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把叶子送人了

  叶子正做梦吃烤乳猪呢!啪啪,谁这么讨厌。叶子最讨厌别人拍她的头了。叶子火大“讨厌...”猛的站了起来。“谁.....队长”叶子看着安民无耐的都呢着。

  “走了”“噢”

  叶子靠着车窗眯着眼睛,“到了下车”安民叫着又要睡着的叶子。

  “这?哪呀?医院,我们来这干嘛?”叶子看着大家一脸的迷茫。

  “慕容昊,大哥家里出了车祸。”安民小声的跟叶子说。本来要结束了,司马义出去接了个电话,慕容昊大哥家出了车祸,司马义是外科专家。大家都在一起,所以都跟过来了。

  匆匆赶到手术室。早有人准备好衣服替司马义换上。司马义一边看着检查记录,一边听着旁边医生的介绍。

  叶子,安民,顾亮,还有脸色煞白的冷少,和一大群不认识的老老少少都等在手术室外。慕容昊正和一位比他长得柔和皮肤小麦色,长得很像的男人说着什么。“哪是他大哥慕容瑞军区政委。听说慕容昊大嫂去娘家吃饭回来出了车祸,大人没事,他侄女挺严重。”冷少没记性的在和叶子介绍着。

  手术室门开了,司马义出来了,走到慕容昊跟前摇了摇头。旁边一个美少妇嚎啕大哭起来,慕容瑞扶着她也掉下了眼泪。刚刚赶到的一对老年夫妇,看见嚎啕大哭的美少妇。哪位和慕容昊有几分相似的老头一把抱住了昏过去的老伴。场面一片混乱。医生护士,不断的奔跑。好一会场面控制住。

  “要不要看看孩子的最后一面。”司马义看着安排完妻子回来的慕容瑞。“好,”慕容瑞和司马义进了手术室。

  “妹妹怎么了?”一个脸色苍白的小男孩。坐着轮椅仰头望着慕容昊问道。“安安怎么过来了?”慕容昊难的脸上有了一丝柔和。“妹妹,要走了吗?”安安不安的问到。

  “是的。”慕容昊大手摸着安安的头,木着脸说到。小男孩压抑着自己底声抽涕着。

  “慕容安安,慕容瑞的儿子,和女孩是双胞胎从小体弱多病,肾衰竭。长年在医院。特懂事慕容昊很喜欢他这个侄子。.....”

  冷少解说员在叶子耳边自己叨叨着。

  手术室门开了,慕容瑞一脸憔悴的走了出来。“爸爸”“安安你怎么过来了”慕容瑞摸着儿子苍白的脸。心里一阵刺痛。儿子也没多少时间了。医生说顶多一年。也许明天后天。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医院。数着日子过。在坚强的汉子也忍不住,抱着儿子掉下了眼泪。

  叶子叹了口气。走到安民跟前,在他耳旁说了几句。安民看了看叶子,张了张嘴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把慕容昊叫到一边说话去了。

  慕容昊看了看叶子,又叫走了司马义。“换肾?可从来没做过呀,我可没有把握。她能行吗?还是考虑考虑吧?这万一不行。怎么向老爷子交代。”司马义摇头说到。

  慕容昊叫走大哥。

  安民回到叶子身旁摇了摇头,叶子无奈的笑了笑。有点可惜。前世有的人都不能接受何况现在。

  叶子不忍看见小男孩,和安民打声招呼去楼梯口坐着。

  “有几成把握”慕容昊看着坐在楼梯口发呆的女孩。觉的自己刚刚是不是疯了会相信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女孩。

  “啊,啊百分八十”叶子呆愣中反映过来。看着慕容昊坚定的说到。

  “百分之八十?”慕容昊惊讶这个女孩的自信。刚刚司马义老院长和一些专家给出的只有百分之三十。

  “是,我主刀。”叶子淡定从容的说到,“而且需要马上手术。”慕容昊静静看着叶子波澜不惊的眼睛“好,马上手术。”

