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知身是客》第七回

  第七回

  第二天,苏苏来到公司,迫不及待地递交了辞职信。

  “你疯了吧?不许辞职。苏”,电话里传来阿古命令似的口吻时,苏苏正在会议室接受上司谈话。

  “我回头打给你”苏苏果断挂了电话,抬起头来,是上司疑问的神情。

  “我未婚夫公司出了状况,我必须过去帮他,对不起,我知道您对我期望值很高。”苏苏特意用了个对她而言俨然是个旧社会的名称,“未婚夫”来加重事情的严重性,她不免暗自窃喜了一小下,面容上却很严肃地看着上司杨副总那充满了指责的表情。

  杨副总,似乎和前苏联影片《办公室里的故事》中的卡路金娜如出一辙,孤僻、高傲、而又清高,她雷厉风行,管理严谨,在面试苏苏的第二次就通知她工作就位。一晃三年了,她满意苏苏的谨慎细致,十月份过后,还刚刚申请公司加薪于苏苏,她恍惚了一下,不知道苏苏意欲何为。

  “杨总,对不起,让您失望了。”苏苏低下了头,沉默起来。

  沉默,有时候有一种神秘的力量,那是一种坚定的回答,让对方明白了一切的不可挽回。

  杨副总看到了苏苏的坚定,她突然觉得没必要挽留了,说道:“好吧,既然你决定了,做好准备工作,周五上午交接。”她站起来,推门走出了会议室。“不过,以后有事,需要帮忙的话可以联系我哦”她又回头补充了一句,露出了平常不见的微笑。

  “嗯嗯”,苏苏点点头,心里闪过一丝感动,她知道杨副总人很好,或许因为一直未婚,快四十了,性格还是难免有一丝冷漠,但是对苏苏却一直有一种默默地关怀...苏苏刹那间想起,自从来到这个公司后,杨总对她的点点滴滴,在怀旧的视线里,杨总步履快捷地走出了会议室。

  “干杯,同是天涯沦落人。”餐桌对面的王璐瑶举着酒杯。

  “还相逢何必曾相识呢,”苏苏“呵呵”,笑了出来,她为了逃避阿古的质问,直接来找璐瑶,这个快言快语的小姑娘会告诉她,她的决定正确与否:“小美,就算了吧,和阿古一样,必然会严厉批评和质问我。”苏苏肯定地说着。

  “正确,存在就是合理。我们公司再待下去会让你直接变成乖乖女。等步入结婚的礼堂,你就成了传统的乖乖主妇,只食人间烟火,你要知道,世界是平的。”璐瑶自信地分析到。

  “你这哪儿跟哪儿啊?又是世界是平的,又是存在就是合理,一个哲学,一个经济,有关联么?”

  “你想啊,你辞职与否是早晚的事情,以阿古的性格,你们结婚,你肯定是乖乖主妇了,所以存在就是合理,又比如,现在网络化的世界都全球一体化了,你就算是步入全职主妇,也要知道如何运用互联网工具,糊弄好人间烟火啊,不然如何让爱情永远处于保鲜期?你必须明白,爱情也有保质期,过了期的爱情,如同发了霉的水果,只能丢弃。与其坐等过期,还不如先辞职,看看这变化莫测的世界。”璐瑶自以为头头是道地分析了一番。

  “你这小孩子也太乱弹琴了吧。看你以后来一段永不过期的爱情。”苏苏没好气地埋怨着璐瑶,不过有一点,让她豁然开朗,就是,这个下意识的决定,让她有一种重生的力量,感觉冥冥之中的一份青春的冲动又回来了,就像刚刚坠入爱河的时候一样令人兴奋。

  “我啊,我是不婚主义者,我在乎的是形而上的感情,绝对不踏入爱情的坟墓之婚姻的枷锁里面,自作自受。”

  苏苏被璐瑶的不婚观雷倒了,哈哈大笑,就这样,两个前同事坐在亚运村的FRIDAY里面,合着欧美范儿的音乐声,吃着喝着,喝着聊着,忘记了时间,居然有点儿不知“夕阳西下几时回”了。

  阿古在给苏苏的电话中被挂断后,正巧陈晓进来说,一起去卖场看看现场情况,也就忘记了苏苏的回复。

  中关村大街,道路两侧的标语上写着“众创”、“众包”、“众扶”、“众筹”,在穿越到北大的一条长长的街道上,和前几年的售卖计算机硬件的商贩不同,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群电子商务的年轻人,他们一个个抱着笔记本,穿越到一个场景又一个场景,他们似乎带着更为神圣的梦想,他们为未来而战。

  阿古透过车窗,看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想到自己身上发生的所有,忽然觉得不能就这样被打倒,在这个充满了梦想和玄幻的城市,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明天,或许,明天就会有所转机。他转念想到何华,认识了五年,他也搞不清楚他为何要做出如此的事情,只是今天想起他,好像有点儿麻木了。

