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颜颜霸气出场

  苏夷和续世二人随着人流转了出来,又来到那个宽大的黄河入口的牌坊前了,这入口和开口都在一处,里面九曲十八弯绕来绕去又回到了原点。

  苏夷指了指那边的高台。

  “你说等下那个银面阎罗要上那里去?”

  “嗯。”

  “你牵的那人告诉你的?”续世从刚才一见面开始就是一副惊奇加疑问的表情。

  “嗯,颜郎应该不会骗我。”

  “公子,你觉得自己有何奇怪之处?”续世定定的望着苏夷。

  苏夷心里一直觉得续世从刚刚一见面就像看怪物一样盯着自己倒是好生奇怪,怎么反问自己有何奇怪之处。

  “没有吧。”苏夷整了整宽大的袖袍。似乎没有哪里不妥。除了脸色有些发红,不过在这各色烟花和彩灯的映衬下应该不太明显吧。

  续世忽然道:“那个你口中的颜郎不简单,或许不是你牵错了,而是他要牵你吧。”就在苏夷抓到自己的时候,一个身影极速的飘在了自己前面,自己根本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只是肯定一定不是人,苏夷牵到他倒像是对方主动去牵的,否则对方不是故意为之,苏夷别说是抓一片袖角,估计看都看不到。

  “啊,怎么可能。颜郎不是坏人。”颜郎准确地说应该是个妥帖温柔的少年,绝不会是什么坏人恶徒。苏夷心想。

  续世听到苏夷极力为那个少年辩解,拂尘狠狠地甩了几下,不再开口。

  二人沿着一个长长的坡道,来到下面的站台,找了个观看黄河视线较差的偏僻角落,才不至于和那些鬼怪挤在一起,等着银面阎罗的出现。

  突然人群一阵寂静,鸦雀无声,除了烟火的腾空声更加清晰可闻。接着就是一阵欢呼,顺着人们视线望去,不知何时高台上亮起了九盏巨大的明灯,帷幔后端坐了个挺拔身影。旁边立了个头戴高冠,身穿蓝色长衫,戴了银色面具的人,正是银面阎罗。银面阎罗旁边是个穿白色道袍的年轻男子,一双黑色的眼睛像两颗黑色宝石,晶莹剔透,看起来斯文儒雅。就是看着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鬼王,鬼王”群鬼沸腾,吼声一声高过一声。

  “鬼王在哪呢?”苏夷一脸惊奇。

  “帷幕后面的就是。”续世把拂尘从左手换到右手。

  “我们接下来盯着银面阎罗应该就找得到越洋。”苏夷看向续世。

  “咦。”

  “怎么了?”苏夷听到续世一句惊呼忙转过头来。

  “那个银面阎罗旁边的那个白衣道人不是毓琉璃神君嘛,他怎么跟这银面阎罗在一起。”

  “不是像越洋一样绑来的?”苏夷有些疑惑。

  “续世,你看他好像在看你。”

  只见台上那一袭白衣道袍在高处随风翻飞,道人一双黑眼睛瞥着这里神色浅淡,意味不明。

  旁边的银面阎罗向前跨了一步,恰巧挡住琉璃神君的视线,目光不经意向这边瞥了瞥,眼神凌厉,苏夷急忙侧脸,将脸埋在阴影里,避免和他视线相接,被认出来。

  “公子。”

  苏夷听到熟悉的喊声,猛的一抬头,就看到越洋那张笑脸。一时惊的说不出话来。

  “越洋,你怎么回事?没看到我这么尊大仙杵在你面前?”道姑秀眉一挑,上来就是拂尘一甩,打在越洋身上。

  越洋飞身一闪,拉着苏夷向后一退。

  “啊,续世,你这女相装扮我真没注意到。你回来了?”越洋被抓时续世还在天宫找神使打听那两颗玉珠的下落,所以越洋没想到续世在这。

  “,越洋你逃出来了?”苏夷情绪激动地问道。

  “不是逃,”

  原来当时越洋钳住银面阎罗,两人正在急速向下坠,突然有个白衣身影冲过来把他和银面阎罗抓住,缓缓飘了下来,落在一处地宫,越洋和银面阎罗又打了起来,笑面男子夹在中间,似乎想让两方停手,两方剑拔弩张,自然不由分说就又打了起来,,那个白衣男子的笑脸面具不甚在两方打斗中落了下来,他才发现原来是琉璃神君,不禁大吃一惊。这才停手。

  “毓琉璃神君?”越洋对毓琉璃神君出现在这里十分讶异,何况更是和银面阎罗一起劫走苏夷更加匪夷所思。

  “神使。”毓琉璃神君微微点头和越洋见了个礼。

  越洋看到毓琉璃神君在这种时候还要保持礼节,不禁鄙夷地哼了一声。

  银面阎罗把毓琉璃向后一拉,“啰嗦什么。”神君还欲争辩,

  在鬼市的地盘,他不欲纠缠。越洋趁机飞身一退。一把大刀飞来把他截了下来。

  然后他就被关在地牢里了,就在刚刚又莫名其妙把自己放了。

  当时是这样的。地牢的门哗啦一声就打开了,走进了一抹白色身影,在昏暗的地牢显得特别扎眼,正是琉璃神君。

  “琉璃神君这是作甚,?”越洋讽刺地开口。

  “我来放神使出去。”对方不气不恼,还是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越洋不知该说他仪态优雅还是该说他心机深沉。

