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要变天了

  叶子换上新衣服人也觉的精神多了。

  “顾倩,我是医疗队的郝月,你知道刘叶吗?她住在安团长哪,你不知道现在人们都怎么说,话我都说不出口,总之人言可畏,我们都知道安团长的为人,可在好的人也抗不住小鬼吧,你别不信,这才来几个月呀就成了少尉,没点什么谁信啊?呵呵呵。”郝月把半道蹓跶的顾倩拦住说了一通。心里舒服级了。

  顾倩,还真没信,不过她可不想有人把屎盆子扣在安民头上。

  “安民,你给我一个准话,你到底怎么想的,哪边都安排好了,去了最低是上校,在说我们就不用分开了。这有什么好的。”

  “别说了。我有我的准则,我会凭自己的本事让你过上好日子的,你要相信我。我现在是不会走的。”安民有自己的骄傲,他是不会靠裙带关系往上爬的。他也瞧不起靠手段往上爬的A长官。l

  顾倩气的脸都变色了“好,好,看在你我相识的分上,别怪我没提醒你,天就要变了,慕容昊的下场就是你的镜子。”说我就走了。

  安民的心很痛,可他没有时间去想太多。他要活着,他要光明正大的回国都。

  叶子觉的最近气分很怪,大家都很忙,唐医生和郝月请假了。医疗队太安静了。

  “叶子”一大早木队就把叶子叫到跟前,“部队有变动,安团要调走了,他身边的有几个懂医的,唐大夫病了,只有你了,如果你不想去,我在想办法,去的地方相当艰苦,也很危险,你可以好好想想。”

  “不用想,我去,安团在哪我就去哪。”

  “黑子和李兵也和你一起走,谢谢”木子目实在没办法才选择了半大孩子的丫头。这次去的地方太危险,没有过硬的医术不行,自己被盯上了,走不了,唐大夫躲起来了。就剩叶子了。

  “放心,在我手上从没有死亡。保证完成任务。”刘叶自信的说。

  “好,回去准备,随时出发。”

  “是”叶子坚定的回答到。木子目此刻也无比坚定的相信叶子。

  回到住处叶子把能带的都带上了,大大小小好几个包,刚整好,李兵和黑子过来帮着拎上车。

  出发了,车上很安静,一个多小时他们来到了集合地,炊事班的刘班头,铁牛,二蛋。还有20个战士。加上安民,于政委共计28人。

  看见叶子安民一愣,“我们将要去死亡之地,去多久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不知道,如果有后悔的现在可以走,就这么一次机会,出发了,想回来,就只能是死。我数三数,留下来的出列,1,2,3。好没有留下来的,出发。”

  医疗队叶子是队长,炊事班还是刘班头,他们俩伙做一个物资车,其余的坐一辆大蓬车。

  在车上,叶子开了一个会“现在的情况大家看见了,人少活多,我想咱们俩伙合成一队,平时做饭我们医疗队帮忙,你们闲时,要学急救知识,我们要哪需要哪上。刘班头你看这样行不行。”

  “行,我们都听你的,你现在就是我们的老大,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哪好,我就不谦虚了,我现在分功,平时黑子,李兵负责教教急救知识,我有空教你们一些野外怎样急救手术。再有我们的体能也的跟上,谁有特长都说说,”

  李兵擅长射击,铁牛擅长格斗,刘班头膻长制作,只要你说出东西的样他就能做出来,二蛋跑的快,黑子细心。

  早上二蛋负责领跑,铁牛教大家格斗,李兵教射击。

  大家都动起来了,叶子让刘班头给做了一些简易的担架,像现在的旱船,叠起来是背包,放下一个人可以当船拉,俩人当担架。用狼皮做的结实。

  在车上,大家俩俩一组练包扎,练急救。到了地方休息能跑决不走,练体能。所有时间都在训练。

  时间一长,安民和于政委就发现了他们的特别。

  “叶子,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叶子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一个人当10个人用的想法。很快被全队采纳,3人一组,七人一班,比拼训练,输的给洗衣服。边行进边训练,大家的情绪空前高涨。

   20多天的急行军,终于到了被称死亡之地的边疆。往西窜过丛林是两国边境,常常有越境分子流窜作案,往南号称死神慌地,

  进去没有人活着回来。308之队驻守在这。

   308之队的长官慕容昊上校失踪,据说追一伙大毒枭进了死神之地,失踪一个多月了。这不临时调安民中校接手308。

  这是个费力不讨好的活,慕容昊找不到,就是你的失职,更何况有人不想让你找到,也不想让你活着。所以慕容昊活,安民他们这些人,还有条活路。否则就要当炮灰,通通的死。

  安民到了地方马上联系了当时接触这件事的人。可惜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和慕容昊失踪了,留守得人只知道慕容昊上校,接到命令领人出任务去了,其余的,什么任务,什么人打的电话,都不知道。

