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深时终会见鹿

予赋想思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再遇见

  鹿宛,二十六岁的小说作家。

  成为小说作家说到底也是出乎意料,当年连写八百字作文都要头痛一个晚上的鹿宛打死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小说作家吧。

  每天窝在自己的小窝里,游走在作品与粉丝的之中,日子过得平淡却也充实,直到那天,再次遇见林见深。

  林见深,贯穿了鹿宛整个青春乃至一生的男人。鹿宛每每想起嘴角都会苦涩上扬,倘若不曾遇见林见深,鹿宛这一生便不会这么痛苦了吧。

  地铁站,鹿宛像往常一样,穿着厚重的运动服帆布鞋,背着双肩包,扎着低马尾。看着地铁里形形色色的人,鹿宛在猜测他们的人生。对面坐着的少年,臃肿的校服在这么年轻鲜活的身体上竟是如此的好看,只是此刻他的眉头紧锁眼神飘忽,看得出来他很紧张焦急,是要去见很重要的人吧,脸上的红晕给出了答案。

  鹿宛低下眼睛,苦涩的笑笑,这种感觉真好,曾几何时的自己也像他如此吧,可是这种感觉再也不会有了。

  终于到了目的地,经常去的咖啡厅,有一人早已在那等候。

  “我们的大作家终于来了。”说话的是鹿宛高中兼大学最好的朋友时浅。因为有时浅的存在和陪伴在过去的日子里鹿宛才能不那么狼狈。

  鹿宛拉开椅子坐了上去,拿起桌上已经点好的橙汁一饮而尽。“说吧,什么事,这么着急叫我出来,电话里还不肯说。”鹿宛舒服的靠着椅子,慵懒的看着对面的人。

  “哦呦鹿宛,你来见我就穿成这个样子吗?”时浅微皱眉头,不满的瞪着鹿宛。“怎么说你也是当代最美女神时浅的闺蜜啊。”

  鹿宛坐直身子,胳膊撑在桌子上,右手捧着脸,“时浅,你如果再不说我就走了。”说着欲起身。

  “哎呦宛宛,我说我说。”时浅见鹿宛要走赶紧按住她的手。“但是宛宛,我怕你撑不住。”时浅收起了嬉皮笑脸,神色严肃又透露着心疼。鹿宛的呼吸突然一窒,不确定的看着时浅,眼睛已经漫了一层水雾。世人不知,但时浅知道,能让鹿宛承受不来的只有一个人。

  “沈艺回来了。”沈艺回来了,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那个人也回来了。时浅的眼眶湿润,眼泪突然掉了下来,鹿宛的过往曾经都是由她陪伴的,鹿宛的一切时浅再了解不过。

  鹿宛伸手擦拭着时浅脸上的泪水,突然笑了,笑的很丑,可她还是笑着。“宛宛,想哭就哭吧。”时浅轻轻抓住鹿宛的手,望着她。突然鹿宛就这么大哭起来,毫不介意路人的眼光,如此撕心裂肺,如此不顾一切的放声哭泣。

  鹿宛忘记时浅是怎么把她送回家的,只记得十天之后的聚会她必须到场。鹿宛也没有拒绝,有些故事总要有个结束不是吗?

  时间在鹿宛每天浑浑噩噩中过去了,今天已是约定好的聚会的日子。一大早时浅就来到鹿宛的住处,带着礼服首饰,要知道鹿宛这个宅女的衣柜里一定都是运动服。

  帮着鹿宛收拾了一番,时浅不禁感叹,打扮起来还是好看到爆炸了。大大的黑色卷发,五官干净舒服,尤其是眼睛,一直都是亮亮的,嘴唇丰满,鼻子小而挺,突出的锁骨配上抹胸黑色礼服,一双长腿又白又细,穿上久违的高跟鞋。鹿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多久没有这么像今天这么穿了。

  “浅浅,我准备好了。”鹿宛深深吐了一口气,转身冲着时浅笑着。看着鹿宛的笑容,一瞬间,时浅觉得回到了十年前第一次遇见鹿宛的那天。

  “哎哎哎让一让,让一让。”十六岁的时浅背着重重的画板滑着轮滑,穿梭在某大的校园里,活力四射,高高的马尾闪耀着青春的光芒。同时,十六岁的鹿宛抱着一大堆高过头的资料书,一直注意着怀里的书,并未听到时浅的提醒。

  “嘭!”资料书洒落一地,时浅也摔倒在地。鹿宛意识到撞到了人赶紧上前去扶她。时浅嗷嗷着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气愤的看着面前的人。

  “我说你这人是听不到我说的话吗?”时浅无语的翻着白眼,随后问道,“你没受伤吧?”

