余晖让北京城独具了一份都市的沧桑美,这一份沧桑的美丽背后似乎蕴含了那久经岁月的蹉跎。苏苏最喜欢看夕阳,也自认为夕阳的美是一天最为灿烂,因为那是即将落入夜的最后一刻的辉煌。

  罗曼罗兰在《秋颂》里面写到:“最动人的是秋林映着落日。那酡红如醉,衬托着天边加深的暮色。晚风带着清澈的凉意,随着暮色侵染,那是一种十分艳丽的凄楚之美。让你想流几行感怀身世之泪,却又被那逐渐淡去的醉红所摄住,而情愿把奔放的情感凝结。”

  苏苏伫立在大厦门口,突然想起来曾经喜欢背诵的散文诗,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身后是阿古宽厚的肩膀轻轻地拥了过来。

  (精彩内容下回继续)

《不知身是客》第六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