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5,原来是蓄谋已久

  从医务室出来,萧誉很自觉的给他们创造了一个二人世界。

  骆骆看萧誉走了,就准备把衣服脱下来还给扬言然后自己回宿舍。扬言自然是不想放过这个护花的机会,他说,天冷,你先穿着,我送你回宿舍,到了宿舍再给我吧。骆骆犹豫了一下,没有拒绝。

  扬言走得很慢,骆骆也只好随着他的速度慢慢的走。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是气氛居然也不显得尴尬。这些天由于扬言的刻意出现,她跟扬言也算是熟悉了。

  因为天冷,时间又晚,路上基本上没有什么人,这让骆骆心里的压力小了很多。跟扬言在一起,无论做什么,只要被人关注,骆骆就会觉得很不舒服。

  这样跟扬言静静地走在一起,身上还穿着他的衣服,这让骆骆有了一种错觉,如果真的跟他在一起,好像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毕竟他有着一张让人看了就觉得温暖的脸,还有着温柔如水的性格。

  骆骆并不算特别缺爱的女孩,但是她也确实没有被太多人爱过。从小到大,给予她关心的人也就是不常联系的老爸,还有曾经对她很好的初恋,然后就是安徽方言姐妹团了。可是现在初恋没有了,安徽方言姐妹团也只剩下徽然一个人陪着她,她确实需要人来关心了。

  两个人安安静静地走了一会,扬言说话了,骆骆,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骆骆其实不想让他这么称呼自己,好像他们的关系很亲近一样,可是她的名字她自己都嫌难听,也就随他这么叫了。

  骆骆说,你问吧。

  扬言问她,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是因为讨厌我还是因为别的。

  骆骆无声地笑笑,我并不讨厌你,说真的扬言,你自己的魅力你不清楚吗?哪有女孩子会不喜欢你。

  扬言说,可我不想让别人喜欢我,我只想让你喜欢我。

  骆骆微微抬头看了看他,他却是神态依然,仍慢慢的走着,但是语气却很悲伤。听得骆骆有些心软。我也不是不喜欢你,可是我,不适合喜欢你。骆骆在心里叹息着。

  两个人又沉默了下来,慢慢地走着。

  陆陆续续的下了半天的雨,路上有不少的积水,骆骆的小白鞋不防水,她尽量的避开小水洼,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扬言在后面跟着她,看见一片叶子落在了她的头上,他伸手想给她摘下来,骆骆在地上的影子上看到他的动作,下意识地把头偏向一侧躲开了他的手。

  扬言看着她,说,你头上有片叶子。骆骆尴尬地看了看他,在头上摸索着找那片叶子,摸了两下没摸着,扬言就拿着她的手找到了那片叶子,然后松开了手,默默地往前走去。

  骆骆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对他不应该有这么大的敌意,于是叫住了他。

  你等等,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你。骆骆说。

  你问。扬言停下来回过头看着她。

  你为什么又突然喜欢我了呢?骆骆问。

  我喜欢的人一直就是你啊。扬言回答。

  你明明告诉艺言说你喜欢的人是你之前见过的,可我们三个里面,你见过的人就只有安好啊。骆骆又问。

  不是的,扬言看着骆骆。我以前见过你的,只是你不记得了。

  以前见过我?骆骆努力的在回忆里面寻找,可是搜索失败。她只好问扬言,你什么时候见过我?

  扬言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给她看,这个是你吧?

  骆骆接到手里一看,确实是她,是她在景德镇的照片,但不是她自己拍的。

  她看着扬言,把手机还了回去,这照片是你拍的?一年前的暑假你也在景德镇吗?

  扬言点了点头,但是我第一次见你并不是一年前,而是三年前。

  骆骆更加惊讶了,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于是扬言就站在那里,讲起了他和骆骆的故事。

  骆骆曾经给徽然讲过她和她的初恋顾泽晨的故事,其实那个故事里还有另外一个小故事,只是当时的伤心入骨的骆骆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生命中另一个重要的男人已经出现了。

  骆骆和顾泽晨分手的那天晚上,她准备去酒吧里上最后一天班,然后就辞职。也是在那同一天,扬言被朋友邀请去酒吧玩,他就去了。

  那天骆骆的心情很不好,她唱的最后一首歌是客人点的如果这都不算爱。这首歌正合她当时的心境,她站在台上声嘶力竭的唱着,扬言刚好来到酒吧。

  骆骆抱着吉他唱完了这一首歌,扬言也听完了这一首歌,他看着台上唱歌的骆骆,明明是满身的疲惫满身的悲伤,脸上却没有一点泪痕。他觉得这不应该,唱成这个样子,带着这么深的感情,怎么会不哭呢?于是他就盯着这个女孩,看着她抱着吉他冲台下鞠躬,说谢谢大家,明天我就不来了。然后微笑着下台。

  扬言看着她下台后要了一杯酒,仰着头一饮而尽,光怪陆离中显出一种野性的美,扬言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孩,既张扬着个性又含蓄着悲伤,平静的微笑下隐藏的悲哀让人心疼,让人特别想了解她,安慰她。

  扬言看着她喝完酒把吉他给了酒吧里一个穿得很另类的人,然后站起来好像是要走的样子,于是就早早地等在了她的必经之路上。

  她果然走了过来,低着头一下子被扬言撞上了,扬言刚想安慰她,她却拉着扬言出了酒吧。在酒吧门口的马路上,她趴在扬言身上,撕心裂肺,泣不成声,扬言轻轻的抱着她,给她纸巾,安慰她说,没事了,没事了。

  十分钟后,她的眼泪终于哭完了,她自言自语道,这不算爱,没什么好悲哀的。她把鼻子眼泪擦干净,头也没有抬,她说谢谢你的肩膀,再见。然后就走了,全程没有看一眼扬言。

  他们的第一次接触就在十分钟哭声中结束了,扬言在那之后很久都没再见到她,因为她再也没有去酒吧唱过歌。

  那是骆骆高一时候发生的事情,扬言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见证了骆骆的第一次失恋。

  然后就是去年的景德镇。骆骆一个人在江西旅游的同时,扬言被他爸派去景德镇办事,也是为了让他熟悉公司的业务,事情办完之后,他一个人留下来准备在景德镇旅游一番,结果遇到了同样一个人旅游的骆骆,他认出了她,她却根本不记得他。

  而这一次,扬言见到的是另外一个形象的骆骆。不同于酒吧里的野性,这次的骆骆阳光而快乐,她蹦蹦跳跳地在景区里拍照,好奇宝宝一样的跑来跑去,完全一个小女生的模样。

  扬言对她愈发的感兴趣了,他就默默地跟着她,她去哪他去哪,她住哪他住哪,跟了她两天,直到她坐火车离开景德镇,扬言才发现自己没敢跟她要联系方式。

  于是他又接着等,在她升入大学的时候,扬言意外地发现她居然出现在艺言的照片上,于是他第一时间把艺言叫回家,安排了那次相亲,结果还闹出了误会。

  他把故事说完,骆骆在心里自嘲了一句,原来你对我不是一见钟情,而是蓄谋已久啊。

15,原来是蓄谋已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