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节 相遇

  这几位少年似是有幸运神的帮助,一路上只遇到一些低阶妖兽,但魔妖林中小妖物的偷袭以及先前他们与姑获鸟的战斗,已经让他们有些体力不支了……

  “公仪君,这样下去也不是什么办法啊。”

  “是啊,如今那妖兽我们还不曾找到,却已经是累的半死了。”

  “公仪君,要不我们回去吧!”

  有几位少年已经受不了了,这不止是因为累,更是因为长期在魔妖林待下去,这时时提着的心也快要令人崩溃了。“够了,嚷嚷什么!一群废物,要回去你们回去,被妖兽魔物吃了本少爷可不管!”南宫云轩一脸不耐烦,抱着他的剑——凌虚,扭头哼了一声。“你!”“好了好了,有力气吵架,还不如少说两句保存体力。我看大家也都累了,那就就地休息一下吧,反正那姑获鸟就在这林子里,还受了伤,走不远的。”说着公仪贤便上了一棵树,悠哉悠哉的将双腿搭在枝干上,闭上双眸,又说:“说不定,那姑获鸟会自己找来呢?”南宫云轩抬眼看他,仍抱着他的剑,“自己找来?少自欺欺人了。”虽口上这么说着,但也席地而坐,想必是真累了。其他弟子也是如此,盘腿打坐,休养生息。阵阵风吹过,少年们闭眼倾听,树叶摩擦碰撞之声不断入耳,其中还夹杂着蝉鸣之声,细细一听,远处有几只飞鸟正啼鸣高歌,河流顺其地势哗哗流淌,再远些,还有不少妖兽魔物正低声嘶吼……

  “嗖嗖……”声音从远方传来,公仪贤即刻睁眼警觉,从树上跳了下来。

  “云轩兄,你听见了吗?”

  “嗯。”南宫云轩点头,握紧了手中的凌虚,少年们也纷纷拔剑。

  “嗖……”声音因越来越近,似乎还有碰撞树木的声音。

  “这声音……难不成真让你说准了?可是,怎么感觉不大对劲啊?”此声虽像他们先前追赶姑获鸟时所听到的羽翅扇动之声,可其中竟还有跌跌撞撞之音,似是在逃命。

  “是有点不对劲,但是应该是那妖兽不错了。”公仪贤也慢慢拔出了自己的赤耀剑,所有人戒备。

  另一面……

  姑获鸟疯狂的向前冲着,密集的树木有的被它撞的东倒西歪。此妖兽也不管身上正流血不止的伤口,只是拼命的逃窜,因为,其身后,正有一把寒光凛凛的剑要夺它性命。

  “来了来了!看见了!那妖鸟朝我们过来了!”有位少年远远望见了它,此时姑获鸟正从远方飞来。“大家准备!”公仪贤站在最前处,一切已准备就绪。姑获鸟越飞越近,越飞越近,在少年们看来,这姑获鸟是要与他们决一死战,不由得将剑更握紧了几分。

  “隆!”姑获鸟在几位少年面前应声倒地,倒在距离他们二十步左右之处,飞起的扬尘模糊了少年们的眼睛。

  “……???”

  “什…什么情况?!死了?死了吗?”

  “你杀的?”

  “我?不是我,我还没来得及动手呢!”

  “公仪君离的最近,难不成是公仪君?”

  “啊?不是,你们也看见了那妖兽离我多远,我可还未曾将瞬移术熟记于心啊。”少年们一脸懵逼。

  此时,扬尘渐渐散去,刺在姑获鸟要害的剑,也渐渐映入少年们的眼帘。那是把长剑,通体似白玉,寒光凛凛,剑身与剑柄都刻有不同的凤形暗纹,而剑柄之上绑有一白丝剑穗,一瞧便是仙家上品神器。“这剑……?”还来不及令少年们细想,一名少女从高处缓缓落下,几只冰蝶围其身旁。白衣蓝纱临风而飘,出尘不染,额上配有一镶嵌着冰蓝色宝石的凤形眉心坠,长长白发之下,竟是一双金色眼眸,只是眉眼之间,一片冰冷。

  如此的倾世之容,让少年们看呆了。

  “凤舞云…白发、金眼……”南宫云轩喃喃自语,他说的正是祭璃皇族的标志性特征,而那凤舞云,便是祭璃皇族中女子额上所佩戴的眉心坠。“你…你是……?”南宫云轩指着那名少女,惊恐的问,话语中带有些许的试探。那少女并未回话,只抬手,收回了刺在姑获鸟身上的宝剑,后缓缓道:“丹穴山,异姓陌路。”少女抬眼,望向公仪贤,二人四目相对。公仪贤被她一看,愣了几分,又听少女言:“九重仙家弟子…私闯魔妖林,可是在向吾族示威?”这话并非危言耸听,祭璃一族亦为仙家,属凤凰一族,为五大家族之一,原本应与众仙族居于仙界,只因其族向来喜好清静,又因有异族虎视眈眈,加之其族与天庭关系似有不和,故搬离仙界,自此长居丹穴山,严禁外族干扰,亦鲜与外族相往。南宫云轩一听此言,忙拱手作揖:“这位仙子,实在抱歉,我等并非有意侵扰,只因凡界有一妖鸟,一连三日食五人之魂,仙界长辈令我等诛之,追赶之间,被妖鸟引入此处,后才发觉,并非有意为之,还请见谅。”少女沉默不语,南宫云轩不知其想法,心中着急,又道:“追根究底,终是我等引来了姑获鸟,麻烦了仙子,在下这就将它收走。”“不必,物竞天择,将其置于此地便可。”事已至此,南宫云轩也不知如何应对,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第二节 相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