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讲讲你的故事吧

  安好和艺言走了,剩下骆骆和徽然站在门口,看着车子消失的方向。

  骆骆不想回宿舍,她不想看到那两张空荡荡的床铺,就好像在她的心里空出来了两个位置。

  骆骆说,徽然,我们去散散步吧,我现在很不开心。

  徽然说好,我现在也不开心,但是在去散步之前,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骆骆低头问她,什么事?

  徽然抬头回答她,去买酒。

  骆骆点头,必须的。

  于是两个人跑到超市拎了一打啤酒,买了一堆吃的,溜达到了体育场,在体育场的大看台上坐了下来。

  这时候太阳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天慢慢黑下来。骆骆想起了军训结束的那一天,安好带着她和徽然参观学校,最后就是在这里坐了好久。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安好带着她们两个去吃年月天的米线,徽然还说要天天去他们家吃。

  这些不过是六七天前的事情,现在却觉得有些久远了,以后她们再也不会一起坐在这里吹风了,再也不会一起去吃米线了。

  骆骆烦闷的打开一罐啤酒,仰起头一口气喝掉一一半。把徽然看得一愣一愣的,这么厉害,我也来。她也打开一罐,学着骆骆的样子,仰起头往嘴里灌,结果刚喝两口就被呛到了。

  骆骆笑着给她擦了擦衣服上的啤酒,劝她不要逞能,你不经常喝酒,这一招你学不会。徽然问她,可我也没见你喝过啊,你怎么会呢?

  骆骆又仰起头把剩下的半罐啤酒喝完了,擦擦嘴角,轻轻地打了一个酒嗝,说,那是我认识你们之后没有烦心事,也就没有喝酒的理由。

  她们两个坐在同一层台阶上,徽然乖乖的两腿并拢,坐的规规矩矩,骆骆却是一条腿耷拉在台阶下,一条腿踩在台阶上,胳膊搭在腿上,坐姿很是豪放。

  徽然突然发现骆骆从来没有跟她们说过她的以前,她们也从来没有问过彼此的过往,今天她很想知道,于是她问骆骆,你以前经常喝酒吗?

  骆骆看了看她,笑了笑说,没有,我以前也不是经常喝酒,不过我有一段时间每天都要喝,喝到睡着为止。

  徽然又问,你为什么喝酒呢?

  骆骆手里又拿了一罐啤酒,打开递给徽然,说,你把它喝完我就告诉你。

  徽然说好,接过来就喝,但是喝了两口又被呛到了。

  骆骆一手拍着她的背,一手拿回酒,笑她,逗你玩儿呢,就你这酒量,估计喝完就倒了,到时候你也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了,别喝了,我告诉你。

  徽然的倔脾气却上来了,她夺回啤酒,搂在怀里说,我可以慢慢喝,你说完我把它喝完就行了。

  骆骆拗不过她,为了照顾她,就尽量把故事讲得慢一些。

  在高中之前,骆骆一直处于经常转学的状态,在每个学校待的时间基本上不超过一学期,因为骆爸爸的地质勘查队在每个地方待的时间大概就是半年。

  进入高中以后,骆骆开始寄宿,生活也逐渐稳定下来。她也开始想要认识长久的朋友,然后她遇见了一个叫顾泽晨的男孩,他对骆骆特别好,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她们确立了男女朋友的关系,像普通的小情侣一样互相喜欢着。

  顾泽晨有个愿望,就是在高考之前来一场旅行,骆骆想要帮他。可是她没有太多的钱,骆爸爸给她的钱只够生活费,于是她就想办法挣钱,但是高中生做兼职根本挣不来多少钱。有同学告诉她酒吧里唱歌来钱快,她就去了,骆骆是很会唱歌的,还会弹吉他,加上她小女孩的外表,很快就挣了很多钱。

  骆骆每天下了晚自习就去唱歌,想要攒够两个人旅行的钱。可是过了不久,顾泽晨去找她,问她为什么要去酒吧唱歌,她没回答反问他,你介意吗?他没有说话,骆骆看了他一会,说,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们分手吧!

  顾泽晨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说什么,走了。以后再也没有去找过她,很聪明的适可而止了。

  骆骆本来是想跟他解释的,可是她看到他的眼神里已经有了一种疏远,那是一种不把你当自己人看的主观疏远。

  骆骆突然就明白,她的工作带给了他烦恼,这种烦恼不仅是别人的风言风语,还有他自己心里的偏见。如果只是别人说的话让他误会,她可以解释,可是如果他也看不上这样的工作,那什么解释都没有用。

  分手之后骆骆把工作辞了,因为她已经失去了挣钱的动力了,她把挣来的钱给了顾泽晨,感谢他的陪伴,他的喜欢。那些钱不够两个人去旅行,那就让你一个人去好了。

  在那之后,骆骆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顾泽晨是第一个喜欢她的人,也是她第一个喜欢的人,她很伤心。那段时间她经常心情不好,也经常喝酒。

  后来有一天他们在学校遇见了,顾泽晨旁边有另外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学习很好,长得很乖。他们两个走在一起,顾泽晨对她很温柔,那是以前给过骆骆的温柔。

  骆骆嫉妒了,她想要证明自己,她想要证明自己也可以成为这样的女孩。于是就有了后来的全校第三,以及后来的安徽方言姐妹团。

  故事讲到这里就结束了,让骆骆惊讶的是徽然喝完了一罐啤酒居然还没有醉,她自诩一向看人很准,以为这次看走了眼。

  她笑自己小看了徽然。她问她,你喜欢喝酒吗?

  徽然摇摇头,一点都不好喝!

  她又问,既然不喜欢,我都说了我会告诉你,你为什么还一定要喝呢?

  徽然这时已经是微醺的状态,她说,每个人都有不想提起的过往,你之前不告诉我们就说明你并不想说,我想知道你不想说的事情,当然要付出一点代价了。

  骆骆看着醉得傻傻的徽然笑了,她感叹着,是啊,都得要付出代价啊,如果被扬言喜欢需要付出的代价是失去安好,那我宁愿永远没有人喜欢我。

  徽然却冲她摇摇手,表示不同意,被别人喜欢并不是你主动要求的,所以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

  骆骆不信,问她,既然不需要付出代价,那为什么安好走了呢?为什么她不愿意跟我做朋友了?

  徽然又打开了一罐啤酒,她说,你不能这么想,其实不是你失去了安好,而是安好失去了你这个朋友,这是她喜欢扬言需要付出的代价,她喜欢一个人,想要得到一个人,就需要付出代价。

  骆骆听完,愣了半晌,觉得还挺有道理的,她看着徽然说,没想到你这小丫头还挺会安慰人的啊!

  徽然苦笑了一下,说,没有人安慰你,你自然就学会自己安慰自己了。

  骆骆听她说得一股沧桑的韵味,拿着啤酒跟她碰了一个,你也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需要什么代价你提。

9,讲讲你的故事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