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玲珑骰子安红豆

  分手的那天晚上,骆骆辞掉了酒吧的工作,她已经没有挣钱的必要了。

  骆骆在台上唱完了最后一首歌,如果这都不算爱。她从来都不是粗旷型的歌手,唱崔健的歌时都是拿着技巧在唱,总能表达出不同的感觉。

  但是这一次,她放开了嗓子去嘶吼,如果这都不算爱,还有什么好悲哀,谢谢你的慷慨,是我自己活该!

  骆骆觉得没什么活该不活该的,是她自己结束了这段感情,她不应该难过。

  下台之后,她把吉他送给了接班的大猫哥,她知道自己很长很长的时间都不会再弹吉他了,留着也没用。

  然后她走到吧台喝了两杯酒,跟调酒的小哥哥简单道别,拿上外套往外走,表面上一直很平静。

  风轻云淡的走着,快到酒吧门口,骆骆被人撞了一下,头磕在他肩头上,其实真的不疼。可是泪水却突然决堤,倾盆而下。她有了哭泣的理由,她告诉自己这不是因为失恋,是撞的太疼了。

  那人看她哭的撕心裂肺,有些慌张,摸出纸巾给她,却止不住她的泪水,酒吧里有人向这边看过来,那人只好把她拉到酒吧外边,任她趴在他身上哭了个痛快。

  十分钟后,骆骆抽抽嗒嗒的停了下来,纸巾已经用完了,她毫不客气的用他的袖子擦干净眼泪鼻涕,低着头说,“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衣服,谢谢你的肩膀。再见,后会无期。”

  说完转身离开了,全程都没有看那人一眼。

  哭了这么一场,失恋就算过去了。骆骆的生活又恢复了正常,上课,吃饭,回家画画,骆骆终于觉得,安静的画画还是比喧闹的摇滚要强一点,至少不扰民。

  自此之后,骆骆听歌的风格又发生了转变,她开始喜欢听着安静的音乐画着安静的画儿,把感情都放在了画里。

  可是这个爱好很快又被戒掉了,和顾泽晨分手的半个月后,暑假前夕,骆骆看到他和一个女生一起出现在学校门口,那是一个温润乖巧的女孩儿,柔柔弱弱,让人一看就想要保护的类型。

  骆骆不是心胸狭窄的人,但还是被这两个人的甜蜜模样晃了眼睛,因为顾泽晨对那女孩儿的温柔,曾经是属于她的。

  怕自己脸色难看,骆骆飞也似的跑回出租屋,其实顾泽晨根本没有看到她。

  回到房间后,骆骆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他找新女朋友了,那么我是不是应该给出个回应呢?找个男朋友是不可能的,不如好好学习吧,证明一下自己。

  骆骆就这么给自己找了一件事情来转移注意力,她不知道自己是想证明什么,只是觉得一定要做些什么才好。

  于是一整个暑假,靠着这莫名其妙的动力,骆骆认真复习了高一的全部知识,还把高二的课程小小的预习了一下。

  大概骆爸爸骆妈妈的好基因都遗传给了骆骆,她认真学习起来真是进步神速,高二开学后的第一次月考,骆骆一鸣惊人,冲进了校园榜,以第三名的成绩名列前茅。

  骆骆这次的表现实在够生猛,嘉名中学高二有近五千的学生,而且都是各类尖子人才,天之骄子。骆骆能在这些人里脱颖而出那真的是一种惊人的实力。

  当然,对于这样横空出世的黑马,向来是会有各种议论存在的。坐在骆骆前面的男生,一个平时成绩也很不错的人就对骆骆产生了质疑,“没想到啊,你居然能考得这么好,运气不错啊,都可以去买彩票了。”

  骆骆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冷冷的回了一句,“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呢,我还以为会是全校第一呢,看来还得努力啊。”骆骆把书包甩上肩膀,给了他一个皮笑肉不笑,潇洒的走了。

  站在成绩栏前,骆骆想起了顾泽晨对她的评价,一身才气,傲骨之风,注定不会平凡一生。

  那是骆骆练习吉他陷入瓶颈的时候,顾泽晨对她的鼓励。当初骆骆只觉得这是顾泽晨在故意捧她,当然也许这里面确实有捧的成分,但骆骆也证明了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努力总是会有回报的,骆骆的成绩不是白来的,自然也会收到相应的奖励。

  就在成绩公布的第二天,骆骆从普通班调到了重点班,和她享受同等待遇的还有一个叫叶徽然的女生。她的来头比骆骆大,她是全校第二,而且和第一名只差三分,虽然第二第三名次相差不大,那分数却是远远甩开骆骆的。

