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知身是客》之《第九回》

  第九回

  如果说岁月是把杀猪的刀,那命运就像是一把无痕的匕首一样,不知道哪一天,像某种偷袭似地致命的一击,让你措手不及却又不知所从。

  在回公司的路上,阿古还在想,何华会出什么事情?虽然他那样弃他而去,但是他还是希望何华不要惹上什么麻烦,他焦急地开着车,一路飞驰。苏苏坐在副驾驶座上,她看着阿古心神不宁,她拉过了他的手紧紧地握着,感受着他手里有一丝丝热汗侵出来,苏苏看着阿古,温柔地说道:“别急,去公司看看再说。”阿古点了点头。

  当阿古的黑色宝马停在车场的时候,陈晓就来电话了,阿古轻声说道:“我到楼下了。”

  办公室门口,三五个警察,正在何华的办公室,他们似乎在排查着些什么。

  “出什么事了?”苏苏低声地问着。

  “何华出事了!”陈晓说道。

  这时候,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警察抬起头来看了看进来的阿古和苏苏,走了过来,亮了一下证件,面无任何表情地说道:“我们怀疑何华和一桩金融诈骗案有关,鉴于何华的身份,我们需要把他的电脑搬走,协助调查,适当时候,我们会通知你们做笔录。”说着开始搬走了电脑,另外几个警察在本上记录着什么,时不时地在问着一些情况。

  此时此刻的阿古,头脑一片空白,金融诈骗案件?莫非何华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回头看了看陈晓,陈晓摊了摊手,后面的同事们也迷茫地看着这突然发生的一切,阿古只好任由警察处理着一切他们认为应该处理的事务,十几分钟后,这些不速之客离开了,办公室又恢复了往日的沉静。

  “陈总监,你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呢?你回忆一下,想想何华究竟还有什么瞒着我们?”阿古慎重地问着陈晓。

  陈晓依旧点燃一支烟,看着吐出来的烟圈一圈一圈地向上飘着,他眯起眼睛,又摇了摇头,开始说道:“我刚刚只想起来,何华出现异常的前一周,他好像经常晚上很晚才走,有一次,我谈完事情后回家的时候,发现忘记了家门钥匙,赶回公司的时候正好碰到何华,他看到我有些慌乱,好像在掩盖着什么?我以为他在和朋友聊天,也就没多心。”陈晓慢慢吞吞地说道。

  “那何华的电脑里,你认真检查过么?”阿古又紧接着问道。

  “有密码,我进不去,试过了。”陈晓说道。

  “刚刚和警察,你也说这些了?”阿古突然警觉地问陈晓。

  陈晓又重重地吸了一口烟,“没有,”他回答道。

  阿古陷入了沉思,这件事情,他从来都认为是他和何华之间的事情,现在看来远远不只如此,他想得太简单了,怎么能这么掉以轻心呢?他开始有些自责了,他忽然下了个决定,他想去何华老家看看,或许能发现一些事情。

  “不如我明天去趟青岛,去何华家里看看。”阿古瞬间对陈晓、苏苏说着,同时为自己的意见而暗自庆幸着。

  “这不行。”陈晓果断地打断了阿古的决定,“古总啊,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找到资金,而不是去找何华,何华的事情留给警察处理吧,他们不是已经介入了?为何你还要去他家里?”

  “我知道,我在想资金的事情,但是何华的家里也是要去的,我们总应该知道事情的原委。”阿古也想起现阶段最麻烦的事情了,离10月底只有一周的时间了,必须在这一周内把资金的问题解决掉,不然,光是供应商货款就会引发货场冲突,解决了资金的问题,然后必须去寻找何华,他恍然间觉得一种新的责任转嫁过来了,似乎自己在自暴自弃中浪费了太多的时间,浪费到给自己一点点缓冲的时间都没有留下来,就突如其来地涌过来这么多事情。

