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3,一场秋雨一场凉

  徽然说齐乐要约她见面,骆骆替她感到高兴,这不是好事吗?祝你心想事成啊。

  徽然却是一副很紧张的样子,他是不是要跟我表白了,骆骆,我要答应吗?

  骆骆无语了,你喜欢他吗?

  她说,喜欢啊。

  骆骆说,那就答应啊,还等什么呢!

  徽然点头说好,那我就答应他。好像齐乐已经在跟他表白了一样。

  骆骆看着她深深的叹息一声,我亲爱的徽然哪,你一定要珍惜现在的时光啊!

  徽然问,为什么?

  骆骆回答,因为这可能是你最后的单身时光了,姑娘。

  徽然愣了一下,突然捂着脸笑起来,像个傻子一样。

  骆骆摇摇头,真希望自己不认识她。

  第二天早上没有课,骆骆还在床上睡着美容觉,徽然就开始捣鼓起来。

  她现在算是能明白安好去见扬言的那个紧张劲了,真的是生怕有哪一点不好,被他发现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她认真的翻出所有的衣服,连夏天的和冬天的都找了出来,摊在空床板上,满满的一床。

  没一会骆骆就被她的动静吵醒了,睡眼惺忪的坐起来看她在那来来回回的试衣服,试了半天都没有一件满意的。

  徽然一扭脸发现骆骆睡醒了,赶紧跑过去跟她说,骆骆你陪我去买衣服吧,我这些衣服都不合适。

  她猛的扑过来,一下把骆骆吓得彻底清醒了,可是骆骆并不想大早上的就陪她去逛街。只好起身帮她打扮,她在徽然衣服里边翻找起来。

  最后帮她挑了一条浅色针织连衣裙,配一双西瓜红色高跟鞋,得体又精致,让徽然北方女孩豪爽的性格得以收敛,落落大方又不失温婉。

  徽然在镜子前照了又照,总算是露出了她的两个小酒窝,笑了起来。她满意地把裙子收了起来,把鞋子也收了起来,向骆骆道了谢然后,居然又去补觉了。

  这让骆骆很是气愤,你这么早把我吵起来,我帮你把的问题解决了,然后你自己去睡了?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她一边骂着交友不慎,一边气哼哼的也躺下去睡回笼觉。

  两个人美美的补了一觉,睡醒起来去上课。

  结果刚走到教学楼下,天上突然来了厚厚的一层乌云,风也刮了起来,看上去随时都要下雨的样子。

  徽然有些担心,她不停跟骆骆念叨,如果晚上下雨了,我人生中第一次约会会不会泡汤啊?

  骆骆被她念烦了,悠悠地回了她一句,放心吧,你的约会不会泡汤,只会淋雨。因为我们都没带伞,

  结果下课的时候她们就真的淋雨了。

  下课前的十分钟,大雨倾盆而下,气势磅礴,老天爷像是受了委屈一样,解着恨的往下掉大雨珠。

  骆骆坐在窗户边上,像看瀑布一样看着外面的雨,开始替自己担心起来,这雨如果照这样下下去,徽然如果执意出门,我可能真的要做好游泳去救她的准备了。

  两个人把书顶在头上一路小跑回到宿舍,一人淋了一碗老天爷钦赏的鸡汤。

  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她们刚进宿舍大门,雨就慢慢小了下去。

  骆骆看着瀑布从爆发到干涸居然只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恨恨的想,这场雨不会就是为我们准备的吧,难道是想给我俩降降温吗?

  看着外边的雨渐渐停了下来,徽然却是高兴异常,她赶紧脱下来湿衣服去洗了个澡,然后就换上了针织连衣裙,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兴奋的等待晚上的约会。

  骆骆在一边看着都觉得冷,她赶紧提醒徽然,这一场雨虽然下完了,但是温度也降了下来,你还是多穿一点儿吧。

  徽然非是不听,继续在一边美着。结果三个小时后,高烧三十八度九,小脸烧的通红,看上去倒是真的挺美。

  骆骆赶紧把她送到了校医务室里,给她打了退烧针,算是及时控制住了。

  骆骆坐在病床前陪着她,一边削着苹果一边笑话说,你啊,真是时也命也,本来老天爷都已经帮你了,雨都停了,可你非不听话,结果现在发烧成这个样子,我看你还怎么怎么去约会!

  徽然哼哼唧唧的说,你别削苹果了,我又吃不进去,就知道在这幸灾乐祸,你就这么照顾病人吗?

  骆骆特意看着她然后把苹果放进了自己嘴里,你想多了,本来也没打算让你吃!

  徽然想要打她又没有力气,就在这个时候,齐乐给她发来了来消息,上面说,你出门了吗?我已经在车上了,外边冷,记得穿衣服。

  骆骆笑她,你看,人家齐乐都知道提醒你多穿衣服,虽然晚了一点。

  骆骆把消息念给她听,急得徽然立刻想就要从床上爬起来,可是她根本没有力气,挣扎了两下只好放弃了。

  然后她可怜巴巴地看着骆骆,怎么办?骆骆看她这个样子也不再逗她了,还能怎么办?实话实说,说你去不了呗。

  徽然说,可我一个小时前我还跟他说我一定会去的,现在突然放他鸽子,他会不会不相信啊?

  骆骆也觉得有些不妥,可是现在她也没办法,只能跟她说,你现在这个样子,医生不会让你出去,我也不可能让你出去,你现在也根本走不了路,你要怎么去见他?

  徽然用可怜的眼神看着她,我知道我去不了,可我不想让他空欢喜一场。所以,我想让你去见他,当面跟他说我病了。至少让他觉得我不是在敷衍他。

  骆骆突然想到山不过来我过山去啊,徽然,你不能去见他,他可以来见你啊!

  徽然赶紧摇头,不行不行,我现在这个样子太难看了,千万不能让他看见我这个样子。

  骆骆看着脸色苍白的徽然,只好同意了,我替你去可以,但你要在这乖乖的,不许乱动更不能下床,听到没有?

  徽然乖乖的眨眨眼,骆骆拜托护士照看她,就出发去往徽然和齐乐的约会地点。

  一出医务室骆骆才发现自己也没有穿外套,刚才着急送徽然过来,忘记拿衣服了。

  走出大楼就有一阵风吹来,骆骆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她看了看被雨打湿后还粘在地上的落叶,心里念着,果然是一场秋雨一场凉啊,十月份的天就已经这么冷了。

  想着还在床上躺着的徽然,骆骆也懒得回宿舍穿衣服,她双手抱着肩膀赶紧出门打了辆车,师傅,去木屋咖啡店。

13,一场秋雨一场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