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有歧义

  成功说服?

  原来这么简单,可是她说要去还钱,那人脸上还是拉沉了的,不情不愿,最后干脆别过脸,冷漠极致地由着她从他的身后离开,而她是莫名地,有这么严重吗?其实也想跟他说自己对那位医生不感冒,但是人家好像就只是表现出不怎么喜欢她怎么地跟男士接触,这个么,可以理解,男人嘛!

  所以说,她只需要管理好自己就行了。

  “谢谢您!”

  看那位医生收下了钱,江晓曦一个鞠躬,就想转身,却被那个起身地拦住,这面对面的情况,好像不像是她所想的,把钱还了,然后一个感谢就了事?

  “怎么?您有事儿?”

  江晓曦面对这突来,是茫然地抬头,看这人的身高,倒是意外,这次认真的看,还真跟唐润雨差不多,把她的头是全没了,而自己不矮啊?而这些似乎不是重点,而是这个人拦着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可不想在这里多呆,毕竟自己还真的已经没自由了,已婚人士?也真是莫名奇妙的身份!

  “你丈夫怪你了?”

  只是关心她这个啊?

  “啊?”

  一个恍然大悟的感觉,让她明了地一笑,那漂亮的笑是她并不自知有多大的魅力的,看的人瞬间一睁,眼里净是她的一举一动,心里更是悄悄地起了层层的波澜。

  “他没怪我,都是一场误会……”

  好像这样说,有点什么的歧义?江晓曦思索了一下,又是一个灿烂的笑自然地攀上了脸儿上。

  “他就是担心我这个石膏上着的样儿,出去出事,您也知道,我是车祸进来的嘛!所以,他的反应也是情理之中,只是过激了一下,请医生你谅解!”

  唐润雨有她说得这么好吗?

  可是不管怎么样,他现在是丈夫的不是,外部的形象不能毁在她的手里的不是,关心?嗯,看他现在是大金主的份上,她还是就维护一下他的形象吧?

  “是这样!”

  江晓曦的话,他还是怀疑的,只是过多的问?郑勇彬可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默许地点了点头。

  “啊!情况就是这样。”

  她是再一次确定的答复,而这确定之后,她是不是就该回去了?看看这拦路的人,她往哪边走呢?

  “嘿嘿,郑医生,我可以……”

  是想回病房,又不好说人家拦着路的不是?还算是恩人,江晓曦是极小心地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她的去路是被他拦着的。

  “啊!”

  正在看她的郑勇彬立刻的会意,一个明了的笑,是赶紧地退开,可是让她走?

  “江晓曦!”

  嗯?

  “还有事儿吗?郑医生。”

  这出来好像有点久了,听唤,急着回去的江晓曦还是停住举动,侧过了头,探问地盯着那文质彬彬的人,她是看不懂他的,他比唐润雨像是老练些,那眼神是藏得极深的,也许是因为这一点,他对她而言是没什么好感的,而唐润雨?至少不反感。

  “准备考什么专业!”

  什么专业?

  “啊!不是要明年七月吗?还有九个月的时候,现在没想,就先复习一下,也有可能不考呢?”

  她可没有习惯打没把握的仗,高考,仅有的记忆里,她是踌躇满志的,如果不是那个母亲的又赌输了钱,她哪里会缺考,哪里会没有进入高等学府?然后流离失所?最后到现在这样?想来心酸,她是赶紧地打住,而那个结果却让她懂得了一句话,计划没有变化快,而同时,她懂得了珍惜眼前。

  “学医怎么样?”

  瞬间扎心的痛,郑勇彬像是无意的话,让江晓曦错愕,看他,那种浓浓的讨厌又浮上心头。

  “郑医生开什么玩笑,我现在都还是个病人!”

  不舒服!

  强烈的感觉就是想离开,不再是因为那个唐润雨,而是因为她的反感,其实她是真的会选的,只是从他的口里这么的说出来?她反感,她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只是拳头握紧,一阵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心意。

  “郑医生,我有点头晕,我先……”

  手,被抓住了?他想干什么?江晓曦一惊,但是没有想法转身,因为那心底的感觉,就是不喜欢这个人,那文质彬彬让她不自觉地把“披着羊皮的狼”跟他划为一伍,为什么会这样?她也不知道,平视着前方,脑子里一阵的乱,倒还真的隐隐的痛了起来,但是这痛现在还忍得住。

  “我替你看看……”

  手?

  “不用了,不用了,我就想回去睡一觉,睡会就好!”

  看他的手伸过来,什么美感都没有,只是惊慌,明明是一双文弱的手,她居然会想到是恶魔?想逃的心情更厉害,江晓曦是用力的甩开了他的手,然后一个借口,是惝恍而逃的。

  “江……”

  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她,尽管是一瘸一拐,但是她还是尽力的快速的逃走,那样的背影让郑勇彬倒抽了一口气。

  “你?难道没有失忆?”

  收紧的眼神让人还是看不懂,只是长退一迈出,她的踉跄,收进眼里,郑勇彬的眼神慢慢地变得难过。

  江晓曦!

  直到没影,他才折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把门、灯及窗关上,黑暗,让他咬紧了牙关,那复杂的情绪的眼极为明亮,在这暗暗的地方,他平视着前方,深思地倒抽了一口气。

  而江晓曦?

  “啊!”

  撞到了?什么?揉着头的自己是被人托起来的,这倒是让她浅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跟前的事物。

  “嗯?”

  人,扭扣、衣服……

  “江晓曦,你在干什么?”

  这声音?

  “我回来了!”

  唐润雨!

  是终于回来了,撞的头是不重要了,在这个唯一能给她安稳感的恶魔面前,抬头的她鼻尖一酸,眼眶是瞬间的通红,一个告之,然后眼前一黑,她没了任何的知觉。

  “江晓曦?”

  本来是兴师问罪的,还个钱,几乎用掉了两个小时?那两个人,那亲密的一幕幕是反复地在脑海,让他更是坐不住,可是没想到,才一出来,就遇上了这一出,唐润雨是紧张地抱起了单薄的她,看她是紧闭着眼睛,她怎么了?一个紧张,他瞬间的迷失了方向。

  “医生!”

  这声的咆哮是在走廊上如洪钟一般的响起,唐润雨,失控了,那可能的失去,是让他紧张不已。

  “爸爸?”

第二十九章有歧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