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2,两种佛系的恋爱

  事实证明,徽然的正常是真的正常,她一如既往的大大咧咧,没心没肺。这是骆骆怎么都理解不了的正常,她偷偷的观察了好几天,但是都没有什么发现。

  一天早上她正认真地观察徽然,被她从镜子里发现了,徽然转身一巴掌拍在她脑袋上,说,你不要再看了,我还是一样的活泼可爱,貌美如花。我真的没有问题,没有任何不良情绪,不会想不开,不会寻短见,更不会消沉待世。我会每天早睡早起,吃饱喝足,神采奕奕的等着他回来,明白?!

  这一席话把骆骆说得心情大好,她抬手啪地给徽然敬了个礼,明白!

  徽然说完吐了一口牙膏沫,继续刷牙。

  骆骆从此作罢,重新把徽然当作一个正常人对待。想着毕竟每个人分手后的表现都不一样,像徽然这种天才少女别人不一样也是可以理解的。

  她们依旧一起上课,一起逛街,一起去年月天吃饭。

  骆骆其实并不是特别爱吃米线,虽然年月天的米线的确很好吃,但再好吃的东西怎么也经不住天天吃啊!可是徽然是真的执着于这一家店,就好像她执着于那一个人一样。从这一点上也能看出来,骆骆的确不像徽然那么专一,那么深情。

  后来徽然也看出来骆骆实在是吃不下去米线了,就让骆骆在别家买好饭打包带到年月天来吃。

  在店里吃外带的东西,这本身是不太好的,尤其是每天都带饭过来吃。但是那天从来不去管她们,有时候甚至还主动去帮骆骆买饭。

  他就是喜欢和她们做朋友,喜欢她们每天过来吃饭,很纯洁的那种喜欢。更何况徽然还天天掏钱吃他家的饭。

  偶尔扬言和萧誉也会跟她俩一起过来吃饭。他们两个来的时候,店里的生意就会突然的火爆起来。总有几个学校里的小女生碰巧路过看到他俩,一定会进来坐上一会,近距离的瞻仰一下盛世美颜。

  扬言和萧誉对这种事情是早已习惯了,骆骆和徽然却很不喜欢被别人的目光包围的感觉,而且她们吃东西也不像那二位那么优雅。尤其是徽然,吃什么都是风卷残云,狼吞虎咽的。

  骆骆总说她美食家可不是这样吃东西的,美食家吃东西是要细嚼慢咽,慢慢品味道的,她总是反驳说,美食家那都是吃饱了之后才慢慢品呢,我得先吃饱再说。不过她每次吃饱之后就想不起来什么品味道的事情了。

  吃吃喝喝的好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眨眼大一生活就结束了,快乐的暑假到了。

  这一次他们几个人这次没有统一行动,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规划。

  骆骆和去年一样要去新疆慰问她辛苦工作在戈壁荒漠里的可怜老爸。

  徽然要回家辅导家里那个马上要上高三的学习白痴弟弟叶徽明。

  萧誉最近又新交了一个肤白貌美,身材妖娆的女朋友,正是起腻的阶段,正好趁着暑假带她出去嗨。

  扬言本来想陪骆骆一起去新疆看望他未来的岳父,被骆骆婉言拒绝之后只好留在这里去公司熟悉业务了。

  其实就算骆骆不拒绝他,他爸爸也不可能放他去新疆旅游的。他们家只有他和艺言两个孩子,以后家里的生意他是一定要接手的,而且他对管理公司一样不太得心应手,所以他需要很多历练。

  欧阳爸爸对他的要求是每天除了在学校学习剩下的时间都必须用来熟悉生意上的事情。这个要求在很大的程度上限制了他和骆骆在一起的时间,但他一向是个乖孩子,只能牺牲恋爱时间为事业奋斗。

  骆骆也并不喜欢两个人天天黏在一起,她每天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学英语。英语是骆骆最不擅长的领域,尽管她的脑子很聪明,可她就是学不好英语。

  之所以想学英语是因为她想和扬言一起去国外旅游。那次澳大利亚的旅游风波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是骆骆心里并非真的一点不在意。她希望有一天她也可以和扬言一起去国外,来一次真正的家庭旅游。这个愿望是她学习的动力,大概是因为这个愿望不能成真吧,所以学习结果也是惨不忍睹。

  不过那都是后来的事情,现在骆骆要做的事情是去新疆,去新疆并不需要会外语,虽然那里的人不怎么会说普通话,但他们都听得懂。因为已经去过一次,所以骆骆轻车熟路的到了新疆,给老爸送去了慰问品,又轻车熟路的回到了学校,一路上极其顺利。

  骆骆的行程很顺利,徽然却被弟弟气得半死,她回来跟骆骆念叨,学习白痴就是学习白痴,在生活上懂得再多一做题就玩完了,你说,他这么笨怎么可能会是我的弟弟呢?我妈肯定是记错了,他一定是捡来的。

  萧誉带着漂亮美眉玩了一个多月,暑假结束了,他们两个也结束了,原因是他发现这个妹子睡觉说梦话,他觉得这太影响他的睡眠质量了,于是他果断的把她给踹了。

  扬言自然是过了一个十分充实的暑假,他每天都乖乖的去公司里上班,公司还给他派了一个工作搭档,安好。

  不得不说,扬言的有些行为真的是很欠妥当,比如和安好的相处方面。他明知道安好对他别有用心,也明知道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可是对于安好,他竟然可以天真的去跟她做朋友,若无其事的跟她一起工作,一起吃饭,甚至在下雨天送她下班。

  他似乎是真的觉得这很正常,或者他以为骆骆对这些并不在意,又或者是他对骆骆的感受并没有那么在意。总之他就是那么做了,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他又让别人误会他和安好的关系并非只是朋友。

  扬言当然不是渣男,但他有时候做的事情真的让人觉得他就是个渣男。

  他一方面单纯的喜欢着骆骆,一方面单纯的听从父母的安排,吃饭旅游工作,他从不拒绝,哪怕他知道那些事情的目的不纯,他也没有拒绝。因为他习惯了听爸妈的话。

  而且他一直没有告诉爸妈他已经有了一个女朋友,而这个女朋友并不是安好。大概是他怕他坦白了以后,爸妈反对他们两个在一起,而他,他并不确定自己会有怎么样的选择。

  其实从性格上来说,骆骆跟扬言并不合适。两个人都有些佛系,但骆骆的佛系是有原则有底线的顺其自然。比如你喜欢我,如果我不讨厌你,那我就不会拒你于千里之外,但前提是你我都是单身,单身就是这个隐形的原则。

  而扬言的佛系则是没有原则的人云亦云。比如这件事情我想去做,如果没有人反对我就去做,如果有人反对我就不去做,至于这件事情该不该做,并不重要。

  这样的两种人在一起是很难天长地久的,一个容易受外界影响,而另一个则是你要走我不留。这样一种状态,在复杂的社会上怎么可能不经历一点风浪,一直安安稳稳的走下去?

  骆骆和扬言的佛系恋爱太单纯,扬言又总是被人虎视眈眈,于是在短短三个月之后,风波再起,骆骆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

22,两种佛系的恋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