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感谢他乡遇故知

  等骆骆讲完了故事的始末才发现已经晚上十一点了,两个人紧赶慢赶还是被关在了宿舍外面。

  骆骆一直住在校外,根本没有在意过女生宿舍还有到时关门的规矩,徽然没有谈过恋爱,一听故事就入迷,也忘了时间。

  徽然愁眉苦脸的蹲在宿舍门外,“咱们恐怕要露宿街头了,骆骆。”

  骆骆看着她那个可怜样儿,伸手把她拉了起来,豪气冲天的说,“不用担心,跟我走!”

  然后就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小出租屋里,徽然进到屋里,高兴的直想在床上蹦起来。骆骆赶紧拦住了她,“你轻点,我这小床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十一点多了,今天你就在我这凑合睡一晚吧。”

  徽然一副求之不得的表情,“我明天还能再凑合一碗吗?只要你同意,我想天天在这凑合。”她笑嘻嘻的看着骆骆。

  骆骆洗完脸过来拿毛巾擦着脸,不解的问她,“这房子这么小,你喜欢吗?”

  徽然夸张的大力点头,“我喜欢啊,喜欢死了,有一个自己的小窝多好啊!真羡慕你!”

  骆骆把毛巾放回原处,苦笑着说,“如果每天都是你一个人住,连续住上三年,你还喜欢吗?”

  徽然想了想,“为什么要一直一个人住啊,你要觉得孤独,我可以陪你啊!”她又张开嘴巴笑起来,没心没肺的天真烂漫。

  骆骆也被她的烂漫感染了,“好,你喜欢就过来吧,我随时欢迎。”

  就这样,骆骆的小出租屋里多了一位常驻嘉宾,也多了许多欢声笑语。

  徽然是一个特别有感染力的女孩儿,时间长了,她们和前面的两个人关系也慢慢好了起来,徽然还在她们四个的名字里发现了一个巧合,每个人各摘一个字,刚好组成了安徽方言这个词儿。徽然总是念叨着,咱们四个就是命中注定的组合,后来大家也被她潜移默化了,安好和艺言偶尔也会去骆骆的小出租屋里做客。

  有一次天气很冷,骆骆就给她们三个做了一顿火锅,自那以后,她们去的频率就明显增加了,果然,美食的魅力是无穷的。

  但是这份热闹到放假的时候就戛然而止了,因为大家都回家过年去了,小出租屋又恢复了半年前的冷清。

  以前没有她们几个的时候,骆骆也不觉得一个人孤独,现在冷不丁的剩她自己,突然觉得一个人好可怜。其实真正的孤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热闹散场之后,一个人的孤独。

  骆骆实在无聊,吹个头发都嫌头发干得太慢,看着已经及腰的长发,一狠心决定剪了它。说干就干,骆骆穿好外套,拖着湿漉漉的头发就出去了。

  杭州的春节前后还是很冷的,刚一出门头发上就凝上了一层冰花,骆骆也顾不得挑挑选选,随便找了一家理发店就钻了进去。

  接待她的是一位帅气的小哥哥,理发店里什么最多,帅哥最多。曾有一个夸张的说法是,帅哥里一半当了明星,还有一半都在理发店里。

  骆骆冷得可怜,并没有注意小哥哥的颜值,“给我剪个短发,短一点儿,发型你看着办吧!”她利索的说完自己的要求,坐到了椅子上。

  小哥哥体贴的给她围上了围布,一边理着发,一边跟她闲聊。

  “看你这么小,还是学生吧?”

  “嗯。”

  “这是家就在这边,还是没有回家呢?”

  “我家不在这边,不打算回家。”

  “哦,那在这边干嘛呢?”

  “也不干嘛,就等开学呗。”

  “那要是没事儿干,不如来我们店里帮忙吧,年底缺人。”

  “好啊。”

  头发还没剪完,骆骆就稀里糊涂的给自己捡了个工作。

  不过骆骆真的留在店里帮忙了,不为挣钱,只是待在屋里太无聊,出来就当找人聊天吧。

  理发店里也没有什么活给她干,这个店很小,三个理发师,一个洗头工,加上她才五个人,理发师里还有一个是老板,经常不在店里待着,一般有什么事儿都是齐乐说了算。齐乐就是给骆骆工作的那个帅哥哥。

  骆骆平常就是给他们扫扫地,收收钱,偶尔给他们买个饭,然后就是跟他们天南海北的聊天。

  作为店里唯一的女性成员,骆骆自然是小受保护的,尤其是齐乐,特别宠她,什么都不舍得让她干,就是专职聊天,一度让骆骆以为这哥哥喜欢她呢!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转眼就到大年三十,店里的其他人都回家过年去了。出乎骆骆意料的是,齐乐没有回去。