  现在308之队由小队长田星代管,田星天天派人搜救,可还是一无所得,上面又派来了一个搜救组,什么忙帮不上,还像大爷似的,气的田星牙直咬。

  安民调整了搜救方案,上面来的救援组由田星领着外围搜救,安民领着自己带来的人组成俩队进行搜救,不管找到找不到7天都回之队。于政委留之队做镇。

  安民组由黑子二蛋当医务员,第二队由小队长路明带队,安民的得力心腹,综合素质强,人也随和,刘叶李兵当医务员。

  安民带着俩队进了死神之地,扩大搜索,像死神之地深处搜救。

  第一天,还好,一切顺利,第二天叶子的小队就有俩位队员被毒蛇咬伤,无法前进,路明和叶子决定让队员送俩名伤员回去,经过商议路明,叶子,李兵留下。因为是搜救,医务人员都留下来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躲过毒虫,野狼。人还是没有找到。

  来到了一片沼泽,“前面是沼泽地,过不去了我们回吧,再说哪边也不可能有人。”路明说,叶子望着,看不清尽头的大草甸子。摸摸不多的食物和水,是的回去了,食物也不够了。

  “走,回吧。”路明发话。叶子望了眼沼泽,挥挥手,转身的霎那间,她好像看见了一点绿色,军绿。“等等,我过去看看。”

  “怎么过去,太危险了,在说这人也没办法过去。他们也不可能过去。”路明说。

  “我能过去,我去看看没什么我也就死心了。李兵把救急包给,你们等我,如果天黑我还没回来,你们就走。”“不,要过一起过,要回一起回。”李兵红眼的说。

  “这是命令。执行。”

  叶子板着面孔严肃的说。

  不容置疑的拿过急救包,打开变成了俩只旱船,放在了沼泽地里,一个到一个爬着前行。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子觉的自己手脚都不是自己的了。终于到了尽头。叶子迅速的爬上岸,把急救包收好,快速的跑向哪点绿。

  叶子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一边的芦苇上挂着军衣,一个看不清脸的大个头躺在地上,满脸的血,身上趴着一个,眼睛瞪的大大的,一看就死了。手里拿着匕首本来是插在身下哪个人身上的,硬声声让身下的人从身上划出一个大口子,把手掰断反插在自己身上。旁边还躺一个生死不明。

  从衣服上叶子判断,身下满脸血的和旁边躺着的哪个是自己人。叶子摸摸脉博发现他俩都活着。迅速把身上的死人挪走,还好,止血缝合,没伤到心脏。包扎。旁边的伤在腿上,被打昏的,固定夹板,缝合包扎。身上的大大小小的伤也处里了一下。

  伤的最重的是哪个大块头,胸口伤太深,太长了,失血又太多了。身上的大大小小的伤也有10多处。都处里完,叶子看看这个,看看哪个,决定先救醒伤轻的,用针刺了一下手指尖。

  手一下子被抓住,一个匕首对准了叶子的喉咙。“停,同志,我是308的人。”叶子吓得大气都不敢喘,声怕一喘气就碰到匕首。

  有点浑浊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叶子,有一会才反应过来,放下匕首,倒了下来。

  “同志,同志。”

  “我还没死呢?”

  没死你不睁眼睛“我们队长呢?”

  “他,还活着。就是伤的太重了,失血太多,还没醒。”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说着就挣扎着起来。“你要干嘛去?”叶子看着费力要起来的战士。

  “我要把我们的队长背出处。”

  “停,第一你现在受伤,自己能爬出去都是幸运,第二,你们队长伤太重,不能移动,背他等同要他的命。现在你的听我的,我是308医疗队少尉刘叶。”少尉,呵呵呵,我们最小也是上尉。王刚少校看着没自己肩膀高的小丫头一脸认真的对他说着官职。。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你自己先爬出沼泽,对面有我的战友,让他们过来救我们。我会在这和你的队长等待救援。这里有水和干粮,你吃点。”

  王刚看着昏迷不醒的队长,点了点头。吃了点东西,喝了点水,把剩下的水和干粮又留给了刘叶。刘叶扶着他来到沼泽地,把救生包打开“这可以当旱船用,我就是用它爬过来的,对面有我的队友。我会照顾好你们的队长的。走吧。”王刚没在犹豫,爬上旱船往对个爬去。

  叶子回到大个子身边,想要喂点水,可嘴闭的太紧,没办法只能用针头推点水进去。

  有点葡萄糖也给打了进去。叶子看看不太多的水和食物。没有动。她把自己的急救包也打开了,把大块头拖上旱船自己往沼泽边上拖。太重了。拖到地方,她又返回拿走了芦苇上的军装,用死人手里的匕首扒下死人的衣服。块速的跑回。

