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碰见

  师傅……田野间,一个身穿白纱连衣裙的女子,边跑边大声喊,等等我,我也要去,终于跑到师傅身边,“不行,今天你来葵水,是不能见风的,不然又像上次一样疼,为师会心疼的,”师傅说。“师傅,我保证,我就在你身边不动,就看着,婉姨帮我说下嘛”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泪光点点,娇喘微微。看上去让人不忍拒绝,,“好吧,那你把斗笠戴上不许摘下来”师傅说,“好”立马两眼弯弯笑起来。就这样三人一路缓缓的往前走……中午,来到一个村里,向最里的一处走去,里面那户人家住着一个老人家,孤独一人,无依无靠,靠着四周邻居日常接济生活,她唯一的儿子唯一一次传来的消息是战死沙场。这几年,年年征兵,每家都要征兵,现在整个村只剩下上了年龄的大人哈,还有刚刚学会在地上跑的哇哇幼儿,看上去一股淡淡的忧伤。

  “师傅,药好了”女子乖巧的站在师傅身边,缓缓的喂给躺在床上的老人,“这段时间谢谢你们了”老人咳嗽的说道。“老奶奶,应该的”……

  傍晚,用完晚餐,素静一人往后山走去,背着小竹篓,拿着小锄头,一路低头,想着挖点药材拿回去给奶奶煎药,突然看到前面有只小野兔毛绒绒的,看起来脚好像受伤了,一动不动,顺着过去,发现是箭伤,赶紧抱起来,轻轻把箭拔掉,然后用手绢捆住。不远处传来一个男子声音,“三哥,都这么晚了,你确定你刚刚射到了?”旁边男子说“六弟,你也太小瞧三弟了吧,这可是他的强项,从小到大可都是百发百中好吗”……这边,素静听到,抱起兔子,把箭往远方丢去,然后瞧瞧躲到一颗大树后面,心想,还好来的时候把斗笠戴了,不然要是被男子看到,非得被师傅骂死,屏住呼吸,感觉脚步声越来越近,心里忐忑不已。前面没多远“三哥,在哪呢”不远处一个身穿水墨印的衣服手里拿了把扇子放在胸膛扇着说道。一身黑的男子背着弓箭,弯腰捡起箭看着“看了,是走了”厚重的声音响起。素静看着前方,感觉好像那个男子发现她一样,往这边瞧过来,让素静浑身不自在,感觉被偷窥一样。说完,三个人转身离开,“三哥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声音渐渐远去,这也让素静长长谈了一口气,吓死人了。把这兔子抱在怀里转身离去。却不知身后一抹黑影出现在刚刚她躲到地方,注视着她缓缓走去。弯腰捡起一抹带来血迹的丝帕,上面绣了一个简单的静字加一朵小野花,简单又别致,上面还留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放在怀里,与其反方向离去。

  素静回到屋后,立马拿出一套小剪刀还有药酒棉花纱布,这些年一直跟在师傅身边,师傅手把手教导,也让素静学了不少治病救人的方法,平时碰到动物受伤了都会细心的治疗,先用棉花蘸药酒轻轻涂抹伤口,然后把粘在上面的杂物清理出来,洒上药粉,那纱布包裹住。然后又找了青菜过来喂小兔子,小兔子眼睛范紫色,这么久,刚刚才发现,这让素静又高兴不已。传说这叫紫兔,毛可以做毒药,血可以做解药……

第四章 碰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