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时间总是飞快的,感觉我还买从月考的惨重爬起来,就要期中考试了,这次考试可以说比月考还惨,就连语文老师都说我们这次考了全年级的倒数第一,我们还没开始嘚瑟这个第一,就听花德趴在我们班窗台说道:“倒数第一怎么了,我们语文倒数第一呢,你们班是什么。”

  我觉得好笑道“你们倒数第一?我们老师说我们是倒数第一。”

  我笑道:“我去,这年头倒数第一也怎么受欢迎吗?”转身问道:“你们四班没事做吗,天天扫你们的清洁区。”

  花德无奈道:“五班天天在那刷地你不说,我们就是扫扫怎么了。”

  居九霄笑道:“五班隐藏技能是刷地,你们是扫地。”

  我也笑道:“果然语文老师的班级,技能都与众不同。”

  都说五行缺什么就那名字来补,只要教过我的人那怕我大学时的体育老师都说我应该叫谢呆,还说我身上没有一点灵在哪?以此类推花德这个名字就有来的原因了。

  说到花德,学的是机电,因为和我们班一个同学玩的好,下课老是找他玩,花德也是个自来熟的少年,他们和我们又同一个电子老师,就莫名其妙的就熟了。

  这个花德是一个每次靠近我都会让我想骂他爹的人,这个男生有个不一样的爱好,就是拔我电动驴钥匙。

  学校有个成文的规定,校园里不许骑车!所以每次看到那些开车进入学校的老师,我都暗暗说道:“校园不许开车,下来推。”

  那怕它是轿车。

  到校门口我下车被他拔了钥匙,这不算什么,但是他在我把车从车库推上来的时候拔了钥匙,那时候我终于知道什么叫骑虎难下。

  他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只要逮着机会就拔钥匙。

  记得有次我在路口等红绿灯,就在绿的刚亮的时候,这个缺德的人他开着车单手把我的钥匙拔走了,中间没有一丝停顿,华丽丽的过了红绿灯,让我见识到什么叫扒手。也留我一个人坐在没有钥匙的小电动驴上对着马路那边的少年河东狮吼道:“你缺心眼啊,拔我钥匙干嘛,你过来我把车都给你。”

  这一声吼惹得身边路人非议。

  其中还有一个小哥哥小声说道:“你别看女个子小小的,生起气来真可怕。”我没敢回头看他,死死地盯着那边得瑟花德。他不动,我不动;他动,我也不动。

  最后还是他自己开着车给我把钥匙送来。我接过钥匙抱怨道:“你自己琢磨一下,你是不是有病?你没事干嘛把我钥匙?”

  花德欠打的笑道:“我就是想看看你炸毛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要不是我打不过你,你就已经躺地上了你知道吗?”

  从哪以后每次放学回家无论是有人陪我一起还是一人开车回家只要他突然一个靠近,那条无人的马路上都会听到我的尖叫声。

  一次晚自习前班主任跑到我们急匆匆道:“收拾一下,带笔和笔记本,站队跟着我到大厅开会。快点!”

  大厅里班主任就站在那看着我们,不让我们讲话,台上的老师讲着万年不变的大道理,我们如果听得进去,老早就听了,无聊的我和旁边的游亚拿笔记本写小纸条。到后来开始发奖,对就是发奖,而且特别多,我们班的张文一个人就是十二张。

  我在本子道:“这才一个月这学校哪来的那么多奖啊!”偷偷的移给游亚。

  游亚看了一眼写道:“可能是为了激发我们学习的斗志,告诉我们,只要我们好好学习,我们就可以拿到好多的奖,成为一个‘优秀团干部’。”

  “那你的斗志被激发了?”

  游亚笑了笑写道:“没有。”

  这时我刚好听到台上领导奖项笑道:“‘优秀团干部’?这不是年终奖吗?”

  “可能是学校没词了吧。”

  当然在这次考试中还有一个大佬一般的人物成功的用一篇作文的分数压倒了张文一次拿十二张奖的名气,那位大佬就是钱浩,他用语文作文零分的成绩也成功的引起了班主任和语文老师的注意,还记得当时语文老师气呼呼的跑到我们班说道:“我教书怎么多年还真没教过那个学生语文作文零分的。”班主任还因为这件事在班级开了一个小班会,以此告诉我们语文作文老拿零分是什么后果。

  钱浩,他是我初三的同学,全年没有说过一句话,原因也是很简单,那时候他在坐第一排,而我在倒数第二排,对于他的长相,用我初三前面一个女生说,就是第一看他,你能从教室笑道,学校门口。不是有喜感,而是像极了旺仔牛奶的那个旺仔。而他不知道为什么非说我初三的时候英语非常好,他的英语作业都是抄我的,每次都是全对。

  对于这个神奇的事情我一直坚信他记错人了,以我这个英语选择题能一次错五分之四不带骄傲的。怎么可能给他抄全对啊!

  当然,他的作文我看过,写的是他儿时养的一只狗,他与这只狗从互看不爽到成了好朋友到后来那只狗被人毒死的故事,故事虽然看上去胡扯,但是字数足了。字虽然丑,但能看的懂。以我多年写作文的经验他那零分的原因是他那只狗的名字叫“小黄”。

  或许这就是孩子心性吧。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