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是否是他

  星期天的校园里虽然不像平日上课时那般读书朗朗,却有着另一番灵动。

  阳光洒在操场上的绿坪上,洒在操场上玩闹的,嬉笑着的人身上。

  叶静盘坐着,微闭着双眼,露出浅浅的微笑,那月牙般翘起的嘴角,两个浅浅的酒窝,那像黑色瀑布的乌亮浓厚的美发从头领倾泻下来,微风伴着撩起了几根发丝。叶静似乎在享受这上天的惠赠,又似乎是做着甜甜的梦,又似乎陷入了美好的回忆。

  穿着白色卫衣,黑色的休闲裤的少年静静的靠近叶静,又用轻轻的用双手蒙住叶静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旁边的一个穿着休闲套装,留着干净利落的短发的女孩子说着,又把手指放在嘴边对着少年笑了一笑。

  “额,祝勤。“叶静用酥软声音回答着。

  少年松开手,叶静睁开了眼睛。

  “没劲,你为何知道是他。“那短发女子用清脆的声音问着。

  “因为祝勤不会像你那般粗鲁般的捂着我啊。杨逸菲。“

  “嗯,就祝勤对你好,我呢,我这闺蜜去了哪里。“女子似无奈又似冤枉的睨着叶静,又将用手放在胸口揉了一揉。

  “不会啦,我们都是朋友。是铁三角。“叶静轻轻的拍了拍女子头。

  “祝勤,你,我是朋友,一辈子的朋友。“短发女子分外的将朋友两个字

  说的重了一点。

  旁边的少年静呆在现在那里,拧开了一瓶水,递给了叶静。

  叶静又转着将这瓶水给了旁边的短发女孩“来,亦菲,给你。“

  杨逸菲接过了水,一骨碌的喝了半瓶。

  少年又开了手上的剩下的拿瓶水,递给了叶静。

  “不用了,你喝吧。“

  少年眼中露出了淡淡的忧伤,又咬了咬唇角。

  叶静见状接过水,微抿了一下子“我们去那个花园里玩会吧。“叶静向前走着,又转身朝着后面呼唤着。

  “傻子,走吧。“短发女子拍了拍祝勤肩膀。

  这个花园圆形的,一簇一簇的花丛绕着那蘑菇形的喷泉,溅起的水花打在那花簇中的各色各样的花上,那些红色的粉色的白色的花像是镶在瀑布的宝石一般。

  静儿盯着那纯白的茉莉呆滞的看了很久,虽然这些年静儿不提当年的事情,也不再问吴俊去了哪里,更试着不去想那些开心的又夹着心碎的往事。记忆总是这般的折磨着人,像毒蛇一样钻进脑海迟迟不肯出来,若是想着压抑着它,却想火焰般愈来愈烈,烧灼着滚动着全身,又在眼睛里分外表现出来。

  祝勤与杨逸菲欣赏着那喷泉豪壮的瀑布。

  静儿抬头的那一瞬间看着一辆旧旧宝马从大门进来了向着行政楼而去,叶静清楚的记得那是车上的图画,那个卡套的图画是当年吴俊背着舅舅画上去的,而她也画了一个,一直舅舅没有洗掉它,反而去了店里照着模样刻成了永久的图画,说这是他们的艺术杰作。

  叶静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觉得像是梦里一般,如果不是祝勤与杨逸菲那呼唤着的声音,若不是她清清楚楚的感受着自己的心跳,她一定会认为这是她梦境。

  “俊儿,你确定要在这里读书吗?“身穿着西装的露着贵气面部棱角分明透英男子问着。

  “是的,舅舅,莫非你也跟外公外婆般不同意。

  “不,我遵循你的意愿。“男子开着车心疼的看着这个透着淡淡忧伤的孩子,这么些年来痛苦没有从他心中散去,其实也没有从他心中散去,不过他渐渐承担起了责任,想着妹妹的嘱咐,越来越坚强。

  “其实你可以去国外生活,换种生活。“

  “不用了,舅舅,我要查明这真相。“男孩子脸上露出坚毅的忧愁的怨恨的像烈火一样的目光。

  “亲爱的,真相就是……“男子停顿了一下子,“怪舅舅没用,没能送他进监狱终身度过忏悔。没能看出你妈妈那假装幸福的却早破败不堪婚姻“

  “可我不相信这是真相“吴俊似发疯了一样的喊着。“我爸爸分明那么的爱着妈妈,若真的是这样,该让他在监狱呆着,一辈子为他那肮脏的手,冷酷贪婪的心忏悔着,痛苦着。“

是否是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