  越洋只觉是个陷阱,虽然他不知对方绑公子有何目的,不过他们费了一番功夫才把自己抓来,现在又轻易地说放就放,怎么想都不正常。

  “不知琉璃神君竟是个双面间谍呵,一面与鬼类为伍,一面拉拢神仙。”

  “放你是鬼王的意思,不是我的功劳。”对方淡淡说道。

  怎么牵扯到鬼王了,越洋更没有头绪。

  越洋不欲多待,从琉璃神君面前走过。

  “还请神使立誓不向天宫声张我在鬼市之事。还有想必神使也不会做这种事的。”

  “为何?”

  “你家公子在鬼市。”

  越洋听罢脚步一滞,他们既然知道公子在鬼市反而把自己放了,意思是鬼王不欲银面阎罗多生事端吗?然后又担心一行人出去后可能会向天宫揭露他与鬼类为伍,让自己为琉璃神君在鬼市一事保密似乎这样理解更为合理。

  越洋略一思忖,伸手立誓才出了地牢,一路无人阻拦,到处寻找苏夷。

  “我们还是尽快离开吧,公子。”越洋看了下台上,台上的毓琉璃朝这边笑了笑。

  “不慌,还有一件事,那个玉珠下落找到线索了,说就在鬼市。”接着又道:

  “在鬼王手里。”

  “这有点难办。”越洋皱了皱眉头。

  三个人正在商量,只见两个貌美女鬼走了过来,其他的鬼怪都自动让了条路,可见身份不一般,三人停止了谈话,目光投向这两个女子。

  两个女鬼走到他们面前便停下了,其中一个躬身作礼:“请问哪位是微道长,我们鬼王有请。”

  三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微道长是何人,苏夷猛的想起自己刚刚对颜郎自称姓微,又着了道袍,难道是指自己,可是只有颜郎才知道,莫非他有什么不测。

  苏夷上前一步:“我就是。”越洋和续世盯着他,不知何时公子成了微道长,还有刚刚才把越洋放了,现在又要找公子这是何意。

  两人扯了下公子的衣袖。

  “没事,他们本就知我们的行踪,没必要把越洋放了来找我,这样做多此一举。”其实苏夷是听到说微道长才执意要去看看,续世似乎对颜郎有微词,所以不好挑破。

  越洋对自己有些言听计从,没有阻拦。

  续世平时一副倨傲的样子,但是对苏夷的决定还是十分遵从的。便也没阻拦。

  两个貌美女鬼领了苏夷从一条小路登上高台,退在一侧。苏夷俯瞰下去,整个鬼市尽收眼底,银面阎罗和毓琉璃坐在一侧的桌子旁,上面摆满了各种珍馐美食,毓琉璃看到苏夷,站了起来走过来在苏夷面前微微一礼:“欢喜仙,我们又见面了。”

  第一次见面毓琉璃戴了笑面面具,化了个老者的面容,现在应该是本相,他也不遮掩,径直过来作礼,不像个和鬼类为伍的叛神倒像和老友叙旧的样子。

  苏夷点了点头。然后便坐了回去,这证实了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那颜郎是在他们手里了。

  帷幕后面的人站了起来,苏夷觉察到后面人的动作,转向这边看鬼王有何意图。

  后面的人踱了几步,又停下来,反复几次,苏夷忍不住开口:“请问鬼王颜郎在何处?”

  旁边正在专心品茶的毓琉璃听到这句话喷了一口茶出来和一直以来的端庄优雅,荣辱不惊的优雅姿态着实违和,喷在银面阎罗的衣襟上,银面阎罗叱了句:“你是不是找死。”

  毓琉璃慌忙从怀中掏了张素色锦帕胡乱擦做一气。对方抓了他的手,把锦帕一夺:“滚。”

  毓琉璃悻悻然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不去招惹银面阎罗。目光一直盯着银面阎罗。

  银面阎罗被盯得发毛了,眼神一凛。

  “那个,我的帕子。”

  银面阎罗随手一抛,不知抛到哪里去了,毓琉璃只好作罢。

  帷幕后面有几个光点在移动,随着光点越升越高从帷幕后面飘出几盏祈福明灯,然后越飘越多,几千盏各色彩灯飘在鬼市的夜幕中,就像一颗一颗的明亮星星在天空舞动,下面的人看到这一奇景不断爆出阵阵惊呼,将花灯节推入高潮。

  帷幕后的人一掀两张交叠的帷幕,露出一张绝美的容颜,苏夷惊道:“颜郎。”

  颜郎缓缓走出帷幕,笑道:“哥哥,我说过我们很快会见面的。”

  颜郎忽然伸手将苏夷一揽,飞入漫天花灯中。

  

第九章颜颜霸气出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