  三十晚上,齐乐约骆骆出来吃饭,一路上骆骆都在心里嘀咕他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然而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两个人在街上逛了一圈,也没找到一家适合吃饭的地方,要么关门,要么爆满。最后骆骆看着可怜的齐乐,大着胆子邀请他去自己的小出租屋里去做饭,齐乐欣然前往。

  骆骆没有想到齐乐那双手不仅能剪头发还很会做饭,没一会儿的功夫,齐乐就给她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喜出望外的骆骆品尝着美味佳肴,对齐乐的好奇又增加了几分,“乐乐,你为什么不回家过年啊?”

  齐乐慢悠悠的喝着酒,“我家离得远,回去一趟麻烦。”他随口说了一个理由。

  “哦,还不知道你家是哪儿的呢?”骆骆刨根问底。

  “江西婺源,一个小地方,估计你都没有听说过。”齐乐说着,眼睛从房间的小窗户看了出去,好像在那能够看到家乡的天空一样。

  骆骆差点被饮料呛住,“婺源?我也是婺源的,真的。”骆骆怕他不相信,加强了语气。

  齐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笑着说,“怪不得第一次见你就觉得有缘呢,原来是他乡遇故知!”

  来到杭州那么久,骆骆觉得刚才这句话是她听到的最亲切,最温暖的话了。

  骆骆动情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感谢他乡遇故知,干杯!”

  那天两个人聊了很多,也喝了很多,喝到最后骆骆都记不得齐乐是怎么走的,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她只记得齐乐跟她说,“骆骆,我已经三年没回家了,我想回去,可是我没脸回去啊!”

  她还记得自己跟齐乐说,“三年都是我一个人过年的,今天终于有人陪我了,你一以后每年都陪我过年好不好?”

  骆骆十六岁的新年就这么过去了,没有烟花爆竹,没有春节晚会,只有一桌子菜,两瓶酒,还有一些说完就忘的故事。

  过完年后骆骆继续在店里帮忙,因为快要开学了,骆骆让齐乐给自己染了一头紫罗兰,好好的美了两天,结果还给齐乐招来了一支烂桃花。

  那天骆骆为了感谢齐乐给她做的这个头发,特意请他吃饭,结果等饭的过程中来了一位妖娆妩媚的美女,打着喜欢骆骆头发的名义和齐乐聊上了。

  骆骆很讨厌这样的人,但是她又没有理由把她赶走,一直等到菜上来了,她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跟她聊天就这么开心吗?”盯着对面脸带笑意的齐乐,骆骆愤愤的问他,“没想到你居然喜欢这种类型的!”

  齐乐赶紧摇头,“我高兴是因为我又为店里增加了业绩,不是因为我喜欢她,你这年纪轻轻的,怎么净往这方面想。”

  骆骆撇撇嘴,趁机问他,“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啊?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同学介绍给你。”

  齐乐想了一会儿,“也说不上具体什么类型,就看缘分吧,不过肯定不是刚才那种类型。”

  骆骆点了点头,“看来你眼睛还没有瞎到一定程度。”

  齐乐拿筷子在她头上敲了一下,“怎么跟你哥说话呢。”

  自从那晚一起吃过年夜饭之后,骆骆和齐乐的关系就上升了一个阶段,而且齐乐是在她面前自称哥哥,但是骆骆就是不肯就范,张口闭口的“乐乐”叫着。

  吃完饭齐乐要送骆骆回家,但是从这里走齐乐住的宿舍跟她的出租屋方向是反的,骆骆不是那种矫情的女孩儿,觉得不方便就谢绝了乐乐的好意,反正也没多远,一会儿就走回去了。

  谁成想刚走了两分钟倒霉的骆骆就遇到了危险,骆骆为了抄近路拐进了一个小巷子里,结果刚进去就从一个路口晃出来三个流里流气的小年轻儿。

  见势不妙骆骆拔腿就往回走,后面的人迅速追了上来,终于在巷子口那儿把骆骆围住了。骆骆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冲到了头上,脑子里一片空白,连救命都想不起来喊了。

  骆骆不清楚对方是劫财还是劫色,下意识的把包扔了出去,结果对面三个人丝毫不为所动。骆骆心里一凉,完了,这是要劫色啊,怎么办?

  就在此时,骆骆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身影,手里拎着一跟木棍。

3,感谢他乡遇故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