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灵光大显飞来助手

  苏夷现在回到深山,举目四望,依旧云雾缭绕,树木乱石影影绰绰,看不真切。灯依然幽幽燃着,还是可以聊以**。望见面前的小石包,正是歇脚的好地方。

  苏夷正想在石头上歇一歇,山石突然轰地一声就炸了,灰尘呛得苏夷连打几个喷嚏。灰尘中有金光闪闪的东西在移动。

  “又是什么东西。”

  “大仙不必惊慌,我是来协助你的。”金光散去,看得到是个少年。

  苏夷举灯看了下,少年玉树临风,仪表堂堂,眉眼含笑。

  总算遇到一件稍微好一点的事情了。不过说到协助,我有什么好协助的。苏夷十分纳闷。

  “敢问阁下说要协助我,我自己倒不甚明白,如果真要协助,可不可以先助我找到父亲的坟。”

  “在下定当竭力相助,只是这找坟一事于大仙不过轻而易举之事,何谈要在下帮忙。”

  “你一口一个大仙,我究竟是个什么仙?”

  少年有些微怔,“您竟不知?”

  当时有个小插曲,所以苏夷到目前为止还是稀里糊涂的。

  ……(回忆)

  一道炫目白光晃得睁不开眼,刚刚还在送葬,正要落棺,一堆人在声嘶力竭地完成最后一次撕心裂肺的大哭,他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恭喜恭喜”是一个姿容甚美的少年,整张脸摆出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嘴里说着贺喜的话,声音却无比冷淡。

  本来是句极好的话,不过在苏夷现在的这种情境下,这话一点也不动听,苏夷只想说艹你妈。

  “恭喜个屁,”苏夷忍不住爆了粗口。

  然后就是乒乒乓乓的一阵互殴,说是互殴;实则是单方面被动挨打;主动挑衅不假。

  其实说白了,苏夷也并不知道自己有何仙术灵力之类的东西,从来都是习文的,何时动过武力了。毫无还手之力。

  然后的然后就是被一脚踹下来了。

  ……

  “嗯,不知。”苏夷道。

  “不知欢喜大仙您可听过?”少年问道。

  “这是什么,没有听过。”

  “没有听过就对了,以前从没有这个仙位。”

  “不会我就是这个欢喜仙?”

  “是的。”

  “那我还真是荣幸?难道是特意为我设的?”

  “不错,正是。”

  听起来不算差。苏夷想。

  “这欢喜仙要干什么?”

  “收飘荡人世间怨念深重或罪大恶极不归冥府的亡灵。”

  “你觉得这收亡灵能欢喜得起来吗?”这名字哪个起得!

  “大概可以?在下也不知。”

  “好吧,起码名字听起来倒挺欢喜。”

  “我有法力吗?怎么感觉不出来。”

  “看那盏灯的样子,欢喜仙你现在只有一点吧。”

  “一点是多少?”

  “比常人多一点。”

  “怎么这么惨!”

  “我见仙人刚刚就收得很好,女鬼的意愿也达到,可称皆大欢喜。”

  “女鬼是大概欢喜了吧,不怕你笑话,我刚刚除了惊吓,还替阿薰和仪王感叹动容一番,其他的就什么都没做了。”

  “仙人太过自谦。”

  “好啦,总之你不要太过高估我就是了。”苏夷不想就这个问题争执下去。

  “不要担心,你收服的越多,灵力越大。。”少年依旧满怀期待地说道。

  “还未请教阁下怎么称呼?”

