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8,突如其来的争吵

  骆骆有时候觉得自己是才是真正的乌鸦嘴,就在她给徽然送过祝福之后,徽然的爱情就开始不甜蜜了。

  矛盾开始发生在徽然很喜欢的那家小饭馆里,那年那月米线店。

  虽然骆骆和安好没有陪徽然一起去,但徽然确实做到了经常去那家饭馆吃饭,她和齐乐的约会也经常在那里进行。

  元旦那天他们两个又在这里吃饭,正吃着高兴的时候,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想起了那天丢手机的事情。她就问齐乐,你那天是在哪捡到的我的手机啊?齐乐说,在你们学校的体育场。

  徽然又问他,你为什么会去我们学校啊?问这句话的时候她并没有多想,真的就只是随口一问。齐乐也没多想,他说,我去你们学校找一个朋友。

  徽然就顺口接了句,你一个理发师怎么会认识我们学校的人啊?我怎么不知道。

  大概是自己心里很介意,齐乐的自尊心突然就上来了,他说,你们学校的人怎么就不能跟我做朋友了,你还是我女朋友呢,你不是你们学校的人啊,还有骆骆,她也是我的朋友啊。

  徽然看他突然说了这么一大堆,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她没有认识到问题的出现,接着说了一句引发大问题的话。她说,我和骆骆都是女的啊,你去我们学校找的朋友也是女的吗?

  齐乐就不耐烦了,他把筷子一摔说,对啊,我去你们学校找的就是女的,你不知道吧,你们学校好多女的都是我朋友,我女朋友。

  徽然被他怎么一摔吓得愣住了,你说什么,我们学校好多女生都是你女朋友?前女友吗?

  齐乐已经彻底没了心情,他看着徽然冷哼了一声,不是前女友,是现女友,和你一样的现女友。

  徽然听得傻了,她慌乱的眨着眼睛,急促的呼吸着,你跟我开玩笑的吧?你不是只有我一个女朋友吗?

  齐乐双手环抱,看着她,残忍的说,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朋友呢,尤其是有一个不让摸也不让碰的女朋友。

  徽然气的涨红着脸,眼里溢着泪,心砰砰跳,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站起来拿手指着他,齐乐你,你,你,你太不要脸了。她憋了半天也只骂出这么一句来,然后哭着跑了出去。

  那是他们第一次吵架,因为一个莫须有的女人,他们不知道的是,后来他们的每一次吵架,都是因为一些莫须有的女人。

  徽然哭着跑了出去,剩下齐乐呆呆地坐在原地。其实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可是吵架的时候就是这样,话只会越说越狠,一句比一句残忍,一句比一句扎心。说出去就收不回来了。

  齐乐是喜欢徽然的,虽然没有那么明显但还是看得出来的,当然,相比之下,徽然更喜欢他一点。

  就像骆骆所担心的一样,齐乐的确是情场高手,理发师的工作给了他一个很好的认识姑娘的渠道,尤其他们的店就在大学校园附近,有很多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被他帅气的外表和花言巧语所吸引。

  在认识徽然之前他的确有过很多女朋友,但就像萧誉对女人的戏评一样,对于这些女孩,他只是玩玩,不曾动过真心,但是徽然不一样。

  他对徽然并没有撒谎,那天去他们学校就是去找一个女孩,跟他暧昧的女孩。但是他遇见徽然之后,就没有再跟这些女孩有过牵扯了,对徽然他是认真的。可就是因为这种认真让他发现了一个他以前从不在意,却一直存在的问题,身份。

  他是一个理发师,而徽然是一所很不错大学里的很不错的大学生。这两者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他以前跟这些大学里的姑娘谈恋爱却从没有想过跟她们有什么未来,所以他也从不考虑他会有什么样的未来。但是面对徽然,他认真了,也自卑了。这种不良的自卑情绪随着他对徽然感情的加深也越来越严重。

  今天徽然说的那句,你一个理发师怎么会认识我们学校的人。这是他最害怕听到的话,这句话刺激到了他敏感的自尊心,他想不到怎么反击,就用最直接也最错误的方式回答了徽然,也伤害了徽然。

