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前尘篇妖颜解救大眼公主1

  ,,孤寂飘摇的空旷古楼,在凄凉荒芜又辽阔的岛屿上显得无比阴森,不时传来一声声呜咽凄冷的呼呼声,更加增添了一丝恐怖的味道。清冷的月光洒在荒凉的地面,拖曳出两道狭长的影子。

  一个中年男子体格精壮,赤着半边上身,手里拿了把巨斧,走起路来地面发出阵阵颤动,前面绑了个清瘦少年,少年一身黑衣,显得风尘仆仆,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十分清澈。

  两人穿过一个碎石小道,来到古楼的门前,两扇厚重的石门上面刻了精美复杂的纹饰,那人重重的扣了几下门,上面的楼层开了扇小窗,探出个干枯的老脸,,随后砰地一声窗子关了,石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少年被推了个趔趄,撞上了石壁,没哼一声,继续向着黑暗的甬道走去,走了大概二十几步,撞上了一堵坚硬石壁,少年向后退了下,正好碰到后面紧跟的男子,“干什么?”

  “前面是堵石壁,走不了了。”

  “哪里来的石壁?耍什么花样。”那个中年男子猛踢一脚,结果一脚踹上石壁,顿时尖叫一声。然后伸手一拎旁边的少年,抓了个空,暗道不好,拔刀一阵乱砍,除了刀的破空声什么都没有,这真是奇了怪了,这路走了许多次了,从哪来的石壁,还有那少年哪里去了?

  一身黑衣的少年信步走上楼梯,几个身背箭弩的赤裸了半身的汉子正在交谈说笑,望间来人俱是一愣,“这老三在干什么,倒是这小儿一人先上来了。”

  一个干瘦老头飞了过来,嗖嗖就是两个竹刺向少年打来,少年轻轻移动身形,就躲过了竹刺,一群人尽是大惊作警备状。

  “何方神圣,竟躲过了二哥的飞竹。”

  少年依旧神色自若,眼中尽是睥睨姿态。

  正在这时旁边的一间屋子传来了啜泣呜咽声音,少年步子一转飞进了那间屋子,里面的立柱上绑了个少女,瞪着两只大眼,少女容貌一般,就是两只眼睛特别大,一般来说大眼睛的女子应该算是美女,只是这眼睛有些太大了,看着反而有些影响美观,,嘴巴被塞住了,发出低低的抽泣声,一个高瘦男子立在一旁,一只手正伸向女子的衣襟。突然出现了个人,把他的好事打断,这人不禁满面怒容。

  少年一双眼睛盯着他也不动作冷冷地站着,就像猛兽看着濒死挣扎的猎物似的,等着猎物最后的心里防线崩溃,,一双眼睛里满是笑意,高瘦男子伸出的手臂僵在半空,看着这笑,面色却倏忽一白:“妖颜。”少年悠闲地走了过去,嘴角一挑:“哦,你认识我。”

  哈哈哈传来几声怪笑,那男子突然向女子扑过去,妖颜飞身而起抬手一劈,却像劈到了棉花上,男子轰然向后一仰倒在地上,一团黑烟在他去救人的间隙从窗子窜了出去,消失在苍茫夜色中。

  妖颜望了地上的男子一眼,便知道真正作祟的东西已经跑了,这不过是具尸体罢了。

  少女一被解开,哭着扑过来,结果扑了个空,呆呆地揉着两只大眼睛,“等你不哭了我们就走。”少年声音从女子身后传过来,女子慌忙转身,为自己刚刚的失仪满面通红,从怀中取出一方干净的锦帕擦了擦脸,又整了整散乱的头发,终于止住了哭声:“是我父王派你来的?”语气里有一种骄横跋扈高高在上的感觉。

  少年眼中闪过一丝不悦,“请我办事,自然要看我高不高兴,来不来。”接着道:“”走吧。”

  女子听了男子的狂妄自大的一番言论,十分愕然,方才这男子一人闯进来不见动作就把自己救了出来,是个厉害角色,女子总是对这男子无来由地有一种恐惧感,便不敢多言,跟在后面,她的步履不快,妖颜也不催促,就这样蹒跚前行。

  女子有些有气无力,加上受了惊吓,没走几步就昏了。

  茶馆里:“你听说了没有,那个大公主失踪了。”一个身着灰色短衫的男子问旁边在倒茶的男子。

  男子斟了一杯,推给灰色短衫男子:“啊,大公主啊。你听谁说的。”

  “这你别管了,总不会空穴来风。”

  “会不会是跟哪个私奔了?”

