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谈一谈

  谈谈?

  他倒想看看这个丫头会出睦什么花样,看她,唐润雨是安静的,给足了那还在酝酿的小丫头一个空间。

  说?不说?

  “唐润雨同志,你的话,真都没错……”

  古灵精怪?

  “切入正题!”

  嗯?

  她要干什么?他一清二楚吗?看那正儿八经的样儿,江晓曦是憋着嘴,赶紧地收起了那付花枪的调子,而说什么?

  “好吧!”

  不管说什么,总得把事情解决了,她可不要当金丝雀养着,可看他一本正经,他的那性格?还是让她有点胆怯的,可是不说?

  “那个唐润雨同志,我们是不是先约法三章什么的?”

  谈是必须的,可是得先保住小命的基础之上的不是?看这不怒但威严着实让人胆寒的家伙的气场,江晓曦还是决定耽搁一秒,定个什么君子协议什么的,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也保证这间病房的安静,看沉默的他,她是一脸俏皮的笑。

  “一……”

  来了?

  期望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悲催的!

  “都说不要跟军人打交道的,还真是说准了,一点也不通商量啊!”

  嘀咕她的抗议,可是声音可不敢大了,生怕那个开始计时的家伙就那么地翻脸,然后让她更是紧张,到时候正事解决不了,反而两个人好容易的安宁又炸开了锅。

  “嗯?”

  算是提醒的声音?

  “嘿嘿,马上,马上!”

  马上?

  这一声提醒是差点没有把她的魂给收了的,再开口该说什么?她瞬间一脸的懵,盯着那严肃气场不改的家伙,是好容易的把魂给理清楚。

  “我说,唐润雨,我是你老婆,不,本本上的老婆是不是?我是真的不知道到底怎么会成今天这样,既然过去的,我记不起来,我就不准备再说了,但是现在……”

  一本正经,可是一通的到底强调些什么?看那人移动了一下,像显得不耐烦,她可是心情忐忑得厉害的,而看他并没有太多的举动,倒是让她松了口气的继续。

  “我们是一家人,不管原因是为何,即然在一起,就是要面对将来的生活的不是?你我可能有仇,但是现在,你能不能像我看你一样,当个陌生,试着重新了解一下对方?接受一下,如果不能,那您这么优秀,我真心地不想拦着您完美的前程!”

  一气呵成,这只是第一个问题,而下一个,看看这人,江晓曦还是决定等等,因为看这对坐的人脸色是越拉越沉,那散发出来的气息是真的让她消化不了,这还没到冬月,四周的冰冷就让她瑟瑟,要归纳法继续第二个问题,她还不知道会不会立马就死掉呢?

  江晓曦!

  一个很简单的把她当成陌生人来处理?她知道她对他都做了什么吗?前事不说,这一团的乱都够让他消化的了,他怎么可能像她说得那么轻松,像她一般,忘记了过去的面对她?重新开始?

  “嗯,继续!”

  发作自己的心声?可是现在也确实像她所说的,人是往前走的,要面对将来的生活,看看江晓曦故作淡定中的紧张,唐润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乱,一个默许一般的合了一下眼皮,示意还有话未完的她继续。

  嗯!

  “这个是我说的第一个问题了,没问题,我就进入下一个了!”

  语速很快,她可是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的,生怕他反悔,一带而过,但是还是礼貌的停顿,像是给他时间缓冲,眼珠子是观注着他的一举一动的。

  “夫妻?我还真的没适应这个新身份,还有一个母亲,但是你放心,这些是我自己该做的调整,我自己去做。”

  至于记忆要不要同时找回来?

  江晓曦沉默了一下,用最短的时候过了一次自己的十八年,她突然觉得还是就这样的重新开始好了,如她说服唐润雨的第一个问题,往前看,余生才是很重要的,想到这里,她是笑笑,有些复杂,紧跟着又在唐润雨继续沉默之中,真下的开启第二个正题。

  “好了,第二个问题么?”

  像还没准备好,这个问题像会引发他可能引起的一系列的刚才可能的咆哮,看唐润雨,她还是有点小心翼翼的。

  “说!”

  他们之间不可能把问题全部的沉底的不是?即然空间给了,唐润雨索性的把空间放得更开一些,因为他细细的品味,好像这些对她和他之间很有用。

  “呼!”

  他的表情让江晓曦是瞬间的轻松了些,一个灿烂如阳光的笑脸泛滥开,她是不自觉的,而唐润雨瞬间一睁,可是还是知道接下来的是重点,他是强行地让自己回过神来,认真的听那古灵精怪的姑娘继续。

  “还是就事论事啊!我首先知道我跟你领了结婚证,我们结婚了,我可不管什么军婚什么的概念,我只知道,我应该做和不应该做的,我会尽快的控制好,希望你相信我,别再给我一些莫虚有的罪名了,我江晓曦这一辈子还真的没有受那憋气,我妈我不提,可是我爸是老实人,所以,我做事对谁对不起都可以,唯独他不行!”

  红杏出墙?也亏得他想得出来,她记忆中爸再讨厌妈,也没有做过什么过激的事,逝去的他就是本本分分的老实人,当然也是替那个不成气的妈还了不少的债的,其实他也可以放弃她,可是他说过,不能放弃她这个女儿,所以才会被拖累死,这样的老爸,她会做出丢他脸的事吗?

  “这点我倒歉!”

  逝者,每一次江晓曦提着都是难过的,看现在的她,眼里是闪着那微微的晶莹的,唐润雨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是很认真的倒歉,而且很及时,是生怕一发不可收拾。

  这从中的插入倒歉?

  还真是意外,但看他的真诚,江晓曦的思索了一下,一个自在的笑是随即的泛滥开,美得让人真是眩目,让唐润雨又一次看呆。

  “接受你的倒歉,过去就不提了!”

  这只是下半场,不还没有结束吗?

  “最后一点,就是我,一个独立的自然人的不是?有自己的空间,你不能把我整得跟那笼子里的什么金丝雀吧?我还要出门,还有我的理想抱复吧?可能会接触到异性,是在所难免的吧?你这禁锢,我还怎么开始我的激情?难道军长大人希望你的老婆是一个平庸之辈?”

  头头是道,还滔滔不绝,江晓曦沾沾自喜结尾的瞬间,唐润雨是瞬间地起身的,这突然是把江晓曦吓了一跳,缩向后,战战兢兢地盯着他半天。

  “只要你知道度,我就放宽条件!”

第二十八章 谈一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