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六).

  运动会举办的十分盛大,单开幕式就进行了一上午。校长在台上慷慨激昂的讲话,下面有不少学生昏昏欲睡。

  “啊,为什么还不结束。我觉得我的脑袋都要给太阳晒爆了。”

  甜茶生无可恋的站在队伍中,小声地跟班长吐槽。

  “那你离我远一点,省的一会你要是晒爆了脑浆溅我身上。”班长无情的接话。

  “你太恶心了吧!”

  周围人也纷纷发出“噫――”的声音。

  “你们不要忘了我的身份,”班长冷静的说,“作为高一七班的最高权力掌控者,我觉得你们在跟我说话前要好好考虑考虑。”

  周围瞬间息声。

  “你这样说不对。”甜茶反驳,“你怎么能说你是最高权力掌控者呢,你置老陈于何地。”

  老陈是高一七班的班主任。

  “老陈?”班长不屑,“老陈已经把权力全权交给我了,在七班就是唯我独尊知道吗!”

  “你这是独裁!”

  “呵,”独裁者冷笑,“再宣传反动言论,小心我打爆你的头。”

  被压迫的底层人民不禁瑟瑟发抖起来。

  “……同学们,让我们正式拉开运动会的序幕!我宣布,第六中学第XX届秋季运动会,现在正式开幕!”台上的校长终于说出了大家期待已久的一句话。

  我去!终于结束了!

  这是初秋烈日照射下的广大体育场上站立着煎熬的全体六中师生的一致心声。

  (七).

  运动会第一天上午全在开幕,下午才正式开始有比赛项目。

  “不是,咱们班的拉拉队怎么回事?”

  只见高一七班的指定位置上,整整齐齐的坐着一排男生,合力拉开一张白色条幅,上面用毛笔写着巨大的“高一七班永世长存”。

  “怎么回事儿?拉拉队咋清一水的男生?女生呢?人家都是红色条幅咱们怎么是白的呢?还永世长存,吊唁呢?!”

  本来老陈对自己班的孩子十分放心,这大概是对成绩好的优等生的一种种族信任。然而,今天的老陈将意识到,这种想法完全是错误的。

  他仿佛听到自己世界观破碎的声音。

  “老……老师啊,事情是这样的。”班长正经的咳嗽了两声,差点叫成老陈,“这,咱们班的同学,这不是想整点不一样的嘛,就……”

  “那也不能用白色条幅啊!”老陈有些无力。

  “老师你仔细看看,那只是书法纸而已,还是好纸,您看,还有暗纹呢。”班长连忙指给他看。

  “……”老陈决定换个方向,“标语又是怎么回事?”

  “呃……”班长抬头看看天空,很想说天气真好,但是不敢:“这个,大概,是一种美好的祝愿吧。可能是希望这一刻的我们,在记忆里永远鲜明。”

  妈的这谁想的我都快扯不下去了!

  “那咱们班的女生呢,怎么拉拉队全是男生?”老陈还没放弃。

  班长都快给他跪下了。

  “啊……因为……男生项目有不少都弃权了……然后……女生觉得她们又比赛又拉拉队太累……”

  老陈无话可说,转身离开。班长望着老陈略显萧瑟的身影,很想一起离开。然而她不能。

  只能嘤嘤嘤的收拾自己烂摊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