  而苏苏呢?在辞职的这一天,本来只是感受到了自己的一点小悲伤。到了@weikocoffee里,却又被小美、陈翔一行人对创业项目的设想和遇到的困难深受触动。回到这里,又亲眼看到阿古公司中原来存在这么多的隐患和艰辛。她忽然觉得之前的自己犹如温床中的花朵,只是静静地绽放和享受着阳光般的温暖,那份温暖是来自于阿古的爱情和小美的友情,似乎自己全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有如此像电影一样的情节和节奏,她也对突如其来的事情有点应接不暇了。

  陈晓呢?面对眼前这个大男孩一般的古总,更是有点无可奈何,现在最重要的是资金、资金、资金,出身财务的他知道,如果月底解决不了资金,他的后青春梦想就得和他的身体一样冒了去,还找什么何华啊,他叹了口气,又点燃了一颗烟。

  办公室里,被陈晓熏得烟雾缭绕,三个人彼此沉思着,各自在心里消化着彼此难以接受的一切的一切,此时此刻的窗外,太阳又下山了。

  北京的黄昏总是如此的迷人,像是何其芳笔下的黄昏一样,“马蹄声,孤独又忧郁地自远至近,洒落在沉默的街上如白色的小花朵。”夜色在高楼的外围渐渐地暗了下来,远处的雾霭和着路灯一层层地铺洒开来,慢慢地、慢慢地,拉着行人们的背影长长地消失,似乎消失在了遥远的西山之中......

  在@weikocoffee,小美和陈翔一行人头脑风暴得近乎完美,大家决定一起做partner。

  陈翔知道,他们的项目只是处于创意阶段。开发APP等互联网技术,虽然对他们来说信手拈来,但是创业,对于他们几个似乎还有待探讨。更多的时候,在几个男孩子眼里,创业只像是为了圆一份青春无悔之梦。“商界”这个词,对陈翔,更是挑战的空间大大的了。

  小美则不同,五年的职场经历,让她磨成了一番高效能的做事风格,原来的广告公司转型做产品,也是时代大势所趋。虽然碰到了这么多棘手的问题,比如:资金的问题,技术人才的问题,可是说到底了,技术人才也是资金的问题,有了技术团队至少拥有了希望,好歹让小美感觉到自己不是孤军奋战,而且更能清晰地明白“美丽美你”的技术属于哪个级数的。

  这时候,陈翔起身说道:“我们是不是该庆祝一下呢?”他有点儿小激动,这对陈翔一向规律的生活习惯来说着实让人意外。

  海峰和波涛齐声应和着,都嚷嚷着去酒吧尽兴一下。

  小美也笑了,她看着这三个比自己小的大男孩,尤其是陈翔,沉静理性中有一种隐隐的坚毅,像一种莫名的力量,似乎让小美找到了前进的方向。她想到这一刹那的时候,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这一小小的举动,被陈翔看在眼里,他不知怎么地开始怜悯起这个能干的女孩子了。

  他们一起来到了后海,临近午夜的后海,车水马龙一般热闹,形形色色的酒吧里释放着无处安放的青春和暧昧,灯红酒绿的边边角角穿插着一些形而上的服装店,杂货店...不知怎么,小美突然想起来一句“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刚好路过了“银锭桥”,她扶着桥栏,静思伫立了一刹那,灯火阑珊处的那人,“斯铖”,好像早已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海之中了。

  “想什么呢?”陈翔过来问道。

  “哦,没什么,想起一个以前的朋友。”小美心不在焉地说道。

  “这个是银锭桥,因为形似银锭,所以叫做“银锭桥”。站在桥上向西眺望,如果赶上落日的时候,还能望到西山了,这可是明代的建筑。”出身于北京的陈翔向小美介绍着。

  “我喜欢古桥,你去过西湖么?那里周围可都是古迹。”小美突然问着。

  “一直没有机会去呢!”陈翔说着拿出了手机,“你看,这是我一个朋友写得,他就喜欢去古迹游玩,然后回来感慨怀古哈哈。”

  小美接过手机,在月色的辉映下轻轻地吟诵起来:

