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 色令智昏

  “你在干什么?”

  一声低沉沙哑的声音在温可头顶响起!

  温可猛一抬头。

  卧槽!什么时候醒的?麻醉效应这么快就没了吗?

  怎么醒的这么早!这不科学!

  对上穆誉的眼睛,琥珀色的双眸硬生生的给他精致的面容增添了不少冰冷。

  “看够了吗?”对方问,清冷的声音因缺水透着沙哑。

  “!!!”

  温可离刻回神,忙收回手,匆忙间将穆誉手背上的针扯掉了。

  “……”

  卧槽!我在干什么?

  看着手中的针头和对方手背正在渗出的血液,温可面无表情却也难以掩饰大写的尴尬!

  温可立刻用输液贴将血止住,看着穆誉说,“你的针偏出血管,我刚刚在给你调整针头…”

  温可转移视线,咳了一声继续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伤口疼得厉害吗?”

  温可发誓,绝不是她怂。

  穆誉一副看透人心的眼眸,茹透视一般,看的温可头皮发麻,整个人都要炸!

  “你……”穆誉沙哑的声音刚开始说。

  温可立刻起身用床头棉签沾水湿润他的嘴唇。

  “你现在刚动完手术,还不能喝水,只能用这种办法缓解一下。”

  穆誉抿了抿嘴唇,让水浸入喉咙,虽然只有丝丝水意,但对烧灼的喉咙,已经是甘露了。

  “我昏睡了几天?我的人在哪里?”

  “加上手术时间估计两天半,你清醒的时间有些早,麻醉过了吗?能感受到伤口疼痛吗?”

  看他没有回应,温可说,“好吧!我现在就去叫你的家属…”

  温可出来通知守卫,看着对方激动的呼叫着上级,叮嘱他们注意患者要多休息,不要探视太久。

  将吊针扔进污染垃圾桶里,又向护士取个崭新的医用针,也没对护士解释。

  其实内心是非常想咆哮的。

  为神马会醒的那么早啊!不是还要再等一天的吗?怎么会那么巧,偏偏在自己…

  想到自己居然将对方针给拔了,更想哭了:这都能算医疗事故是吧?

  唉!果然色令智昏!!

  沈庭在病房里和穆誉说话,基本上都是沈庭一个人在说。

  反正穆誉健康时,也是沉默寡言的,像他一个人自说自话都习惯了。

  沈庭一边向穆誉报告近况一般感慨:老大的恢复能力真不是盖的,都中心脏了,还能这么快醒。

  一扭头就看见医生进来,哦对,还有医生高超的医术。

  温可看着床边站着的人,有些眼熟,貌似上次在会议室见到过。至于叫什么名字就不知道了。

  温可在一旁准备消毒,听到站在床尾的男子说着穆誉这次受伤后的情况,听到对方说到放枪的绑匪全被击毙时,停顿了一下,又继续手中的动作。

  射枪的绑匪全被击毙?

  温可一边扎针一边心想,两颗子弹是正面射入,只有心脏要害的那颗是背后射入,如果不是中两枪后背对敌方撤离,那不应该是自己的人在后面放黑枪吗!?怎么会说都是劫匪呢?

  扎完针一抬头,就看见穆誉盯着自己,目光有些复杂。

  ???

  

第5章 色令智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