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女外科医生

  <苏菲手记>

  荣格,1900年从瑞士的巴塞尔大学医学院毕业,同年成为苏黎世大学伯格尔斯立精神病院的助理医生。随后几年中,他和同事们做了大量的字词联想测验,发现了神经症和精神病患者确实存在压抑的思想观念和情感丛------后来被他称为情结。1912年,他写了《里比多的变形与象征》,用神话分析的方法来解释梦和幻想,提出了对里比多的不同于**的理解;1921年出版了《心理类型学》,标志着分析心理学的创立。30年代以后,他的论述除了涉及心理学和精神病学外,更是广泛涉及人的本性、象征、神话、文学、艺术、炼金术和宗教等领域,从而使分析心理学成为人类20 世纪科学和文化史上最显要的理论之一,他也成为20 世纪最重要的思想巨人之一。

  荣格把整个人格叫做“心灵”。他认为,心灵包含一切意识和潜意识的思想、情感和行为。它由意识、个体潜意识和集体潜意识三个部分组成。意识是人的心灵中唯一能够被个体直接感知到的部分。自我是意识的核心,它由各种感知觉、记忆、思维和情感组成。意识和自我是一致的,都是为了使人格结构保持同一性和连续性。同时,意识也在不断发展,重新塑造和完善新的自我,他把这一过程叫做个性化(individuation)。荣格认为,个性化或人格的发展并不是以自我为主体的,人格的主体是潜意识的自性(the Self)。而人格面具是一个人在公开场合展现出来的人格方面,使人能够对外部世界作出恰当的反应,以得到社会的认可。但过分认可人格面具,会导致对真实自我的过分压抑。但是,阴影却是心灵中遗传下来的最阴暗的、隐秘的方面。一方面,它与个体潜意识有联系,包括一个人违背道德的所有的体验,一方面与集体潜意识相连,包括心灵内部所有最受压抑的或不发达的部分……

  当一种东西或者是所谓的信念在人体内存留太久时,那种感觉会被强化为一种习惯或者条件反射,甚至,它会被加强为你的潜意识。无声无息,悄悄地影响着你的生命。当我发现时,已经太晚。

  这些日子,我发现,当现实离梦想越来越远时,梦想反而变得更加清晰起来。它在告诉我的渴望,它再告诉我,我的渴望,已经无法压抑。

  昨夜,梦境不断重复。

  十二岁的夏日,在我梦中不断摇晃的公园,青石栏杆,湖水,平静的宛如一面镜子。只有我一个人。这个梦境是那么的真实,然后,这个梦开始扭曲,忽近忽远,不断飘离,我仿佛被悬在半空中一般。突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强烈的灌了进来,我在梦中意识到,这不仅仅只是梦而已,这的确是我经历过的,在我十二岁时,并且,在我就要忘了那年的梦想时,再一次回到我的记忆中……

  我想要自梦中醒来,可我无法拉回我的意识,我依旧,被我的梦,被我内心的渴望牵引着,梦里的场景一换,那是我,十二岁的我,还有他,我忘了多年的情景,居然就在此刻那么清晰的重现,我狠狠地在他手臂上咬了一口,清晰的血痕马上出现在他的手臂上,他怒不可遏,把我提起来,摁在他的膝上,重重的打了我的屁股,我记得,那时,他已经二十了。梦中,我被他揍得嚎啕大哭,然后我抬起眼,忽然,我看见了她?她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在我十二岁的梦里,在我的希望里,冷冷的望着我,冷冷的看着,怎么会……

   2007.01.01

   23:45

  刚刚天明,忙了一夜,脱下手术衣,消毒药水的味道已经浸渍太久,渗入皮肤无法消除……黑夜过去,这个夜晚,很安静,除了手术室依旧繁忙,送来些阑尾和腹股沟疝气的急诊病人外,居然平静到没有死人。这对医院,或许是好事。

  “苏医生……?”护士问道:“这个病号怎么处理?”

  “老规矩阿,”苏菲对实习护士说到:“你的老师没有教过你要怎么处理吗?”她脱下口罩,继续说道:“如果不知道,问你的老师去。”一夜忙碌,让她的身体非常疲惫,走回医生办公室,关上门,她忍不住点起一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这是海滨城市的某家三甲综合医院。对于医院而言,没有什么白天或是黑夜,只有,生与死,只有希望或者绝望。这家医院依山而建,新建的外科大楼在半山腰上,从远处看,三十层的外科病房大楼高耸入云际,而普通外科,就位于这座大楼的十三楼。十三,一个不祥的数字,偏偏这家医院的胡院长不信这个邪,医院嘛,他如是说,如果连这个都要顾及,那还怎么和阎王抢人,所以,在当初设置楼层时,并没有象传统大厦那样刻意跳过四,十三这些数字。好在,从这座大楼投入到现在已经一年时间,也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件。