  徽然哭着跑回了宿舍,骆骆正躺在床上听音乐,看见她这个样子,赶紧问她怎么回事,徽然委屈的边哭边说,都快变成了泪人了。骆骆听完之后一边安慰她,一边思考齐乐的话。

  骆骆其实并不相信齐乐说的是真的,作为一个旁观者她能看得出来,齐乐对徽然不像是玩玩而已,可是现在她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她不能兴师动众的跑去指责齐乐,这毕竟是他们两个人的感情问题,这样做,很可能适得其反。但是也不能让徽然忍气吞声的原谅他,要让他主动向徽然道歉,但前提是他心甘情愿的向徽然道歉。

  骆骆看着哭成狗的徽然,揽着她的肩膀劝她,傻孩子别哭了,不就是一个男人吗?至于你为他这么伤心吗?

  徽然顶着肿成满月的眼睛看着她,你还记得你失恋时候的感觉吗?我觉得我现在就像失恋了一样。

  骆骆一时哑然无声,是啊,她失恋的时候不也是哭成这样吗?而且还遇见了扬言,想到扬言,她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丝笑意。

  徽然看见她笑,哭得更凶了,啊啊啊,骆骆,你欺负人,齐乐欺负我你也欺负我。骆骆感到莫名其妙,怎么了,我怎么欺负你了?徽然指着她,我都快伤心死了,你还笑,啊啊啊,不活了!

  骆骆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居然笑了,她居然因为想到扬言情不自禁的笑了,所以说,她已经喜欢上扬言了,是的,她已经喜欢上扬言了。

  在这种悲惨的哭声中情况下骆骆居然得出了如此甜蜜的结论,人才啊!

  眼看徽然越哭越厉害,骆骆赶紧把安慰她当成了第一大事,她把整包纸巾拿来放在徽然怀里,然后一言不发的看着她哭。果然,过了一会,徽然不哭了。

  这一招是她失恋的时候总结出来的经验,没有人理你,哭着哭着就累了也就安静了,最怕哭的时候有人在旁边劝,越劝越觉得委屈,越是停不下来。

  徽然用纸巾擦着眼泪,吸着鼻子,拿她肿成一线天的眼睛狠狠的瞪着骆骆,没良心的人,都不管我。

  骆骆叹了一口气,坐到她身边,手在她背上轻轻的拍着,你必须要哭这么一次,要发泄出来才行啊。哭完以后才能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办。

  徽然抽噎着,怎么办,既然他有那么多女朋友,那就让他去找其他的女朋友去吧,玩不起,我不陪他玩就是了!

  骆骆看着她,你舍得吗?真的舍得离开他吗?

  徽然委屈的眼神看着她,把头埋在她肩膀上,骆骆,我喜欢他,我真的喜欢他,就算他真的有了别的女朋友我还是喜欢他啊,怎么办?我完了。

  骆骆心疼的抱住她,喜欢,这么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这么轻松的画地为牢圈住了那么多人。

  等徽然哭过这一会儿,骆骆开始认真的跟她分析情况,其实齐乐也就是在跟你说气话,你也不要这么悲观,你放心,他肯定是喜欢你的。

  徽然抽抽嗒嗒的说,真的吗?他真的没有那么多女朋友吗?

  骆骆在心里笑她单纯,她说,当然了,你几乎每天都跟他在一起,你觉得他有时间去见别的女孩吗?可能你那么问他,让他觉得你在怀疑他,他就故意气你的,你怎么能当真呢。

  徽然真的很单纯,骆骆两句话就把她哄好了,她擦干了眼泪,说,好,我相信你,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如果跟我道歉,我就原谅他。

  骆骆笑着说,对,这样就对了,傻瓜,你刚才吃了一半就跑回来了,还饿着呢吧,走吧咱们去吃饭。徽然就乖乖的跟她去吃东西了。

  徽然和齐乐吵架了,为了陪她,骆骆推掉了和扬言的约会,却意外的给了安好一个机会。

18,突如其来的争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