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这就是一见钟情

  骆骆借着扔包的机会定了定神,紧紧的盯着对面的三个敌人,做好了全力逃跑的准备。

  片刻之间,骆骆发现敌人的目光越过她往她身后看去,她警惕的慢慢回头看,惊喜的叫出了声音,“乐乐!”

  是了,救妹而来的英雄正是齐乐,他伸手把骆骆拉过去,护在身后,手握木棍,英姿飒爽,“别怕,有哥在!”字字铿锵有力,落地砸音。

  然后就是一阵不甚激烈的打斗,齐乐又向骆骆展示了他男人的一面,那三个小流氓在齐乐的手下简直弱到爆!如果不是相信齐乐的为人,骆骆都要怀疑这几个人是不是过来演戏的了。

  不过她没有怀疑是对的,这三个人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的流氓,只是几个小偷,打架技术确实一般。

  还有就是齐乐以前也不是什么三好少年,寻衅滋事,打架斗殴,那是家常便饭,身上还纹了几处纹身。

  但是后来,因为他的年少轻狂,给他的妹妹惹来了一场横祸,意外中,十五岁的花季少女香消玉殒。

  齐乐自然不肯罢休,他带着几个人为妹妹报了仇,自己也被少管所收留了两年,出来之后终于痛改前非,成为现在这样的成熟稳重,可是妹妹却永远都回不来了。

  这就是他那天和骆骆说的没脸回去,可惜骆骆当时喝醉了,没听完就忘了。他第一次见到骆骆时就觉得她和自己的妹妹很像,所以总是不自觉的把她当妹妹护着,还差点让骆骆误会他对自己有意思。

  这次经过骆骆的一番追问,齐乐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她,但是没提妹妹的事,也没有提自己进少管所的事,怕吓着小姑娘。

  骆骆把齐乐带回了出租屋,买来消毒药水和纱布,笨手笨脚的给他包扎着伤口。

  虽然只是三个小角色,到底双拳难敌四手,打斗中齐乐还是挨了几下,其它的伤都还无所谓,就是脸上蹭了一块,颇有破相的趋势,让齐乐很头疼。

  “骆骆,我告诉你我要是毁容了,后半辈子可就包给你了,你必须给你自己找个好嫂子来照顾我。”齐乐理直气壮的要求。

  骆骆连连应声,“行,哥,大哥,你放心吧,我保证照顾好你,当亲哥一样照顾行不行?”

  齐乐不依不饶,“我一个人跟三个人打容易吗?你必须给我找个女朋友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

  骆骆突然一阵坏笑,“哥,我现在给你找个女朋友,你这受伤的心灵得到安慰了,可这受伤的身体,行吗?”

  看着突然开起车来的骆骆,齐乐惊的长大了嘴巴,在她脑袋上来了一巴掌,“你给我好好的,小小年纪,整天胡说八道的。”

  伤口包扎好了,骆骆收拾了剩下的医药用品,刚准备坐下来歇一会徽然的电话就打来了,“骆骆,我马上到你那了,快过来接我,我给你带了一堆好吃的。”

  骆骆闻言高高兴兴的蹦了出去,又被齐乐的声音拽了回来,“你把我一个伤员扔这是要干嘛去?我可是需要用晚膳了!”

  骆骆扒在门口,眼珠一转,神秘兮兮的对他说,“你在这乖乖等着,我去给你拿好吃的,说不定还能顺便给你找回来个媳妇儿呢!”

  齐乐莫名其妙在小沙发坐着,等着骆骆凯旋归来。

  不一会儿门口就传来两个女孩说话的声音,齐乐好奇的躲到门后面听着。

  “我给你带了著名的山东大煎饼,特别好吃,我妈自己烙的!”这是徽然一脸骄傲的在说话。

  “还有吗?有肉吗?”这是骆骆略显嫌弃的继续追问着,这个年纪的孩子,不管男孩女孩好像对肉都有着狂热的喜欢,毕竟正是身体发育的关键时期。

  徽然鄙视的看了她一眼,见门没锁一把就给推开了,还不忘损两句骆骆,“你看看你,听说有好吃的激动的门都忘了关了,还说我没有出息。”

  骆骆把两大包东西扔在桌子上,“家里有人我还关什么门?”

  徽然奇怪的看了一圈,“你别吓唬我,这屋里哪里有人啊?”

  骆骆也发现确实不见了齐乐的身影,看了看卫生间也没有人,正在奇怪的时候,门自己关上了,门后的齐乐流着鼻血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骆骆,你,你这是要谋害亲哥啊!真不想叫我哥你就直说!咱别玩阴的行不行?”齐乐这张脸真是雪上加霜。

  徽然不好意思的躲在了骆骆身后,“这是谁啊?刚才,,不能怪我。”她明显底气不足,跟刚才推门的时候判若两人。

  骆骆苦笑不得的把齐乐拉到小沙发上坐下,又拿出了刚才用的那一堆东西,给他擦洗受到二次伤害的老伤口,嘴里一点也不饶人,“哪有人要谋害你啊?你自己没事往门后边站个什么劲?人家徽然正常开门碰着你那是你活该,谁也怪不着!”