  “我,我没事,你怎么样?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鹿宛突然窘迫的红了脸,紧张的抓住了自己的衣角。

  “没事就好。”时浅说着弯腰去捡地上的书。鹿宛也赶紧蹲下去捡书。“10级音乐表演系鹿宛。”时浅看到书上的名字读了出来,“我叫时浅,同级美术生。”时浅站起身将书递给鹿宛。鹿宛接过书,笑着点头说谢谢。刚好,一束阳光照射在鹿宛的脸上,眼睛清澈发亮,笑眼弯弯。看着鹿宛的笑容,时浅也不自觉笑了,这个女孩笑起来好好看。四目相对,或许这就是缘分。

  思绪被鸣笛声拉回来,竟已经到酒店门口了。打开车门,时浅看到鹿宛也从副驾驶上下来了,犹如一个仙子,温婉淡雅。今晚就让过去都过去吧。

  走进大厅,鹿宛环顾四周,他好像还没到。和时浅找了个位子坐下,看着周围的人,鹿宛有些不适应这种场合,跟时浅说了一声就去洗手间了。难道大酒店的洗手间距离都这么远,而且这么隐蔽吗?也许是太久没有进出这种场合了,鹿宛一时间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靠着记忆摸索着回去的路,但好死不死,鹿宛的记忆力差到极点。

  突然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鹿宛猛然抬头一看,果然是他。转身想走,却被那个男人叫住。

  “宛宛?”男人大步走过来,一把抓住了鹿宛的手腕。“宛宛,真的是你。”鹿宛的嗓子好像被堵住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是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的男人,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见深?”男人还想说什么却被身后的女人打断。“见深,你在跟谁说话?”女人走上前来自然的挽住林见深的手。这个精致美丽的女人就是沈艺。转头看到了一旁的鹿宛。“鹿宛,你怎么在这?”沈艺很是震惊。

  “我,我去洗手间,找不到回去的路了。”鹿宛不安的望着两人。多么般配的两个人啊,可能自己一直以来都局外人吧,那么完美的林见深,和十年前的那个少年相比真是没有丝毫变化,如果硬要说,那应该是此刻的他眉宇之间透露着的成熟稳重让他更加有魅力了吧。

  林见深望着不知所措的鹿宛,果然,她还是像以前一样路痴。

  沈艺顺着林见深的视线望向鹿宛,心里很不安,这么久过去了,见深还是忘不了她吗?

  “见深,宴会要开始了,我们赶紧去吧。”沈艺拉了拉林见深的手催促道。林见深的思绪被拉回,收回了视线。“嗯,好,走吧。”然后两人转身离开。鹿宛的呼吸沉重了起来,跟着两个人的后面走着。

  回到了座位,时浅拉着鹿宛,焦急的问她,“宛宛,你去个洗手间怎么这么久,宴会都要开始了。”

  “我刚刚见到林见深了。”鹿宛淡淡一笑,继续说着,“他还是像以前一样,没有变化,还是那么好看,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就连目光都像之前一样温暖。”

  时浅看着表情毫无波澜的鹿宛,一阵心疼。“你也是,还这么迷恋他。”

  “是啊,我怎么就是忘不掉他呢?明明都决定好了,要习惯,可是一见到他我发现我所谓的忘记都是自以为是。而他带给我的那些痛苦都只会让我更加记住他。”鹿宛又缓缓吐出这些话。

  时浅望着她不再说话,她又有什么资格劝她呢?自己又何尝不是。

  

再遇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