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妙妙小明

  月光是这暮夜中唯一颜色,照映大地。宿鸟逃离了林子,能感受到这个夜色的不安。

  夜色深处,灯火摇晃,缓缓而来,在月色与灯火的照映下,才能看清那一袭的黑影,其手中提了盏灯笼,灯火摇曳,为他照亮前方之路。“将她带来,着实费了些力。”闻声方知是位男子,当他抬起头来,月光映下,银色面具之上刻着不知名的花藤,无法看清真正的模样。

  黑夜寒冷,他掩唇咳嗽了几声。走到一棵树下,这里被绑了位少年模样之人,灯笼挑起,他抬手将少年的脑袋抬起,只见其右脸被遮了面具,腰间的楚字玉佩,随风而摇晃。

  “你的命很硬啊!”

  “他是谁?”

  黑影闻声转身而望,灯笼之火照出来者模样。

  红色如火,却感觉不到暖意,银色面具遮面,唯能看得清那一双的银眸。

  喜红裳,独夜行。

  “楚明安在边城的小将。”黑影见了来人,转身将灯笼挂在那棵树的树枝之上,“没了对手,缺了试药,总要有个人来代替的。”

  红影翩跹,墨发飘散,走至他的身侧,停顿,微微侧目:“凤女回宫,你这是生气了。”

  黑影垂目,咳嗽两声,“新帝以楚府二小姐逼她回宫,转而赐婚灵王府。相府如今坐大,不动一人,着实难安。听闻飞虎将军尤为重视这位小将,不成试药之人,实在可惜。”

  微微弯腰,红袖轻撩,右手探出,挑起那被捆之人身上的玉佩,“被相府认可,这个人很重要。”

  “也多亏了那只凤凰,才将这位重要之人,带出相府。”黑影望向缺月,拢了拢长袍。

  放下玉佩,他嗤笑一声“难怪如此大胆。”

  “你也别笑我。”转身对上红裳之人,“做楚明安的敌人怎可不小心。”

  “那为何带来了此处?”

  “这不是有你相伴,倒不孤独。”他对上银眸,流露出笑意,“而且,距离下个十五,我可是都想一直陪着你呢”他挪着步子原本想靠近他,却突然想到什么,直接拐了弯,走到树的另一边,与之相对而视。

  对方环胸而立,轻哼一声,“正因如此,所以你还是走得远远的好。”

  “忘恩负义,过河拆桥,无情无义。”

  “不过是你招人不待见。”

  “就能见你和那只凤凰,独独见不得我是吧。我还不想见你们呢,欺负人。”

  “妙妙,卖萌可耻。”

  一袭黑袍,白色镶刻花藤面具覆面,善毒善医。世人皆知妙影使,只治门中人,只毒想毒之人,是个任性之人。

  妙影使微微抬眸,眼眸含笑,“别学这个,不好。”

  “我觉得甚好。”

  “你!”妙影使收了笑意,单手指向对方。

  “我很好。”

  “好,很好。”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展现出自己的笑容,虽然戴着面具,旁人看不清,但他就是要笑得很好。“不过是名字,叫什么都无所谓。是吧,小明。”

  红裳着身,踏月而来,逐月而奏。妙影使清楚的记得他一身红装来到自己面前,说出自己的名字“明攸”

  他俩的什么妙妙和小明都是某个人的叫法,为了所谓的可爱。

  妙影使这个名字原本让人闻者而颤,妙妙一出立马让那只小凤凰都笑了大半天。小凤凰爱这么叫他,他也就随之了。

  可这名字却都是对方的软肋,但也只有对方知道这个软肋。

  红裳被风微微吹起,墨发随之而动,但那双银眸已是缓缓流光而散幻作了寒气之雾。

  这个也是他妙影使的软肋,这个寒气,明攸自己受得了,他可受不了。

  “明攸,你又犯病。”妙影使见状,连忙后退几步,“每次这么搞,我都要变冰棍了。”撇了眼不远处的林子,撒开了就跑,“这个人,我还没试药。先晾着,别给人冻死了。”

  看着瞬间消失的身影,明攸整理了一番衣袖,再次抬眸,冰霜已散。

  “吓不死你。”

  敢将林中灯笼取来,摆明了欠揍。

  明攸走至树下,垫脚取下灯笼。此时的他离得那被绑之人很近,只是一瞬之间,他的动作停滞,随后又将灯笼重新挂了上去。

  “差点忘了你。”

  夜晚的风很冷,可他习惯了黑夜,也习惯了寒冷。

  他双手附后,微微弯腰,看着被捆绑在树上的人,任风吹拂着散落的墨发。

  “有些人的眼睛是一闭一睁一夜过去了,有些人是一闭不睁你猜怎么了?”

  声音轻缓,带着一丝戏谑和威胁,寒气近身,已是瑟瑟发抖。

  “好吧,既如此,那我……”

  虽是夏天,但这荒郊野外的夜晚,真的很冷。

  眼眸缓缓张开,紫瞳如流光星辰却一逝而过。碍着刘海以及刹那之间,没有被人察觉到那一紫色。

  “听完热闹了?”

  月光之下,四周空阔,楚逸安一睁眼便看到了一身的红色,长发披散,四周泛着寒气。

  见此模样,她脑袋里应景的蹦出这三个字来“红嫁衣”而且,还有一首旋律不停的在脑袋里徘徊着。

  可她不能忘了,自己如今只是一只小白鼠。虽然这个人不是那要做实验的,却实实在在的是朋友,狼狈为奸,亦是要小心。

  见她不答话,明攸伸了个懒腰,“既是要当哑巴,便是无趣。”再次将灯笼取下,看了她一眼,“好梦,再也不见。”随之挑灯一抹红影离去。

  “大哥,我错了!”

  大晚上的被绑到树上,冻死和吓死的节奏。这个人虽说是那个人的同伴,但没有害她之意,哪怕不能帮她解绑,也别丢下她一个人。

  “我会说话,我还会唱歌呢。”见对方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着急了,“只要不犯法,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别走。”

  黑靴顿住,红影飘扬,微微侧身,“什么都可以?”

  怎么有种危险的感觉?

  可这个人不能走,他走了,若是那个人回来,这一晚上不睡觉就当小白鼠吧!

  她小心翼翼地点点头,又跟了一句:“不犯法的就可以。”

  “我这个人做事向来都是你情我愿,从来不爱强迫人。”他的步子明显快了许多,“我不需要你做什么,只要你就好。”

  “什么?”她疑惑了,“我?”

  “没错,此事还需解掉你身上的绳子才可。”他已缓缓逼近,将灯笼挂到树上。走到她面前,将手放到了她的头发上轻轻划过。

第十六章 妙妙小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