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你手机好像丢了

  骆骆想听徽然的故事,跟她说,有什么要求你说,我都答应。

  徽然笑她,好,那就算你先欠我一个请求,以后我有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一定要帮我。

  骆骆说,你这是跟我要了一张空白支票啊,好,我答应你。

  徽然就讲起她的故事来。

  徽然确实从小就聪明,她不用特别努力就能考出好成绩,这让很多人羡慕。可是很多人不知道,有一个人最让她羡慕,也让她讨厌,那个人是个学习白痴,她的弟弟叶徽明。徽然出生在农村,她爸妈文化程度都不高,所以重男轻女就很自然的出现在他们这个家庭里。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徽然都比她弟弟优秀得多,她成绩好,懂事,勤快,嘴也甜,而她弟弟,又笨又懒还没有礼貌,可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家里的亲戚还是更喜欢她弟弟一点。就因为他是男孩,可以传宗接代。其实这种情况很常见,只是在她们家比较明显,因为她跟弟弟自身能力对比太明显,所受待遇的对比也太明显。这让她感觉到不公平。她曾经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她这么努力爸妈还是只在意弟弟,直到奶奶去世的那一天。

  那是高二暑假的事情,也是因为这个事情她没能陪骆骆去旅行。那次她回到家里奶奶已经走了,家里已经设好了灵棚,奶奶也已经装进了棺材里,她给奶奶磕完头就出来了,因为她是孙女,她没有资格跪在灵棚里接待来吊唁的亲戚们。

  这时候,她那又懒又笨的弟弟却披麻戴孝地守在那里,她终于明白,原来有些事情真的是女孩子代替不了的,至少是在这种封建的乡村里代替不了,她也明白了所谓养儿防老对这里的人们的意义。

  然后她再看她那个笨弟弟的时候就发现其实他也没有那么笨,他也已经长大,像一个小男子汉。她看他跟在爸爸身边,做着男人该做的事情,再看自己跟在妈妈身边做着女人该做的事情,觉得以前的所谓不公平待遇也没什么不公平的。作为女孩尽了女孩的义务享受女孩的权利,可是她之前总想享受男孩的权利,可她却尽不了男孩的义务,那是无可奈何的。她尽不了男孩的义务就享受不到男孩的权利,这是理所应当的。

  这里的风俗就是这样,男主外女主内,她虽然不赞同但是她接受了这个风俗。这种风俗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它的公平,它可以存在这么长时间自然也有它存在的道理。

  她甚至开始庆幸家里有这么一个小男子汉,至少可以在爸妈百年之后为他们办一出漂漂亮亮的白事。

  奶奶的丧事办完了,她跟弟弟的这十来年的结,这个有关无法改变的性别的结,也算是解开了。最搞笑的是,她发现,她那笨笨的弟弟从来不知道她在跟他较劲,从来不知道她和他有这么一个结。他还一直很羡慕自己的姐姐,这让徽然觉得他被人喜欢也不仅仅是因为他是男孩。

  最后,她跟骆骆说,这就跟你要付出代价是一样的,得到一样东西付出一种代价,这就是公平。他笨,所以他不计较这些,所以他没有这些烦恼。你聪明,你懂得多,你的烦恼也多,这也是一种公平。

  徽然说着话一头栽进了骆骆怀里。骆骆看她真的醉了,赶紧收拾了剩下的酒,不敢再给她喝了,她把徽然拉起来,跟她说,走吧,我的大哲学家,再喝下去你明天就起不来了,我们明天上午还有课呢。

  其实骆骆没有看走眼,徽然的酒量确实不怎么样,只不过跟她的反应速度一样,她醉得慢。

  骆骆还是十分清醒的,这点酒都喝完她也醉不了,她拎着东西,扶着摇摇晃晃的徽然往宿舍走。

  徽然一路上不停的说着话,闹得骆骆烦不胜烦,以至于手机掉了都没听见。

  骆骆扶着醉得一塌糊涂的徽然回了宿舍,把酒扔到安好那空出来的床铺上,心想,这床铺空出来也还有点好处啊。

  她把徽然的鞋子脱了下来,拿毛巾给她擦了把脸,给她盖上被子就不管她了。时间已经很晚了,骆骆也赶紧洗脸刷牙睡觉了。

  喝完酒就是睡得快,骆骆今天就比昨天睡得舒服多了,她没有想安好,也没有想扬言,一觉睡到了早上八点。

  闹钟叽叽喳喳地把她吵醒了,她没有忘记今天上午有管理课,赶紧把徽然摇醒,催她起床,两个人匆匆忙忙的洗漱之后就去上课了。

  因为宿醉徽然整节课都是懵逼的状态,根本什么都没有听进去,上课十分钟后她就倒在桌子上睡着了,骆骆也没有管她,反正她脑子聪明,多听一会少听一会无所谓,她就一边上课,一边给她打掩护。

  上午的课上完了,徽然的酒劲儿也终于过去了,她跟骆骆说,咱们去学校外面吃米线吧,反正下午没有课。

  骆骆拿着书作势要敲她的头,你呀,真是个猪,睡了一上午,睡醒就要吃。然后顺手把她的书也收了起来,准备回宿舍。

  徽然跟在她后面,走出教学楼,正是中午天上亮着大大的太阳,徽然被阳光一晒,头又疼起来。她用手遮住脑袋说,看来还是不能喝酒啊,骆骆我昨天喝完酒没有说什么丢人的话吧?

  骆骆抽出来一本书给她挡太阳,你丢人的话说得还少吗?

  徽然实在有些头疼,也没心思跟她闹,就把头靠在她身上,跟她撒娇,骆骆,我脑袋疼,都是你让我喝酒喝的,我不管,你得负责。

  骆骆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没有发烧,就放心了,看她这个德性又想骂她,你不怪自己酒量差就怪我让你喝酒,我当时可是拦你了的,是你自己说要付出代价,非得喝,现在脑袋疼,活该。

  徽然不依不饶,就是要付出代价,你让我喝酒,我脑袋疼是我付出的代价,你照顾我是你要付出的代价。

  骆骆拿手指头点了点她的脑袋,你怎么这么多歪理,亏我昨天还信了你的话。好吧,看在你陪我喝酒的份上,我请你喝杯西瓜汁解解酒。

  徽然这才不说话了。

  买完西瓜汁付账的时候骆骆的手机马上就没有电了,好险好险的把钱付完,手机就自动关机了,昨天一路上把徽然弄回去实在太累了,忘了给手机充电了。

  骆骆和徽然一人一杯西瓜汁喝着,骆骆说还好我手快把钱付了,要不然手机关机你就喝不上了。

  徽然使劲地嘬着吸管,一下子喝掉了半杯,这个绝活是骆骆做不到的。她说,没事,你手机关机了还有我的呢!

  骆骆说,我的都没充电,你的就更没充电了,估计早就关机了吧。

  徽然说不可能,我手机电池好着呢,说着就找手机要证明给骆骆看,结果找来找去发现没有。

  骆骆说,你早上好像就没有带手机,是不是忘宿舍了。

  于是两个人就赶紧跑回宿舍,发现宿舍里也没有,骆骆赶紧给手机充上电,给徽然打电话,倒是真的没关机,可是响了两声之后被人挂掉了。

  骆骆看着徽然说,完了,你手机好像丢了。

10,你手机好像丢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