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4,每天都要遇见吗

  上了出租车感觉好多了,车里很暖和,骆骆紧缩的身体稍微舒展了一点,司机师傅从倒后镜里看了看她,姑娘,去约会吗?骆骆不想多解释,随便应付了一句,对,是去约会,麻烦您开快一点。师傅笑她,这么着急去见男朋友,衣服都没换吧?

  骆骆听完他的话才注意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白色长袖,一条运动裤,平底小白鞋。这是下午被淋湿以后随便换的一身衣服,这个样子确实不适合去约会。她尴尬地笑了两下不再接司机师傅的话,心想反正我也不是去约会,随便你怎么想吧。

  师傅看她不说话也很知趣的没再接着问什么,加快速度很快就把她送到了地方,骆骆给完钱就下车了。

  一下车又是一阵冷风袭来,骆骆找了找咖啡店的入口抱着肩膀就跑了过去。她在里面看了一圈,发现了正独自等待的齐乐。

  齐乐穿了一件黑色皮夹克,里面是白衬衫搭配酒红色毛衣,发型自然是设计的十分帅气,看来也是精心准备过的。骆骆在心里替徽然高兴,至少他对徽然还算上心。

  她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走了过去,齐乐一眼认出了她,有些意外,然后往她身后看了看,发现只有她一个人,怎么是你来了?徽然呢?骆骆笑着坐了下来,徽然有事来不了,让我替她来,不欢迎吗?

  骆骆本来是想着替徽然试探一下他,可还没等他回答,旁边坐着的一桌却有一个人把她认出来了。

  他大步流星走了过来,直奔骆骆,你在这干嘛?骆骆抬头一看居然是萧誉,被他突如其来的问话一吓,骆骆一时有点慌乱,我,我来见朋友啊。

  萧誉看了看齐乐,诡魅的一笑,侧着脸看着骆骆,你拒绝扬言就是为了他吗?骆骆赶紧解释,不是,不是的,我是来替徽然见他的,你不要误会。骆骆既不想让他误会也怕徽然多想,解释的很着急。

  萧誉点了点头,眼神里却是不相信,也不怪他会这么想,因为木屋咖啡厅就是一个约会的专属地点,一男一女出现在这里,说不是情侣那就是奔着成为情侣来的。

  看出了萧誉的言外之意,齐乐也不愿意被别人误会,他开口问骆骆,你刚才说徽然有事不能来,是什么事啊?

  骆骆看着站在一边的萧誉,立刻把想要试探他的计划放弃了,老老实实回答说,徽然发烧了,今天下午淋了场雨,到宿舍就发烧了,现在正在学校医务室里打点滴呢,她特意让我过来跟你说一声。

  萧誉听完这些,又看了看骆骆的打扮,信了她的话,就回了自己位置去陪他的姑娘了。

  骆骆看他走了,稍稍松了一口气,齐乐说,既然徽然病了,那你带我去看看她吧,她现在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骆骆想起自己出发前徽然的请求,赶紧摇头拒绝,不行,徽然她现在太憔悴了,不适合见你。

  齐乐想了想说,那好吧,那我就先走了,咖啡我已经点了,也结过帐了,天气挺冷的,你喝完咖啡暖暖身子再走吧。

  骆骆点了点头,她倒不是想喝咖啡,她是想上厕所,刚才一下车她就想上厕所了,已经憋了好一会了。齐乐起身走了,骆骆象征性地喝了两口咖啡,看他出了门就奔洗手间去了。

  舒舒服服地上了个厕所,从洗手间出来骆骆正准备打道回府,却被萧誉拦下了,骆骆看了看他身边已经没有刚才跟他在一起的那个女孩了,就问他,你要干什么?你女朋友去哪了?

  萧誉摇摇头,我不干什么,那个也不是我女朋友。

  骆骆低着头说了声哦,拿纸巾擦着手上的水,那你怎么还不走,在等下一个位吗?公子哥就是不一样,约会都是排着队来。后半句是她心里的腹诽,没有说出来。

  萧誉看了看外面的天,说,这样的天气哪有那么多人出来约会?我要等的人是你。

  骆骆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果然,这是见谁撩谁啊。她擦干了手,把纸团扔进垃圾桶里,从他身边绕了过去,天不早了,我要回去学校了,你不用等了。

  萧誉低头粲然一笑,抬头时脸上却又换了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他跟在骆骆身后,不紧不慢,你先别着急,扬言马上就到,一会儿我们两个送你回去,顺便去看看徽然,不是正。好。吗?

  他最后几个字还没说完,骆骆突然一转身,瞪着他问,扬言要过来,是你故意叫他来的?

  萧誉赶紧停下了脚步,双手举在胸前,五指张开以示清白,不是,我们之前就约好的,他要过来接我,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你,你可不要冤枉我。

  骆骆有些气恼,怎么每天就一定要碰见他一次呢,真的不是安排好的吗?她才不相信。她狠狠的看了看萧誉,也懒得跟他掰扯,快步走出了咖啡厅,趁扬言还没到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结果刚出咖啡厅天上就落下雨来,骆骆仰起头看着天,心里骂道,你就一定要对我这么关照吗?

  就在这个时候,扬言的车停在了门口,他从车上下来,脱下外套披在骆骆身上,赶紧上车吧,淋雨会生病的。

  骆骆看了看身上的衣服,也顾不得矫情,直接把衣服穿在身上,打开后车门坐了上去。

  萧誉从店里走了出来,看见扬言帮骆骆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骆骆却没有领情,于是他走过来不客气的上了车,嬉皮笑脸的跟扬言说,劳烦言大少帮我把车门关上吧。

  扬言有些失落的看了看骆骆,顺手把车门关上了,萧誉还恬不知耻的跟他说谢谢,骆骆坐在车里偷偷笑了。

  扬言开着车回到了学校,在车上萧誉倒是没有说刚才咖啡店里齐乐的事情,扬言也没有问骆骆为什么会在那里,只是问了徽然的身体状况,这让骆骆有些意外。

  到了学校,骆骆要去医务室看徽然,他们两个也要跟着,骆骆也没有理由拦着就带他们去了。

  可是走到徽然病房的门口,骆骆听到里面有人在跟徽然说话,仔细一听声音居然像是齐乐。骆骆回头示意他们两个不要说话,偷偷在门上的玻璃口看了一眼。

  病房里边竟然真的是齐乐,他坐在徽然的床边,端了一碗粥正在喂她,徽然一口一口的吃着,一脸幸福的模样,看得骆骆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冲门外的两人比了个手势,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医务室。走出门口,骆骆忍不住笑出了声音。她是真的替徽然高兴,这一个星期的魂不守舍终于等来了齐乐这一碗粥,就算被雨淋了一场也是值了。

  其实齐乐来看徽然有两个目的,第一确实是担心徽然,第二是担心这是徽然不想见他而编造的理由。从这一次可以能看出来,齐乐对她是动了真感情的,换做别的女孩,约了一次没见着,齐乐是不会再去主动找她的,可他却为了徽然亲自过来了。

  从医务室出来以后,萧誉就很自觉的先走了,剩下骆骆跟扬言两个人。

  

14,每天都要遇见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