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青出于蓝胜于蓝

  解释?

  “谢谢!”

  一个迟来的解释,他一开始如果这么的平静,不带任何的挑衅,唐润雨或许不会如此的坚决,可是眼下,他不相信这个人,郑勇彬,一个看来并没有那么简单的人,他的妻子再一次的晕倒的始作俑者,他只是礼貌地谢过,随际是稳步地踏进了自己妻子的病房。

  江晓曦?

  那惨白的脸依旧让人担心,晕迷不醒更是让唐润雨焦虑,看着两个孩子左右地抓着她的手,他倒吸了一口气,接通了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然后,江晓曦当晚就转院了,军区医院,就在他工作的一公里之外,这么近的距离,倒让他放心了,而孩子们?自然是住进了他一直空空的家,吴萌没有来,因为太远了,而谁来看管?

  “爸爸,你看好妈妈就好!”

  放下安顿好,却还没有醒来的妈妈,就被唐润雨带到了一个三居室的房子里,江子宁的心情还是记挂着她的妈妈的,倒是还好,没有什么生命安危,她放心了,也没有再哭鼻子了,而她看得出唐润雨是满心的忧虑,这回的她倒是很坚定了。

  “嗯,妹妹有我,您快点去看妈妈的吧!”

  江子信,一如先前的懂事,唐润雨更是暖心,可是他还有事要确定,拉过了两个孩子到跟前,很平静地左右打量了眼他们,微笑还是慈祥让他们心暖。

  “妈妈这五年都在从事医方面的事?”

  郑勇彬说的,她和他的见面是因为她的无意去了他的实验楼,而这些并不是他关心的,他只关心江晓曦说的将来,他们要好好的相处,重新的来过,而她的五年空白都干了什么?然后想再干什么?他突然想如她的愿,成就她所想,他确定她是爱她的,所以,这是她必须做的。

  五年?

  “嗯,妈妈总是拿些草药来忽悠人,然后挣点钱糊口!”

  江子宁很傻气,一口就脱出来母亲过去的行当,她并没有觉得难堪,可是比她懂事老成的江子信可不认为了,一个凶煞地眼神是阻止了妹妹的继续开口的,看唐润雨,憋着嘴,还是带着那抹神气。

  “我妈她的本事,用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养活我们的同时,还替我们那不成气的外婆还清了债务,这五年,让我们过得衣食无忧,我们引以为傲!

  江子信?

  他大概不知道江晓曦那样以自己的小聪明换生活是错的,看他的神气,唐润雨失笑地摇了摇头,摸摸老成的小子的头,看那神气的模样就像某人,他憋着嘴思索了一半刻,他这五年?所有的记忆都有些不愉快,而两个稚气的人儿,他没尽到一点责任的自责,让他的心里极为不好受。

  “小子!”

  重重地捏了捏小子,像是惩罚,因为现在对那记忆里的人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而看着小子一脸的苦逼,叫唤得凄惨,他是赶紧地松了手,看那小子,还以为会引来责怪,可是小子可是贼精,摸摸脸,就嘿嘿地傻笑出声。

  江子信?

  不,记忆更清淅了江晓曦,他们娘两?一模一样的举动,还真是让唐润雨头痛。

  “爸爸,妈妈一直的愿望就是穿白大挂,这是我知道的!”

  终于正经了?

  白大挂?

  “嗯!”

  收到孩子透的底子,唐润雨是满意地慢慢挣起了身,摸摸江子信的头,很是认真的交待。

  “江子信,五岁的哥哥了,你要把妹妹看好!”

  这交待?

  “不就几分钟吗?哼!爸,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虾米?

  他的女儿瞬间的不服气了?为什么?看江子宁,唐润雨很是吃惊,可还轮不到他说什么的,已经有人和她又开始闹起来。

  “就那几分钟啊!我就是你哥,江子宁,听话,爸爸要去照顾妈妈,不要拖他的后腿!”

  “哼!我又没拦着爸爸。”

  “爸爸就因为你的哭鼻子才放心不下的,好手好脚的,真是好笑得很!”

  “江子信!”

  “江子宁!”

  这可能不是他的儿子女儿,唐润雨看这又是要斗殴的架势,是赶紧地拦在了两人的中间。

  “老爸,你好碍事啊!”

  “就是,我们兄妹在联络感情,您还是去陪我妈吧!”

  嗯?

  他的好心?全然被两个小鬼当成驴肝肺了?

  “你们……”

  正要争辩,可是唐润雨可并没有那个机会,是生生的左右一个夹击,是将拦在中间的唐润雨一人一把地推向了门外,这可让当好人的他是完全地应接不暇,而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在门外了。

  “爸爸再见!”

  “爸爸晚安!”

  这儿子和女儿瞬间地一搭一唱是让唐润雨不禁地失笑摇头的,而门就那么道别之舍,啪的一声的关上,而门外还听得见小家伙们的小争执,不过他相信她们也闹不出什么事儿,看看门,倒吸了一口气,眉心皱起,思索了片刻。

  “江晓曦!还真是你教出来的孩子啊,青出于蓝胜于蓝!”

  而提到了人,就瞬间地还真的担心起那个暂时没有什么大碍的人,该回去看了,再听了听屋里的情况,像是安静了下来,唐润雨是赶紧地收心,大步地往目的地处走。

  军区医院,倒是让他踏实了,至少离开了某人,而她到底怎么样了?紧赶慢赶而来的唐润雨额上豆大的几滴汗珠。

  “学长?”

  学妹?迷彩之外一套白大挂,一脸亲切的笑就冲向了刚出电梯的他,她是谁,唐润雨并没有想起来的,只是礼貌的笑笑,多看了一眼她身上的白大挂,耳边浮响起了江子信给自己透的底儿。

  江晓曦,你会有的!

  他很肯定地在心里说着,而招呼过后,也不管那个招呼他的人还对他流连忘返,他已经和她擦肩而过,直奔着她的病房而去。

  “唐军长家谁住院了?”

  望着那个不解风情的男人,看他的疾步,她是忍不住她的好奇,冲到了柜台前,一个亲切的微笑。

  “不清楚,是你师哥排进来的,你得去问他了,不过,现在他应该没空!”

  是没空,顺着护士的眼神看去,那位急着进来的唐军长正和一个年轻的军医手手相护,那感情,不用说,眼神交汇就是懂。

  “哦!”

  师哥?一个厉害的眼神过来,就是让她规规矩矩,她哪里还敢去问,有点失望,但是还是一个感谢的笑过去,OK的手势之后,她带着那遗憾地转身,只是那眼神可是不情不愿的跟着她的,唐润雨,她就一直地锁着那个人,什么样的情感都在眼里,就那么直直的投向了他,可是直到进入病房。

  “真是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啊!”

第三十一章青出于蓝胜于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