  没力气了,吃了点东西水没喝,看看要黑的天,一边用匕首割芦苇一边用布条绑草铺子准备当被子。,多亏了刘班头,没事就绑草铺子当褥子铺。

  绑了一会,又看看大块头。还没醒,伤的太重了,消炎药,去烧药用水化开,用针管推进嘴里。自己不敢睡就不停的绑草铺子。迷迷糊糊的时候,叶子听见了狼叫,“我的天哪。”

  叶子赶紧把自己急救包拆开变成两片,一片绑在了大块头身上,另一块和草铺子放在了沼泽里自己俩肩背上大块头急救包,往沼泽里爬,快点快点。

  叶子,一边倒着草铺子和救生包,一边

  带着大块头往前爬。太慢了,她都感到身后狼的喘息声。她不敢回头。一声声狼叫,吓的叶子拼命的往前爬。“噗通。”叶子感觉自己的急救包往下坠了一下。吓得叶子飞快的往前爬,人的生存潜力是巨大的。

  “噗通,噗通,”声音离的越来越远了。叶子吐出一口气。无力的趴在了草铺子上。

  “我说,你的哪位兄弟是蜗牛吗?怎么还没找人来救我们呀。”“你说你平时吃哪么多干吗?太重了,我的肩膀呀,太疼了。你的减肥了。你听见了吗?你可得坚持住呀,我的字典里没有死亡,你知道吗?”

  叶子絮絮叨叨的,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火热的太阳把叶子晒醒了。一动肩膀像要掉下来。叶子咬着牙移到大块头身边。摸摸,还活着,看看四周都是沼泽。叶子向太阳的方向爬去。快了,快了,前面哪就是岸边,一个个岸边,一句句快了,太阳从东边升起又从西面落下。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叶子看着还没爬出去的沼泽,嚎啕大哭了起来。

  哭够了就爬,爬累了就哭。不知道多久,突然,叶子又哭又笑的跳了起来。“出来了。我们出来了。大块头,你看我们出来了。”“噢........我们出来了。”叶子冲着沼泽大声的喊道。

  叶子坐在大块头的身边,查看了一下伤口,化脓了换下纱布,从新上了药,伤口太大了,药不够用,纱布也不够,叶子脱下自己里面的内衣,撕成条绑好伤口,消炎药退烧药用水化了,用针管喂了进去,又推进点吃的。水没了。自己干嚼了一块饼干。

  “水没了,干粮就剩一块了。再没人来我们俩就都得交代这。你可得挺住,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你拖出来,可不想你死。”

  叶子又拖着他往前走。太热了,怎么不下点雨呀。“不行了,我实在走不动了,他们怎么还没来呀?李兵你这个王八蛋,你怎么不等等我,我还没活够,我可不想死。”

  叶子,摸着大块头的脉搏,唠唠叨叨的说着。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突然,叶子睁开眼睛,不能睡,睡了就醒不过来了。

  摸摸大块头,发烧了,没药了,在等下去都得死,走,叶子爬起来吃了最后一块饼干,继续走,看不清留下来的记号,凭着星星走,天又亮了。

  叶子,爬到大块头跟前,还在发烧,从没有一个病人是在我手上死的。

  “我不会让你死的,你一会要轻轻的,我可怕疼。”叶子把手指用匕首割了一刀,伸进了大块头的嘴里,“你喝了我的血可得活下去,不能悔了我从无死亡的名声,你轻点儿吸,我也不想死,如果我们能活着,你可得给我买好吃的,我的血多宝贵呀,得吃好多好多好吃的才能养回来。你得报答我的就命之恩,我不用你以身相许,你给我钱就行,我想去买辆车,开车去旅行。你可不要把我说的给忘了,千万别忘了我.......”

  当安民赶到时,看到的是瘦小得丫头趴在慕容昊的胸口,一手摸着脉搏一手放在慕容昊的嘴里,嘴边是还新鲜的血。

  安民单腿跪下抱起叶子,手指还在一滴一滴流着血。安民眼红了,来的人眼也红了“来人包扎。”李兵跑过来,止血包扎,同来的司马义马上给慕容昊检查了一遍,打了退烧药推了葡萄糖。从新包扎了伤口。然后交给自己人。

  “安团,人我带走了,大恩不言谢。慕容家会记的你的”

  冲天上放了一个烟花,一会来了一架飞机接走了这伙人。

  安团他们带着叶子也飞快的回了营地。

  李兵恨死自己了,本来他们在沼泽边等叶子的,可田星带来的救援团也来到了这。期中一个突然肚子痛,李兵就被安排送回病人。田星,路明接到命令发现慕容昊,需要支援,最后留下俩个上面来的人守着。结果看天黑了,他俩也走了。王刚过来没看见人,拖着受伤的腿,愣是走回了营地。当王刚出现在营地,安民怒了,直接扣了上面的人。亲自带人过来营救,这时慕容昊的死党司马义也赶到。就一起赶过来。

要变天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