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不安殇

南月初空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上)

  这六年间,幕星国起伏不定,外忧内患。因着天降凤女的传说,让幕星国在这个时候也能安存下来。现在幕星国又将面临着变天的翻腾,朝堂政变,暗流涌进,只叫人叹一声:“幕星何时安呐!”

  在这汹涌的危险之下,国都的百姓们也没有太多的忧虑,只想着顾好自己门前雪。可一些街角茶坊还流传着一些关于六年前的故事,那个故事被皇室镇压,有的也只敢说些只言片语,道出那一段历史性。

  若是在偏远的街角茶坊处停歇,定还能从那些只言片语中听到有关幕星相府楚家的往事来,究竟是真是假,不过当一段饭后故事罢了。

  在临近风云国的交界村庄里,一棵大树之上坐了位少年郎,他手里一把折扇轻轻掩面沉思。听着树下老人讲着这幕星楚家姐妹的故事,她们皆是丞相之女,姐姐为天降凤女,妹妹却面如恶煞。姐姐嫁给大皇子,大皇子登基后荣升安夫人。妹妹被赐婚入了灵王府,成了灵王妃。

  她们一生荣华尽享……

  听到此处的少年郎颤动了眼帘,抬眸看着夕阳西斜,道一句:“不过是套在身上的枷锁,无能为力而已,到头来终究只是笑话一场。”

  历史的真相只存在历史的轨道之上,六年前的故事,也是从那个时候说起的。

  那时,楚相府回归了鼎盛的时期,天子朝臣都需对他顾忌几分,但无人知晓他们的鼎盛是由一个人换来的。就像是一个因果,或是一个舍与得,终究让楚姓在这幕星高贵到如同皇姓,并得到百姓的爱戴。

  舍的是什么……

  那一天,相府上下挂满红绸,红色双喜字也代替了象征府邸的楚字。国都的街道上,站满了百姓,万人围观,风光无限。

  十里红妆,相府二老亲自将她送出府门,这是作为娘家的丞相府能给她的高贵身份。

  一袭红装,是太后亲赐的凤冠霞帔,高高盘起的发髻被冰冷沉重的金饰所压住。

  面容之上被一张红锦帕所遮盖,唯有一双眼睛带着淡漠。

  她双手拢袖,跪地三拜。

  “女儿拜别父亲,母亲。”

  鞭炮响起,吉时已到。走置马车旁,终是回首,看着相府门口站立的两人,楚相的眼睛是一直望着她的,楚夫人此时也是如何也掩饰不住泪意。

  她弯腰作礼,未再说一语,转身上了马车。

  红绸缎飘扬,喜乐吹奏,掩盖了马车的轱辘声。她一身喜袍端坐,将鸳鸯锦绣喜帕,蒙在头上。从此,楚逸安将冠以南宫姓,是皇家的媳。

  “为父已查到,那块龙纹最后是出现在灵王身上,你一定要找到,找到之后,必须亲自送到为父的手里。”

  “为父看着你长大,你一向乖巧孝顺,却偏偏在亲事上闹起了别扭。这次,你出嫁,象征的是整个丞相府,必须安稳的进王府。叮铛的命全然握在你的手里,事成之后,为父答应你,不仅放了她,还会送你进宫。”

  红妆锦绣,马车畅通无阻。

  此次大婚,仅次于两年前凤女出嫁的辉煌,那是万民集福愿的日子。

  同是相府之女,一个奉为神女,一个视如鄙夷。

  “丑女啊!”

  “灵王真的要娶那丑女!”

  “瘸子配丑女,绝配。”

  “听说,这丞相家二小姐还因拒婚自杀,啧啧,这整个国都,除了灵王,谁还愿意娶她?”

  ……

  议论的百姓很多,声音自是也高,实实在在的让她从杂乱声中听见了几句常出现的话。

  “停下!”双手紧握,红唇轻启,终究是有些忍不下这些乱言。

  “坐下!”马车旁传来的声音,不是叮铛的,却将她待要起身的动作给生生的压了回去。

  在他面前,她果然什么都不敢做。

  大婚之日,灵王无法迎亲,飞虎将军护妹出嫁。

  那男子着了一袭流云绣蓝色锦缎华服,玉簪挽发,硬朗的面容上虽有一道剑伤,却仍然是国都女子倾慕的对象。

  她知道他就在马车旁,会将她护送到灵王府。

  他是守护边城的好将军,相府的好公子,楚云安的好哥哥,是她的……

  只是带着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她坐在辇车里,他骑着马一直随在辇车旁。距离很近,却又隔了很远。

  一路上,不同于周遭的热闹。他一直安静的守护着她,她也在辇车里未发出半点声响。

  眼见着快到灵王王府,他勒住缰绳,原地马蹄轻踏辗转……

  鼓锣齐声,奏着喜庆,红妆连绵,街头百姓翘首以盼。

  迎亲队伍在这片锦绣中也越来越远,向着另外一个府邸靠近,从此冠她以姓的不再是楚姓,而是南宫之姓,那个代表着皇家的象征。他下马牵绳,独自向着反方向离去,一抹身影和热闹喜庆的队伍成了明显的对比。

  她放下帷幔,垂下了眼眸。

  辇车缓缓的行驶,是越来越近,也是越来越远。

  鞭炮再次响起,已是到了灵王府。灵王不便,一些婚事的事项能省就省。

  她是由自己的丫鬟叮铛给牵进王府的,虽被盖头遮住视线,但却不得不用心听着周围的声响。她知道,今日的婚事原是不会这么平平安安度过的。

  这城中的达官贵人,此时都在丞相府喝着喜酒,皇上考虑到灵王的不便,同意一切从简。整个王府除了丫鬟侍卫,吃喜宴的少之又少,不过是一些年龄相仿的富贵子弟。

  那高堂之内,可怜的更是没有一人,却是她该拜天地的地方。

  叮铛低头为她抬起后面的裙摆,她双手也提起两边的裙摆,高跨了一步进去。

  庭院中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知道不过是自己跨过了第一个刁难罢了。

  “今日是大喜之日,不可误了吉时,快拜堂吧!”拜堂之后几乎就没什么事了,那道声音在她听来,也成了救命之音。

  叮铛退到旁边,她一个人站着,手里突然被人硬塞了红绸。

  接下来就是一拜天地的声音。

  她牵着红绸,跟着作礼,却不知道此时牵在红绸那边的是谁。

  “二拜高堂。”

  不管是谁,不过是他们的玩闹而已。

  “夫妻对拜。”

  她缓缓弯下腰。

  “你怎么不拜啊,拜完就没什么事了。”

  庭院中,有几人的声音在起哄。

  她拜了,那没有拜的只有新郎官了。

  反正不管自己的事,是他们找的新郎官不称职。

  眼前红色被猛地掀开,她抬头望去,左脸上却硬生生的挨了一巴掌,声音十分清脆,这一举动同样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脸上的面纱也被扇掉了,可她却不敢去捡,右脸上的面具还在遮掩着她的丑陋。

  她看着面前一袭红色喜袍的人,墨发如缎,红绳轻挽。身材娇小,眉目间虽有盛怒,却也掩盖不住眼中的晶莹。

  又是一巴掌,依旧是左脸。

楔子(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