  作为班级的新人,骆骆和她做了同桌。叶徽然个子矮矮的,长着一张娃娃脸,两个大眼睛一笑就弯成了小月牙儿,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天真模样。

  在骆骆的理解中,这样的女孩儿一般都不会太聪明,可是这个女孩儿却是例外,她是真正的天才。那些骆骆需要研究半天的数理难题,到叶徽然手里,三下五除二,分分钟解决战斗。

  叶徽然是高二时才转学过来的,所以以前大家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物字号,不过她在以前的学校里也是出了名的传奇人物。

  骆骆和叶徽然前边坐的是两位美女加学霸,安好和欧阳艺言。在骆骆和叶徽然没有出现之前,这两位一直霸占着校园第一第二的名次,而且这两个人从初中开始就是好朋友。

  果然学习好的都和学习好的玩儿,长得好看的都跟长得好看的玩儿啊。骆骆默默的感慨着,在新的座次表上填好自己的名字,递给了新同桌。

  叶徽然看了看潇洒飘逸的“骆梓方”三个字,说,“骆梓方,这名字感觉有点男性化啊?”

  骆骆微微一笑,跟她解释,“这是桑梓的籽,走四方的方。桑梓指故乡,意思是心念故乡,行走四方。”

  叶徽然点点头,“嗯,你这么一解释倒是有点意思,可是这个名字叫起来也太生分了些,以后,我就叫你骆骆吧!”

  骆骆心里一动,骆骆?顾泽晨就是这么叫她的。她辛苦了这么两个月,那个人依然如故,却把这个称呼换回来了,也算是一个收获吧!

  “好啊,那我就叫你徽然了。”骆骆点头顺便瞄了一眼她的名字。

  叶徽然高兴的向她伸出手,“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多多关照。”

  骆骆礼貌的回握了一下,两个人的友谊就这么自然而然产生了。

  徽然刚转到这个学校还没交下什么朋友就调到了重点班,骆骆就光荣的成为了她的第一个朋友。

  重点班的学习氛围比普通班要浓很多,放学铃声响过之后,班里依然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离开,骆骆正为他们的努力感到敬佩的时候,徽然已经收拾好了书桌,转头跟她说,“放学了,咱们一起去吃点东西吧,我有点饿了。”

  学校的下午饭五点多就吃了,高二的晚自习结束已经是九点了,正常的学生都会觉得有点饿了,更何况徽然还是一个小吃货。

  骆骆也觉得过度疲劳并不利于学习,就和徽然一起轻轻的走出了教室。

  没想到刚出教学楼迎面遇见了顾泽晨,以前骆骆在普通班,两个人不在一个教学楼上,碰面的机会并不多。

  骆骆没打算停下脚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但是顾泽晨却叫住了她,“骆骆,你等一下。”

  听到身后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骆骆不自觉的回过头来,“有事吗?”她努力风轻云淡的问。

  “这个,给你。”顾泽晨伸出手,掌心里静静地躺着一枚骰子,嵌着红豆。

  骆骆看了一眼,心里悄然泛起涟漪,脸上仍是十分淡定,“什么意思?”

  顾泽晨嗫嚅着,“我,我女朋友一定要我把这个还给你,她说,祝你学业有成。”

  骆骆勾起嘴角,不动声色的冷笑一下,从他手里拿过了那枚相思物,“我也祝你们前程似锦,花好月圆。”

  走出去好远,徽然才小心翼翼的去问骆骆,“那是你男朋友?哦不,前男友吗?”

  骆骆点点头,无精打采的,她恨自己这么轻易就被他影响了情绪,这让她觉得很失败。而且,他女朋友这是什么意思,隔空宣示主权吗?骆骆并不想跟他怎么样啊,她这样的举动好像是骆骆还放不下顾泽晨似的。可是,她真的放下了吗?

  徽然对她手里的东西很感兴趣,再三观察着她的脸色,怯怯的问了一句,“他刚才给你的什么东西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能给我看看吗?”

  骆骆顺手把东西塞到了她手里,“一个玲珑骰子,送给你了,这对我来说是个伤心的东西。”

  徽然仔细研究着那洁白如玉的小骰子,很喜欢,嘿嘿笑着讨好骆骆,“第一天认识就送我东西,你真是太够意思了,我请你吃东西去。”说着就拉着骆骆往校外跑去。

  

2,玲珑骰子安红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