  车辆停到了北大西门的一个大厦边,赫然的七个大字“漫步客电子工场”,红得耀眼,记得当时何华坚持要红色,说这样才有生气,有朝气蓬勃的感觉,阿古站在门口,抬起头愣愣地看了一眼,五味俱全,低着头和陈晓走了进去。

  5000平米的电子卖场,挑高式的结构、仓储式的、钢架的货架...这种种的一切显得货物的堆放整齐而又清晰,蓝色的数字标识,更让卖场觉得大气和贵族。零零星星的顾客穿梭而去,偶尔能碰到不同的理货员,在紧张而有序地工作着,看到这一幕,阿古稍微显得平静了许多。身后的陈晓悄悄地观察着阿古,有一丝不安的神情闪过。

  过了而立之年的陈晓,放弃了国企的一个处长级别的工作,选择和阿古、何华一起创业,或许是一场后青春莫名的冲动。他三高的身体素质,原本应该在国企留着养老,却阴差阳错地开始做起了电子商务体验业务,有时候他想想自己,觉得有点儿在穿越人生。

  ”古总,我们需要发上个月的工资了。“陈晓整理了一下思绪,赶紧和阿古说着。

  ”我知道“陈晓一句话把阿古他拉回了现实,阿古明白陈晓让他来货场,只是为了让他极早地想办法来解决当务之急。

  就在陈晓想着怎么让阿古快速做出决策的时候,他看到迎面走过来一群人,都是年轻人的模样,穿着黑色或灰色的夹克,牛仔裤。有几个有点儿古惑仔的样子,大步流星地走着,忽然,一个人说:“怎么办?行动么?前面那个人好像是这里的头儿。”他们停住了脚步。

  陈晓赶忙上前问道:“你们是谁?”面对这些个青春而又稚嫩的面容,陈晓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他不想刺激他们。

  “张老板让我们来的,您问他,我们是来搬货的。”一个略显稚气未脱的年轻人嚼着口香糖,嘴里喃喃地说道。

  “张泽勇?”阿古突然心生一种厌恶,如此小人,背地里做这种事情,幸亏今天在现场,不然就彻底完了。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给你们张老板打电话”,陈晓拨通了张泽勇的电话,他走到货场的一边,悄声地说了大约十几分钟,然后走过来点头和阿古做了个眼神的示意。

  紧接着,古惑仔们也走到货场的一边去,带头的那个打了个电话,然后他们走过来,一直走到阿古的脚前,抬头看看阿古傲慢的神情,说道:“张老板说,十五天之内如果不能结货款的话,我们就来撤货,他说,先对不起了。”转身带着这一群人,径直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货场里的阿古气得一句话也没说,他看着四周,好在没有多少人看到刚才那一幕,张泽勇,他默默念着这个名字,如果是上学时代,他可能早去找他揍群架了,可是如今,他知道,一切需要隐忍,需要安静地、有序地把所有事情处理好,走上正常的轨道。

  陈晓走过来,低声说道:“古总,我们先走吧,回公司”。

  陈晓和阿古走出大门,看到前面几辆车扬长而去,也了然了刚刚的事情,他们是跟踪而来,不为任何,只是形式主义威胁一下,他们的目的也不是撤货,而是结款。

  五点多的时候,这个城市已然有了一种黄昏的迹象,晚秋时分的树木在秋风的撕打中摇晃着,车流不息,莫名的人潮涌来涌去,车站旁、地铁站、十字路口,没有人问谁从何而来,去往何处,人们拿着手机,耳朵塞着耳塞,迷茫和冷漠的空气在城市的上空蔓延着,更多的人们选择在社交平台上互相安慰,好让自己觉得人间处处有温暖一样。

  在城市的穿梭者中,阿古的车从最拥堵的西三环穿越出来,他想起自己刚来北京做北漂时候的宏伟壮志,现在,现在,现在呢?

  好在现在还有陈晓,在和他并肩作战,这个老大哥的沉稳、细致还是让阿古有一丝欣慰,他忽然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了,他是不是不适合创业?不适合从商?

  回到办公室,已经到了下班时候,办公室空无一人,这个时候阿古还是轻松了一下,最近他总是喜欢空无一人的时候来公司,这样让他清静,也让他觉得压力少了好多,这样的逃避方式不知道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陈晓紧跟着走了进来,他点燃了惯有的一支烟,拿了个纸杯做烟灰缸,不紧不慢地说道:“看来我们必须迅速找到资金,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好吧,我联系一下,然后我们也看看最近是否有投资会,参与一下,如果同样是找资金,我更倾向于找到新的投资人,因为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度过难关。还有如何逆袭成功。”

  ”逆袭?”这个词,陈晓喜欢,他看到阿古眼神里又闪烁出来一丝自信的迹象,他似乎也看到了一点希望。

  ”逆袭,必须逆袭。”阿古站起来,走到窗前,窗外的夜色正静悄悄地开始上演,远处的西山朦胧而又诡秘,近处的路灯模糊而又清晰,车站旁边的广告画也隐隐约约闪耀着时代的光芒,一切似乎是那样地让人无限联想,而又让人无限期望着。

  (精彩内容下回继续)

《不知身是客》第七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