  “在下越洋,尚未有仙号,只是个小仙,。如今跟着欢喜仙,攒够了八百万功德,就功德圆满可以飞升大仙。”

  见越洋说得信心满满,苏夷实不忍打击。

  “怎样去找我爹的坟?”苏夷问道。

  “你试下向灯默念你想去的地方,看灯是否会带我们去。”

  苏夷摸了下那灯,在心中无比虔诚默念一遍,灯焰跳了跳,像是在欢快地跳舞。

  灯从苏夷手中挣脱,飘在空中,向前飘了一段又停下来似在示意他跟着。

  苏夷跟着灯走了大半个时辰,就到了一处墓地。苏夷举灯照了下墓碑,是父亲的,看来是自己突然的飞升没有影响到下葬了,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苏夷把灯放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

  父亲生前是个不苟言笑,沉默寡言的人,苏夷年幼时调皮捣蛋挨了不少打。他们并不十分亲近。

  偶然一次听别人说苏夷父亲对别人逢人就夸自己儿子学业好,苏夷是震惊的,他很难想到一个一本正经,一脸严肃的父亲和别人乐滋滋地谈论自己的儿子的景象。简直超出想象。心里的感觉很奇妙,觉得沉甸甸的,那就是父爱了吧,深沉而不轻易流露。

  ……

  渐渐地太阳升起来了,雾气散去不少。苏夷便急切地想回家中看母亲是否安好。父亲逝去,儿子再一失踪,这一番变故对母亲而言,可谓难以想象的打击。

  (回忆)……

  苏夷对那些人无法理解,什么礼仪,什么传统,墨守陈规,因循守旧,用道德枷锁来束缚别人,如果真要尊崇什么,倒不如遵从吾心。

  一堆人指指点点,非要喊他痛哭流涕,他木然的看着父亲的尸体,总是不信父亲真的死了,他木然地跪在灵前,一拨人接一拨人前来吊唁,有的哭的稀里哗啦,有的痛哭流涕,自己本家人则站在一旁,来一拨就哭一场,虽有真心哀痛之人,但也有表情极尽夸张者。

  甚者还有本家在讨论“怎么办,我实在哭不出来,一滴泪都没有。”

  “那你等下来了人就跟着一起哭,声音大点,没眼泪也无妨,低着头谁看的到。”

  “你看他,好歹自己的爹死了,一声不吭,眼泪一滴没掉,当真不像话,不是丢你们苏家的脸吗”

  一个又胖又老的女人随着走路肥大的屁股一扭一扭的,也不知是太胖还是故意扭她那并不婀娜的腰肢,一头扎进来帮忙的人群。虽是步履蹒跚,说长道短却十分精神,简直精神抖擞,直叫人怀疑长舌鬼附体。

  苏夷苍白着一张脸,沉沉的在棺前跪着。也没有多余的力气任两臂耷拉下来,低垂着。

  苏夷的妈憔悴不堪,尽管晕了几次又爬起来主持丧事事宜,整个人虽故作坚强,但其实处于崩溃的边缘,不仅是夫君的去世,还有流言蜚语。

  “你听说了没有,这苏老爷是被他老婆毒死的。”两个女的窃窃私语,还是在人家的灵前。

  因为苏夷的妈是西域人,就有恶毒的流言肆虐说因为苏老爷病重,她不堪忍受,就偷偷下毒把苏老爷毒死了。可见民族团结一致抗外的决心此时尤为显著。

  仿佛这样可以满足他们无限膨胀的爱国心和大义凛然,明辨是非的狭小的心。

  就有了一些人名头上是吊唁,死者为大啥子的净都抛之脑后,死盯尸体,就差来个亲密接触。看是否有口鼻流血,面色异常的情况。

  苏夷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这些置之不理。

  跪了七天七夜,身子一僵就晕了。

  其母最先觉察到抱着四肢僵硬,手脚掰都掰不动的苏夷,神色惊慌,仿佛被抽掉了最后一丝力气,拼命大喊。

  一堆人呼啦一下围过来,只听的叽叽喳喳,好在还有人反应过来要去请郎中。郎中衣衫还未穿戴整齐便被急急喊来了。

  苏母说不出话来了,只是用恳求的眼神乞求着,郎中会意。

  把四周围观的人清开,好歹有点新鲜空气了。

  “这是气郁结于胸,老夫马上放血,”

  过了半个时辰,他才悠悠转醒。

  ”

  

第三章 灵光大显飞来助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