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身心重塑

  可楚逸安也深深的知道,再避再躲,总还会碰到一些人,她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做不好真正楚逸安的身份,在回不到自己世界之前,她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

  从叮铛口中,也简单的了解到楚逸安自小深居丞相府,与楚家大小姐关系甚好,平时中规中矩的,即使出门也总会跟在姐姐身后不说话,是个典型的宅女。可她自身不是个宅女,如今扮演成这副模样,也着实是个挑战。

  根据两次的拒婚自杀事件,相府这段时间已经算得上严加防守,光是若雨苑就里里外外添了不少的人。一出屋子,便有几个丫鬟等着,步步不离身。连若雨苑门口都站了好几个府卫,已严禁她出院子。

  看管若雨苑的丫鬟府卫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白天晚上时时有人看守,她已经成了生活质量最好的囚犯了。

  “你知道吗?”楚逸安走到院子出口,身后跟了大批的丫鬟,身旁还有个叮铛,可她的话却是对着门口的府卫说的,“本小姐看了几日书本,参透了大道。万物需天地得生,天有阳,地有泥,缺一不可。水中有龟,被人捕获,终日不见光,最后你们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府卫面面相觑,楚逸安见状又转向丫鬟们问道:“你们知道吗?”见无人作答,她又缓缓而言:“乌龟的问题,确实挺难的。”仿佛是在与自己说。

  “我等愚钝。”他们虽不知二小姐的心思,可请罪必是也错不了多少。楚逸安勾勒出嘴角,双手正要叉腰,却猛地想起不对劲,顺势双手交叠放置身前。

  “那乌龟是发霉了,你们知道什么是发霉吗?”还未等他们反应,她已经自言其说了:“就是常时间被关,不能玩,见不到光,最后身上全长了绿色的小毛,会坏掉的。”

  有些丫鬟府卫已忍不住笑出声,楚逸安趁热打铁往门口走了几步跟着他们一起笑:“你们瞅那乌龟是不是怪可怜的。”话还未说完,府卫们已横拦住她,连旁边的叮铛都拉住了她的衣袖。

  “相爷有令,严禁二小姐出若雨苑。”这话说起来真不是一般的整齐,简直像没事的时候练了很多遍。

  一名府卫上前行礼说:“二小姐别为难属下们,在二小姐成亲之前,是不能出若雨苑的。”楚逸安笑笑看着他说:“看你们那么辛苦,还要等着成亲那会儿呢,我还以为是你们要出嫁呢。等你们嫁出去之后,我会出礼钱的。”

  她还想他们都嫁给同一个老公,看灵王爷就不错,好日子也赶上了。

  众多府卫脸上有些泛红,尤其当着这么多丫鬟的面被二小姐这般说,都是汉子的心,如何不害臊。

  楚逸安知道第一次尝试出去,是失败了。直接转身往回走,察觉到其他丫鬟正要跟过来,她停下了脚步。说:“叮铛,你寻几个丫鬟拿走两个府卫的佩刀,就刚才跟我说话那个吧,再挑一个。”

  叮铛询问:“二小姐可是要责罚他们?”

  楚逸安揉揉鼻子道:“本小姐向来心善,不会责罚任何人。”

  府卫们闻言齐齐松了口气,却听那边二小姐轻轻道出两个字来:“砍柴。”

  “近来府里柴火砍得不怎么好,想来是斧子不好使,挑一把送去柴房,另一把留到若雨苑看哪儿不好就砍掉。”

  楚二小姐性子变了,愈发的不讲理,惹得看守若雨苑的府卫向大公子告状。

  府内上上下下说着自从楚二小姐从树上摔落后,看了几本经书,倒像是脱胎换骨,入了大道,可惜修的大道不是静心,却是闹心。

  府内喧嚷,到了第二日,若雨苑就迎来了一位稀客。模样也不过二十出头,五官立体分明,生的倒也俊朗,可惜了左脸上的一道长疤。着的一身暗色劲装,步伐稳重。

  他走进若雨苑,看到的便是一人躺在靠墙树下的长凳子上,书本被遮在脸上,倒是很悠闲的模样。

  天降凤女被寻回,楚二小姐被赐婚,他不得不从边城归来。未曾想到,这个平日里很是安静的人,竟会在接到赐婚圣旨后跳湖,自把她救上来后,他便再未踏进若雨苑。那日,他进宫面见安夫人,能感觉出她话语之间多了几分客气,少了些真,可她失踪的两年,是他们无法触及到的。

  这一回到府邸,便听到她又因拒婚从树上摔下来,醒来后,连性子都变了,说是看了经书,身心重塑。

  走到若雨苑门口,看到院中丫鬟正站在不远处围堆聊着天,为了不惊扰到某人,他将丫鬟打发了去,悄悄地走到那棵柳树下。

  她静静地躺在长凳上,也许是长凳不够自己躺,便屈膝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一身的鹅黄色衣裙,显得暖意,只是裙摆已不经意的落在草地上。整张脸被打开的书本遮盖住,该是能想到,正闭目沉睡着的吧!

  他在想自己该不该做那扰人举动,沉思半天后,深觉叨扰别人不是太好。抬头望了眼这棵树,轻点脚尖,旋身跃到树上,做了和树下之人一样的动作,同她一般闭目歇息。

  这一歇便歇了一炷香的时间,书本掉落草地上的声响划破了满园的静谧,树上之人歪头向下看,正巧与树下之人眸子相视,随即便瞧着她勾唇而笑。

第七章 身心重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