  苏菲,外科女医生,混迹于这家三甲医院的普通外科,该科唯一的一个女外科医生,恰巧,也是年纪最轻的。混迹于男人扎堆的外科,两年时间过去,她认为自己除了医技外,唯一学会的,就是抽烟。她习惯在每次手术过后,回到休息室时抽上一根烟。最初,当苏菲还是这家医院的实习生时,她还没有学会抽烟。他的带教,普外科第二组的主治医生连晋,他的习惯就是在每次手术后狠狠地吸上几根烟,尤其是当他的手术比较成功时,他说,当尼古丁进入肺部的那刻,成功地喜悦和尼古丁带给他的兴奋程度不亚于做爱带给他的高潮感觉,每个医生都知道,抽烟,就是慢性自杀,不过,几乎每个外科医生都会抽烟。一开始,苏菲排斥烟味,她不能适应烟味的刺激。后来,她慢慢习惯,再后来,她发现,当她和连晋手术完后,要是没有闻到烟味,她反而会觉得不习惯。直到,有一天,那天也是一夜无眠,一台接一台的急诊手术到天亮。体力和精神上的严重透支,回到值班室,天色微明,云端,开始慢慢染上金色,晨曦初露。连晋抽完了第一支,又点燃了第二支,然后,连晋抽出了一支,递给苏菲,“怎么样,也来一支尝尝看?”

  苏菲记不起当时是怎么鬼使神差的就接过了那只烟,然后点燃,学着连晋的样子,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味钻入肺,有种莫名的快感,烟也很呛,让她忍不住咳了出声。苏菲,无法体会到连晋说的那种醉生梦死的兴奋,只是这烟,奇异的,让她的情绪变得非常的平静。从那刻起,苏菲就知道,她将再也无法离开它。通过烟雾,苏菲依旧记得那次连晋笑得意味深长的表情,仿佛在嘲笑她是一个青涩而单纯的小女生,至今,苏菲都不明白为什么在那个清爽的早晨,连晋惠递给他那支烟。也许,当时,他们都是被鬼迷了心窍吧。

  一个女人,如果长时间和男人工作,是很容易被同化的,苏菲的出现,在很长一段时间给科室的众多男医生太大的压力。苏菲,欧阳主任当年铁了心要一个女外科医生是有他自己的理由的。首先,苏菲医学功底扎实。其次,欧阳认为,虽然外科是男人干的,女人的体力和心理不合适外科,但是,苏菲,这个性格开朗,不乏女性可爱和温柔又不缺乏一个外科医生该有的冷静和自制能力的女孩,可以给长期由男性统治的外科带来一股清新的空气,更重要的是,苏菲的身高,因为他们科室的男医生平均身高没有超过170而被其他外科嘲笑不止时,就决定要将她这个身高178的女医生弄进他们科室增面子,后来,当苏菲知道是自己的身高起了决定性作用而让她可以进每个医科毕业生都想去的科室时,她不由得怀疑这个外科主任的居心叵测,虽然苏菲的身高过高,但是,苏菲也是那年毕业的医学生当中,最漂亮的一个。苏菲,五官精致漂亮,麦色的肌肤,以及长期运动而保持得十分匀称的身材在某些方面弥补了女人作为外科医生体力不足这方面的缺憾。的确,大部分的手术,往往需要在台上站着超过3个小时,更何况,在这样的一家大型医院,往往一天是要好几台手术连续做下来的,再加上年轻医生每隔2天就要值一次一线夜班,没有一定的体力和毅力是很难适应的。

  早晨8点,正常上班时间,苏菲简单地洗了把脸回到病房,做好交接记录。然后就是早会时间。早会过后,苏菲和连晋例行查房。本组病人,当天没有要手术的,下好医嘱,吩咐实习医生给前几日手术的病人伤口换药,写好病程记录后,苏菲便可以回家休息了。

  到更衣室,换下黑色衬衣和黑色西裤,穿上休闲的运动装,准备回家,苏菲一直都有这样的习惯,她在医院总是穿得严肃而中性,都是深色的裤装,不仅仅是为了弱化病人对女外科医生的偏见,树立自己的专业形象,更重要的是,她觉得这样的装扮,也给了自己很多的信心和勇气。让她自己觉得,当她穿上这样的衣服,并套上白大褂时,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只是做为医生而存在着。

  走出医院,她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上午十点半,有条未看短信,今天,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去做……

1.女外科医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