  叶子一边走一边交代手术事项。

  此时的叶子是自信从容的,所有的人都被她的气势感染着。司马义一边倾听着一边点头。

  手术中,司马义负责取死者肾脏,叶子负责摘取安安的。时间一分一分过去了。“完成”司马义一取出就送到叶子跟前。叶子有条不紊的做着手术,老院长当副手以防意外,司马义眼睛不眨的盯着叶子的手。手术做的行云流水,漂亮,“血压下降”护士惊叫道。叶子的手没有停顿“输血”。叶子平稳的说道。老院长瞪了一眼大惊小怪的护士“出去,我来”老院长接替了护士的位置,司马义接替老院长的位置。护士红着眼出去了。叶子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自己的手术。

  慕容昊看见哭着出来的护士,心咯噔一下。不感往下想。大哥和父亲本来还在犹豫是自己的坚持,才换来的这个手术。如果失败,双重打击……。大哥拍了拍慕容昊的肩膀,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术室,在坏能坏到哪,挺多提前几天吧了。

  时间扣着每个人的心弦,煎熬中手术门开了。

  “手术非常成功。”司马义首先出来。激动的说,慕容瑞激动的抱着弟弟落下了眼泪。“我去告诉爸爸去。”怕老人经不起打击没让过来。慕容昊拍拍大哥。“好,告诉妈和你嫂子一声。”

  手术没敢告诉她们,是他们仨男人决定的,怕失败了无法接受,也怕她们接受不了这种手术。慕容昊刚要走,手术门开了,安安推了出来,后面跟着身穿白大挂的叶子,和老院长,“谢谢,谢谢刘医生”慕容瑞激动的一声声谢谢。“不用客气,手术非常成功。”叶子笑咪咪的说,和手术中的严肃认真的叶子判若两人。

  叶子和院长一个说一个问的向办工室走去。老院长是激动的,亲眼见证奇迹,恨不得时间可以倒流,让手术从来一遍,有好多好多想问的,想看的。叶子耐心的一遍一遍回答着。

  慕容昊就看着这样一个奇妙的女孩从自己身边走过。

  “什么,雪的肾给了安安。”老母亲没法接受又昏了。“谁让你们这么做的,啊,雪连个全尸都没留下。慕容瑞,你也太狠心了。”唐雅心撕心裂肺的捶打着慕容瑞。

  慕容昊。看着一下子苍老的父亲搂着老母亲。看着发疯捶打大哥的大嫂。冷硬的脸抽动一下。

  司马义也无耐的摇了摇头“时间长了就好了,看见活泼乱跳安安就会好的。你还别说哪小丫头还真挺厉害的。”

  “手术成功了,我有个要求?”叶子看见进来的慕容昊,司马义,和老院长。说到。

  慕容昊,司马义,老院长,盯着叶子看,“什么要求,”司马义玩味的问道。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手术是我做的。希望你们能替我保密。”“为什么?”司马义不解的问道。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需要别人知道。”叶子可不想整天没完没了的手术,讲坐。

  “好,我保证没人会知道的。”慕容昊认真的对叶子说到。“哪谢谢了,累死我了。”叶子打了个大哈气。

  找安民去了,要回去休息了。

  接下来叶子逛遍了国都,走哪吃哪,日子过的不要不要的。空气好没污染,没有现代的繁华,却有古朴气息。玩的也很开心,除了躲冷少的骚扰。安民是没完没了的会,忙的一天也看不到人。

  这天叶子正看地图,琢磨上哪呢。安民进来了,“今天不开会了?”叶子一边看地图一边吃着葡萄。“会开完了,我要回去了。”“好吧,我也有点想他们了,我去给大家买礼物去。”说着叶子从沙发上蹦起。“等等,我说我回去。”安民看着盯着他看的叶子心虚的说道。“哪我哪?”叶子疑惑的问道。

  “你被调到野狼特种部队,暂时的,是借调。”

  “为什么?我不想去。不去不行吗?”叶子很不高兴。

  “不行,这是命令。一会有人来接你,你自己准备一下。”安民说完就匆匆的逃走了。留下一脸茫然的叶子,什么情况,谁能告诉我。

把叶子送人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