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神鬼之言

  楚逸安不知道树上躺着的人是谁,一觉醒来便看到头顶上躺了一个人,被惊吓到是绝对的,可看了他并无恶意,便冲他挥了挥手,对方微微一愣,随后学她一般挥手。

  “歇好了吗?”他问。楚逸安点点头,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等了她许久似的。可接下来就看到那人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依旧挺拔的身姿,丝毫不像她从树上摔下来的狼狈。

  他见她吃惊的模样,缓缓走近说:“这和你从树上摔下来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楚逸安从凳子上站起来,一手拿着书本,轻柔的衣裙倒像是风一般轻拂着低垂的柳枝,语气倒不见了往常的柔和,说起话来,连脸上的表情都是精彩的。

  “只是脚滑,不甚从树上摔落,让哥哥见笑了。”她笑起来,明齿微露,倒显得话多了几分真实感。

  可是只有她知道自己胸口的那颗心哟,噗通噗通的感觉下一秒能蹦出来了。大脑开启了小马达,转了好多,真想喊一句“来者何人”。当然,她只能去猜,能看出他在相府来去自如,会武功,掌心都是茧子,脸上还有一道剑疤,很像是电视里那些演将军的扮演者。再加上他腰间系着的楚字玉佩,该是她的哥哥楚明安无疑了。

  虽是哥哥,却无半点血缘关系,楚逸安本身不过是相府十六年前在郊外捡来的孩子。想来,他与楚云安的感情该是深厚些的。

  可是,他的眼睛却让她很是贪恋,只因那双眼眸像极了她的妈妈,是她心中最重要最无法割舍的人。

  楚明安发出一声轻笑,像真的被她的话逗乐了一样。楚逸安后退几步,看着他却不敢失了警惕:“哥哥今日来访可有何事?”

  “只是听说妹妹近日里看了经书,习了大道,连性子都变了。”他望过来的眼神,和她妈妈的一模一样。所以她知道,他并未笑,怕是已经起了疑心。

  她虽知道楚逸安是个宅女的类型,可她本身却不是那般模样,如何做都做不像。连叮铛那里都露了不少的馅儿,她只推说是落水后,精神不振,记忆紊乱。

  记忆可以作假,可性子委实做不了假。不可能有人在失去了记忆后就变成了另一个人吧,这要是被有心人知道指不定拉个道士来说她妖怪入体呢。

  昨日她本是被一大群大丫鬟府卫拦得有些恼,便由了自己的性子胡闹,却没想到被那些府卫传成是看经书看多了走火入魔的样子。

  既来之则安之,她不会每天都为此担惊受怕,那岂不是会早早的白了少年头。

  想过后,便看着他,微微答道:“哥哥怕是不知道,我那日脚滑不甚落水,其实真的到阎罗殿门口逛了一圈。就在那边看到了自己十六年的模样,只觉得愧为相府千金。爹爹是幕星国的丞相,哥哥是守护边城的飞虎将军,姐姐亦是天降凤女。而我每日只会呆在小小的若雨苑,不问世事,陪同姐姐也是不敢说上半句话的。经历生死,大彻大悟后,才得以脱胎换骨。此番,我便弃了过往模样,因为我是——相府千金。”

  楚明安的笑微微转淡,她担忧自己的这些话不能让他信服。可他只是转过身去,背对于她。轻声道:“倒真的是变了性子,敢跟我说这么多话了。以往都是躲着我,今后你应该不会再看到我后就绕道吧!”

  她忙答道:“不会。”

  “是了。”他微仰了仰头,双手附后,言道:“我原来是不信你这番话的。”

  原来不信,现在呢……楚逸安双手放在身前,一只手揪着另一只手的手指,心里的不安已显露出来。

  “我从不信这天地间有神鬼之说,只是有人也和你一样和我说过,见过阎罗殿,如今又听你说,便不得不信了。”

  楚逸安一听,立马松了口气。

  可是……当她抬头再看向他时,只见他缓缓离去的背影,她高喊:“哥哥,阎罗殿有黑白无常,判官,还有阎王爷。改日我带你去看几眼,那是个和我们这不一样的地方,保证让你眼前一亮。”

  前方正行走的人不禁脚下一崴,差点摔倒,忙站直了身姿,继续走,还不忘对身后之人说道:“妹妹若那么喜欢阎罗殿,可向陛下请旨,去做边城前锋兵,准能日日去阎罗殿走一遭。哥哥身为兵将之首,不适合游玩,就不陪妹妹了。你尽兴就好!”

  散去的丫鬟此时又非常巧合的全走到了楚逸安的身旁,好像是在做交接,决不允许她身旁无人看守。

  可她们只见自家二小姐此时全身一颤,向屋子里走去。

  叮铛上前问:“二小姐,身体可有不适。”

  “天冷,不适合游玩,还是回屋睡觉吧!”她拢了拢自己的衣袖,脚步渐快,随后直接跑进了屋子。

  叮铛抬头望了望天空,烈阳当照,转身又问别的丫鬟:“今儿冷吗?”

  “不冷。”

  若雨苑在丞相府的西边,楚明安离开后径自向南边走去,那是书园,房内的楚丞相端坐泡茶等待着。听到门响声,他也斟好了两杯茶。来人走近,弯腰作揖,唤了一声:“父亲”。

  “坐吧!别让茶凉了。”楚相招呼着他坐下,“可是去看逸儿了。”

  他微微点头:“她虽平日里安静了些,但终归是有自己的想法,光是那日她投湖都是我们始料未及的。”

第八章 神鬼之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