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长生祸

苑九九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人命

  1966年年初,大兴安岭呼玛县漠河村的严寒把所有人都封闭在了家门,已经出了正月,串门的人少之又少。风雪之中,山路上一个少女正抹着眼泪走下山,她戴着一顶厚厚的棉帽,围着一条灰黑色的围巾,只漏出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擦着眼泪的手指又黑又红,指甲缝里还有脏兮兮的黑泥。

  中午,一个出门打猎的中年男人发现了她。“这不青月庵的丫头嘛!你咋啦?”中年男人把猎狗栓到旁边一棵细杨树上,走近那女子。女子见是熟人,眼泪更是倾泻而下:“常大爷,我师傅非要赶我下山,您快劝劝她老人家吧!我不走她就拿铁钩子打我,我实在是没法子了啊!”

  “丫头,你别哭了,这大冷天的,别把眼睛哭坏了。你先去找你大娘,让她给你煮碗茬子粥暖和暖和。我回去找佟二爷拿主意。”常大爷本名常大春,今年刚满五十,身体英朗得很,今天三岁的小孙子说馋肉,哭闹个不停,常大春没办法了才在这大冷天出门打猎。想着前几天设下的套子还在山上,遂上山看看有没有收获,竟不想碰到了这事。

  女子随常大春下了山。常大春媳妇是个勤快人,不大的院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老婆子!”常大春刚进院子大门就敞开嗓子喊。屋里传出了一个嗓音尖亮的女人声音“来啦来啦!打着啥啦?”走出来的女人裹着黄色的皮衣,下身是肥大的棉裤。“莫寻丫头?这不是青月庵的莫寻丫头么?咋啦?哭啥啊?”常大娘也是个热心肠,见莫寻哭得可怜,就马上迎进了屋里。“今个早晨也不知道我师傅咋了,非要赶我出去,您说她老人家都八十多了,自己一个人在山上住我能放心嘛?我不走,她就拿烧红的铁钩子打我,您瞅瞅我这身上…”说着,莫寻撸起袖子,一条条红色的斑痕触目惊心。“这咋打成这样啊!还打着哪了?老头子你带孩子出去,我给丫头上点药,这都烫出泡了!这是因为啥啊?”常大春听了媳妇的话,带着小孙子去了佟二爷家。

  村里大部分都是满清佟佳氏的后人,其中以佟二爷声望最高,说来也是佟二爷运气不好,刚考上秀才,大清就没了,只得回乡教书。佟二爷就这么教了村里一代又一代人,人们敬重他,不管村里有个什么大事小情,都愿意问佟二爷拿个主意。

  佟二爷家在村东头,是个有三间瓦房的大门大户,据说这是中秀才时候朝廷给修的,偏房的房门上还有一个匾额,上面提着四个大字“书香门第”,虽说整个院子都积了厚厚一层雪,但是匾额却干干净净。这是早些年村里人凑钱给佟二爷做的。“佟二爷,山上青月庵出事了。”佟二爷把常大春迎进了屋。“咋啦?”佟二奶奶要去倒茶,被常大春拦下了“二奶奶您别忙啦,我马上得走。”

  “急什么,坐下慢慢说。青月庵咋啦?”佟二爷不紧不慢地起身,从柜子里颤颤巍巍的拿出几块糖给常大春的小孙子。“今天这小兔崽子非闹着吃肉,我就上山了。结果居然碰到了莫寻丫头,正哭哭啼啼地往山下走呢。过去一问,原来是让老神婆给赶出去了,要说那孩子跟了老神婆十来年了,干活利索不说,人也不差,咋就赶出来了。我就给她带回家去了,然后这不来找您了嘛!”常大春原原本本的把事情告诉了佟二爷,佟二爷也摸不着头脑。

  “这姑娘是做错了啥事呢?老神婆虽然脾气怪了点,但是从来对那孩子都是极好的。”佟二爷说着,拿起了挂在墙上的狗皮帽子。“谁说不是呢,今天还给莫寻打了,血呼啦的,下手可凶了!”

  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带着莫寻上山劝劝老神婆,老神婆年纪大了,身边没个照顾的人不行。三人在常大春家简单的吃了点饭,就冒着风雪上山了。青月庵不信佛,也不信道,信的是巫,也就是萨满。萨满不像佛教戒肉食,村子里的善男信女们时常带些猎物或者家里杀的猪肉给老神婆。老神婆也十分热衷于给乡亲们解决问题,谁家的孩子丢了啊,谁家老人生病了啊,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老神婆算得极准,也常常有妙手回春之力,人们敬仰她,就如同敬仰神灵。

  莫寻是老神婆七年前在山上采草药的时候捡到的,老神婆可怜她身负重伤,独自一人,就把她留了下来,莫寻那时候瘦得皮包骨,脸上也毫无血色,后背还有一大片可怖的伤疤。养了半年多,莫寻的脸竟圆润了起来,老神婆眼见她后背从狰狞可怖到白皙光滑。便觉得这女子是个奇人。

  聊着聊着,三个人就走到了青月庵。老神婆正摇头晃脑地跪在神像前,嘴里叽叽咕咕说着些人们听不懂的话。“老神婆,我们把莫寻丫头送回来了。这大冷天的,您给她赶走是不给她活路啊!”常大春说,佟二爷在旁边帮腔说:“对呀,她犯了莫大的错,罚一罚就好了。这孩子照顾了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就算您非要赶走她,好歹等开春再赶走,现在赶她走她会冻死的!”

  “莫寻,我赶你走是为什么你知道吗?”老神婆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转过身,一双浑浊的眼睛紧紧盯着莫寻。“知道。”莫寻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您今天说我杀了人,我啥时候杀了人,又杀了谁?您也不说个明白,偏偏要赶我走。您打我骂我我都认,但是您为什么冤枉我杀人?”说到这里,佟二爷和常大春都瞪大了眼睛,杀人?这里面有事啊!“冥顽不灵!”老神婆的声音充满了愤怒。她转过身去,任凭莫寻再问也不说话了。“老神婆,今个我们爷俩都来了,您好歹得给我们个交代吧!你要是偏说莫寻丫头杀了人,我亲手给她送局子里去,绝不包庇她,要是她没杀人,您容不下她,那人我们带走,漠河村这么大,绝不短她一口饭吃。”见佟二爷这么说,莫寻感激得看向他。

  “这闺女心肠好,长得也标志,这些年多少家的小伙子巴巴地上门求亲,莫寻姑娘见都不见,今年都二十五六了,村里她这么大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她念您的恩情不嫁人,照顾您到老死,您干嘛非要赶她走啊!”常大春也帮着劝。

  “她是个大恶大善之人,我仙家说她身上背着上百条的人命呢,就凭这一点我就必须赶她走。”老神婆说。莫寻辩解道:“我怎么就背着上百条人命了?我从被您救回来以后就一直帮着您给村里送药,山路崎岖我不知跑坏了多少双鞋了。我不敢说自己救了多少人,但是我从来没有害过人。天地良心,日月可鉴。”

  “佟二爷,大春。既然人让你们送过来了,我给你们面子,容她一个冬天。但是开春之前她必须得走,要不然会给村子带来灾难!”老神婆的声音铿锵有力,带着无比的坚决。佟二爷见老神婆松了口,自己一个局外人也不好说什么了。于是稍作歇息,下山回家去了。

第一章:人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