  齐乐斜着眼睛瞪她,“刚才还说是我是你亲哥呢,出门再回来就这么对待我,你也是够了!”

  骆骆给他使着眼色,话里有话,“那你想怎么样?总不能让徽然以身相许吧?”

  徽然被她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说懵了,正偷偷察看伤口的动作一下尴尬起来,那姿势好像是在偷看齐乐一样。

  她还是个没有谈过恋爱的小女孩,骆骆这略带调戏的话已经足够她脸红了,而且,刚才偷偷看了两眼,好像,这个小哥哥长得还不错,说话也挺幽默的。。

  带着好奇心,徽然又去偷看齐乐,正赶上他领会了骆骆的意思,也往徽然这边看过来,四目相对,电光火石般灿烂。

  骆骆在一旁把两个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心里笑道,看起来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了呀!

  快速的给齐乐脸上贴上最后一个胶布,手上故意加重了力道,把齐乐从徽然的眼波流转中拽了出来。

  齐乐轻咳一声,缓解一下尴尬,正经的跟徽然打起招呼来,“你好,我叫齐乐,是骆骆的朋友,刚才吓着你了吧,真是不好意思,方便透露一下你的名字吗?”

  骆骆端着小盘子默默的走开了,给他们两个留出一个单独的空间,顺手把徽然带来的好吃的都拎到厨房去了。

  等骆骆端着拆好的德州扒鸡再回来的时候,齐乐和徽然正聊得热火朝天的,号称吃货的徽然竟然对扒鸡都不感兴趣了,骆骆不禁感叹,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

  骆骆也不理他们两个,坐在小角落里慢慢的吃着扒鸡,准备做一个小透明。正当骆骆要向鸡腿下手的时候,齐乐用筷子把鸡腿夹走了,骆骆眼睁睁的看着他自然而优雅的送到了徽然嘴边,这满满的一口狗粮啊,骆骆真想大声提醒他们两个人,你们可是刚认识啊喂,这发展是不是太快了点?!

  缘分就是如此奇妙,骆骆去剪头发捡了个哥,徽然一开门找了个男朋友,担任这两个身份的是同一个人,齐乐。

  在后来的日子里,徽然不止一次的调侃齐乐,你看你左边一个骆骆,右边一个我,妥妥的人生赢家啊!每每此时,齐乐就得瑟的揽着两个人的肩膀,然后低着头去看徽然,“可惜这左边右边太不协调了。”

  徽然知道他指的是身高,气得要蹦起来打他,两个人在街上就打打闹闹起来,你追我赶的,令人羡慕。

  这个羡慕的人一般特指骆骆,她曾经很不要脸的觉得自己比徽然更适合齐乐,奈何齐乐只把她当妹妹,丝毫没有歪心眼,徽然也真把她当姐妹看,弄得她每次有这种想法就觉得自己恶心。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越是知道不应该,越是忍不住去想。但是骆骆到底做不出什么恶心的事情来,默默地把这个秘密压在了心底。

  高二结束的时候,骆爸爸难得主动给骆骆打来了电话,询问她的学习情况。

  骆骆有些惊讶,以前老爸是从不过问她的学习情况的,她很低调的回答,“还行,还保持在全校前几名。”

  在骆爸爸面前,她不敢骄傲,她曾听妈妈说过爸爸的光辉历史,自觉这个成绩在他那没有炫耀的必要。

  “嗯,高三就要报考志愿了,有想去的学校吗?”骆爸爸问。

  “还没想好。”骆骆如实回答。

  “Z大还不错,你有信心考上吗?”骆爸爸给出了一个建议。

  骆骆略略想了一下,“可以,一定能考上。”这个学校骆骆还是知道一点,全国一流大学,门槛很高,其实骆骆并没有太大的把握,但是她不想让骆爸爸失望。

  “尽了而为吧,我给你转了点钱,需要什么自己买吧。”骆爸爸说完最关键的事情后挂了电话。

  “哦,好,谢谢爸爸。”骆骆的这句话他没有听到。

  作为相依为命的父女俩,骆骆和爸爸的关系并不亲近,日常交流一般都是生活基本用语,比如,吃饭了吗?早点睡吧!

  尽管这样骆骆也已经很知足了,她知道爸爸就是这样冷漠的性格,不过他对骆妈妈却是非常温柔。骆骆知道他虽然不上好爸爸,但绝对是个好丈夫,大概应了那句话,爸妈是真爱,孩子是意外吧!

  

4,这就是一见钟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