  “不会不会,要这样干嘛不直接娶了她。”

  “哦?图财?”

  “这个还真不好说?”

  大公主从小还长得挺可爱的,大大的眼睛,国人都称赞有加,说长大肯定就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呀。

  可惜长到十几岁一次皇室出巡巡游,大家听说大公主要露面,激动不已,都想一睹芳容。

  当时的人潮拥挤,热闹非凡,那辆乘了大公主的宽敞香纱马车驶来时,个个摩肩擦踵伸长了脖子努力越过护卫军士想看看这个公主是不是和传闻一样,奈何公主遮了面容,看不真切,朦朦胧胧更加引人入胜。你想看,人家公主岂是随随便便就让你看的。

  这天偏偏有个大将的儿子不知是被爱情冲昏头脑还是头脑有问题,公然拦了公主马车,一身戎装,骑匹高头黑色大马在车冕前一拦,把众人竟都看得个目瞪口呆,不明所以,马上赶来了一群随行护驾的士兵,为首的那个将军看清端坐马上那人后吓得跌落马背,这,这不是自己的儿子嘛,这小子定是鬼迷心窍,这是在干什么傻事。

  “回来。”将军一声怒吼,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把他抓过来。”看到儿子置若罔闻反而刺了下马往车冕前奔过去,将军急吼道。

  那人骑马冲撞了挡在前面的几人,飞身冲进车里,公主在里面吓得急急后退,男子伸手一扶,公主两只手乱抓乱挡男子无奈只得退后,慌乱中公主的面纱不慎落了下来,男子当场就楞住了,男子显得十分惊讶,甚至揉了揉眼睛,呆立在那,嘴巴紧抿,一言不发。公主瞪着两只慌乱的大眼睛立在那里,着实有些勇气。

  当时不光公主觉得受到了惊吓,一群围观的群众更是觉得惊恐,以往的期望太高,现在看来落差更大难以接受,平日里争相传颂的公主倾国倾城的仙人容貌竟是如此平凡,还不光仅仅平凡这么简单,那双眼睛大就大嘛,你也大的离奇了点,让你不管从哪个方向看都觉得她在瞪着你,人群一下炸开了锅。

  众士兵七手八脚一窝蜂涌上去把人绑了带下车来,把老国主气的不轻,众人窃窃私语,还边笑边说,还是传到了国主耳朵,国主正待发落这个放浪的登徒子,一个人连滚带爬跪在下面,正是刘将军,那个登徒子的爹,“启禀陛下,小儿实在是爱慕公主心切,才有此举望陛下念及小儿年幼,从轻发落。”

  “哦,是刘将军之子,倒是仪表堂堂,只是行为太过莽撞。”

  顿了顿又道:“既然刘将军之子冒死也要表白心迹,那我就为二人赐婚,刘将军你觉得可好?”

  “这真是莫大的荣幸,在下定然不负皇恩。”刘将军一听不禁喜笑颜开,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把躬在地上的身子不禁直了直。

  “陛下,小人不敢高攀,还请陛下收回成命。”闷了半天的男子这时突然开口,无疑像个惊雷炸响,把老刘将军吓得往地上一扑,险些晕倒浑身抖如筛糠,实在是这种情况不容自己昏过去,说不定现在一昏,等下就身首异处,他不知道这个儿子还要说出什么惊人之语,作出什么作死的动作。

  这下当着所有围观的人的面当众驳了皇室的脸面,陛下刚刚展示了自己的开明宽容,以为皆大欢喜,谁料这混小子不识抬举,一时民众噤若寒蝉,他们虽然没看过天子震怒,但是砍头什么的倒是看过不少,都不敢发出一丝声音,避免引起圣上注意,来个牵连。

  “押入大牢。”

  最后以男子收监被流放结束,本来是个欢喜的巡游,这么一闹,皇室丢了面子也没了兴致,巡游提前草草结束,公主的名气反而更大。

  自从这次之后,公主的长相就更加为人所津津乐道,传言四起,甚至还有传言说公主长了两个铜铃大眼,眼里有绿焰,可以勾男子魂魄,样子奇丑无比,只有神志坚定之人才可以抵抗得了诱惑。那个拦公主御驾的男子就是被抓了起来恢复了神志才抵死不从,舆论一时哗然。

  其实一个公主本就备受关注,如果每天被人说丑,心里肯定也不乐意,搁谁谁郁闷。不过渐渐地公主似乎习惯了,但凡公众场合需要抛头露面绝不遮遮掩掩。

第十章前尘篇妖颜解救大眼公主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