  “《南乡子银锭桥怀古》行客吊前朝。巷陌斜阳久寂寥。人道阜昌天子事,情豪。博浪椎兴是此桥。燕市旧歌谣。落叶冤禽总未消。祇有慇勤阑下水,迢迢。远向东流作碧涛。”

  “我们应该落日余晖下来这里,读着你这朋友的词,更可以感受到沈祖棻的“有斜阳处有春愁”了,”小美“呵呵”地笑着走下了桥,她的高跟鞋有节奏地敲着,让小美身后的陈翔感受到一丝丝时尚的韵味微微地侵蚀,参杂在后海的浓浓的夜色里,似乎分外的娆娆和迷人。

  在后海酒吧里,小美、陈翔、吴波涛、王海峰,四个人点了一桌子的科罗娜啤酒、和嘉士伯啤酒,还有果盘、小吃,舞台上有个模样俊俏的小姑娘在唱着摇滚,罗绮的《我没有远方》,她矮小的个子发出嘶哑的呼喊,似乎不是我没有远方,倒像是永远到不了远方一样,把小美乐得够呛,她好久没有出来玩儿了,今晚的她忽然觉得,创业这件事,让她遗忘了生活,遗忘了爱情,甚至遗忘了大学时代的追求,怎么可以这样呢?想到这里的时候,和陈翔一起干杯,吹着酒瓶,一饮而尽。

  陈翔、波涛、海峰,三个大学的校友,猜着拳彼此罚着彼此,开怀地大笑,敞开了地豪饮,因为小美的加盟,今晚,今晚,他们的创业之梦正式开启了。

  当这个城市的午夜渐渐地沉了下来,路灯像昏黄的幕布一样投影在天空的四周,一切远处的、近处的高楼像熟睡的人们一样慢慢地进入梦乡,有一群年轻人,他们似乎兴致勃勃,激情四射,对明天的美好心存感恩和希望,他们为了共同的理想而做着同样的梦,他们,因此而有了不凡的世界之梦,并向这个世界勇敢地前行着…

  在后海的遥远处,这个城市的西南角,苏苏和阿古回到了家,精疲力尽的苏苏,头一次感受到这么多的事情压了下来,感觉头有点蒙蒙的发痛,阿古替她揉着她的额前,心疼地说着:“让你不要辞职你不听,今天看到有多累了吧?”

  “嗯嗯,不过我有信心协助你开始启动漫步客计划。”

  “什么漫步客计划?我都不知道?”阿古惊讶地问道。

  “你不是今天见到了久仰盛名的王军了么?或许可以有转机呢!”苏苏想起来那个温文尔雅的企业家。

  “这倒是可以联系一下,不过刚刚认识,或许没那么快。”阿古说道。

  “别那么悲观嘛,至少算一份希望,是不是?”苏苏近乎祈求的眼神看着阿古。

  “你呀,天蝎座作祟,一到午夜,那么多精灵古怪的想法。乖,睡了。我再看看文件。”阿古被苏苏一说也刹那想了一下,不过,他觉得还是决定再找找其他渠道。

  “听你的话,睡觉,明天本小姐将要早早开启我人生中意义非凡的新生之路。”苏苏笑了起来,说着收拾了明天所需的东西,躺下了,疲惫头疼的她很快进入了梦想。

  阿古坐到书桌前,打开电脑,漫不经心地翻阅着自己近一年以来所有的项目文件,翻着翻着,他忽然如同一个警察一样开始审视自己这一年以来的所有的事情,项目的开始,跟踪,出现问题,到现在,现在为何会如此呢?是什么样的漏洞让何华做出如此惊人的举动呢?阿古陷入了沉思,久久不能入眠。

  同样不能入眠的还有归来的小美,酒精的刺激让她有了一丝醉意却不曾醉。她静静地躺在床上,没有拉窗帘的窗户透着月光的皎洁和清亮,让往事如同一页页书被秋风吹开了一样,她又想起过去和斯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没有恨没有怨,只是好久没有这样回忆了,今晚的她怎么了?

  (更多精彩请关注下期内容)

《不知身是客》之《第九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