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周一,公司开了例会,通报了上周每个人的广告业绩,高主任不阴不阳的说:“某些人啊,整天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业绩这么差,也好意思待在公司。”秦臻知道,某些人里面,肯定包括她自己。开完会,打了几个电话,公司几个同事照例约着一起吃午餐,每次吃午餐就是吐槽大会。

  因为刚毕业就遇上金融危机,他们遇上了十年来就业形势最严峻的时期,部门几个同事全都是全国知名的大学毕业,因为实在无处落脚而沦为小报记者。虽然是记者,新闻部主任却希望他们能多拉一点广告业务。

  “叶可,你说你好好一个人大本硕连读研究生,怎么也落魄到这个程度,大学白学了啊,”陈妍打趣叶可。叶可胖乎乎的,眼睛圆溜溜转了两圈说:“唉,谁知道怎么就沦落到这样了,你还不是一样,学校怎么说也是全国前十名吧,不也来这记者站了。”

  “那还不是因为我有新闻理想,这里也不过是中途站,攒点经验,我肯定会去大平台的。”

  秦臻听着,每句话都像说自己,因为新闻理想,非要从事这个行业,最后到了一个小记者站,人才济济,老板却只认广告业绩。新闻,不过是附属品。

  “我现阶段最大的梦想就是去ND,然后把辞职信甩到老高的办公桌上,告诉他,我大学四年的新闻不是为了现在拉广告的!”陈妍心直口快的说。

  叶可她们都笑坏了,拿起茶杯说:“祝你早日梦想成真!”

  下午,秦臻跟叶可一起去跑一个报料,报料人说小学老师为了惩罚孩子,用烫红的铁烙伤了学生的手,秦臻跟叶可义愤填膺,认为这样的社会渣子实在不配当老师。而她们当记者,不就是为了这种时候为弱者发声么?

  到了学校才发现,想发声可没想象的那么简单,学校大门紧闭,保安在保安亭里警惕的看着周围。秦臻试着问周围的住户,却都表示不知情。她们决定在学校旁边隐蔽的等,等到学生们下课,总能问出点什么。

  在学校周围当了几个小时的闲散人员,好不容易等到学生们下课,秦臻跟叶可分别去问,但一听到这个问题,没有一个孩子敢说话,有的甚至立刻逃开。大概是学校已经开会通报,要求学生三缄其口。这时,有个老师过来了,说请秦臻、叶可到旁边的办公室等待,他们会给一个答复。等了1个多小时,终于有人过来,带她们去见校长,说校长不在学校,坐车去找他。

  坐上了他们的车,看见车越开路边的灯光越稀少,绕到一条小路以后,车停了。却是一家餐馆,他们带秦臻、叶可进了一间包间,里面已经坐了几个人,秦臻坐上椅子问:“请问校长呢?”一个前额秃了大半的中年胖男人走了过来,手上拿着厚厚的两个信封。“这件事情希望你们不要再查下去了,这里是一点小意思。”胖男人说着,“不小心”让信封露出一点口,能看见里面全是红色的百元人民币,那个厚度,怕是每个都有几万块。秦臻、叶可立刻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然后一起飞快跑出餐馆。怕校方追,那条小路又黑黑的,俩人牵着手跑了好一会,到了一个公交车站才停下。赶紧用软件叫了辆车,好在车很快就到了。上车后,俩人才算是放下心来。

  连夜,秦臻把新闻稿写了出来,第二天一早看报纸,却连犄角旮旯都没有这篇新闻。去报社后,秦臻正想找高主任理论,高主任却把她叫进办公室,说:“秦臻,我看了你写的那篇新闻啊,这个采访的不够多,校方也跟我联系了,没有这回事,所以我帮你截下来了。”

  “高主任,怎么可能没有这事呢?如果不是理亏,他们也不会要塞钱给我们啊,而且,我也没有胡编乱造,不过是把报料人的说法跟我们采访遇阻的情况如实说了而已,没有硬伤啊!”秦臻有点生气的说。

  “秦臻,你还年轻,这事就这么算了,你回去吧。”高主任不耐烦的说。

  秦臻想,大概自己没拿的钱,有人拿了吧。只是不知道那个被烫伤的孩子,心里会有多冤屈。

  好不容易到了周五,秦臻收到了林越的短信:“周六中午有空吗?出去请你吃饭,谢谢你陪我找房。”秦臻心情这才好了一点,又想着自己没有什么衣服穿,拉着叶可陪她逛街买衣服。试了一晚上才选中。

  第二天,林越又在秦臻楼下等她,秦臻下楼时想,如果一辈子,能有这个男人这么等着、陪着她,那该多幸福啊。

  俩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林越话很少,大部分都是秦臻在说,秦臻怕不说话尴尬,又怕说太多聒噪,且把自己傻缺二楞的致命缺点给暴露了。快吃完时,林越问:“要不一会去看电影吧,好久没看过了,好不容易有点时间。”秦臻忙答应了,心想:“难道,他喜欢我?不可能啊,我这么普通,他这种人大概周围会有一堆莺莺燕燕,绝对看不上我的啊。”不管怎样,能和自己的男神一起看电影都是不容错过的机会。秦臻屁颠屁颠跟着林越去了电影院。

  买饮料的时候,林越问喝什么,秦臻因为生理期,便说不喝了。一起坐进了电影院,林越却突然出去,等了好久,电影都开场了才回来,手中却多了一杯热饮。秦臻想:“这么贴心,谁要当他女朋友,做梦都得笑醒吧!”

  晚上,林越送秦臻回家,说完再见后,秦臻往楼上走,走了几步,却又悄悄退回来,躲在墙边,看着林越高高瘦瘦的背影,这一晚,幸福的像做梦一样,秦臻舍不得就这么结束。

  抹黑爬上楼,开了门,却发现家里停电了。刚好收到林越短信:“今天很开心。“秦臻回:“我也是,我已经到家啦,可惜家里停电,怕怕的。”

  “你一个人住吗?”

  “跟一对情侣合租,他们不在呢。”

  “跟情侣合租?你是一个人住一间房?”

  “对啊,一个人住。”

  “嗯,你还年轻。”

  “我也觉得我年轻,不过家人和周围的人好像并不觉得我年轻,也就刚毕业一年,已经很多人操心我的单身问题。再晚两年就成名副其实的剩女了。女人不管事业如何,只要没有结婚没有男朋友,别人看她的眼光就自带同情。男人可不一样,稍微事业有成一点,再晚结婚那都是钻石王老五。”秦臻没憋住,把对这社会的不满统统说了出来。说完又有点后悔,也不知道这样说林越会不会觉得我愤青呢。

  “你说的确实有道理,这个社会对女性还是有点歧视的,你们不容易啊。”

  “是啊,其实性别歧视这件事情对男性女性都不公平,男人一定要在外面独当一面,否则也会被笑话。但是其实有些男人就适合在家里相妻教子呢。”

  “嗯,有道理,每个人应该都有选择的自由,如果少一点歧视,那选择的时候障碍会少很多。”林越笑了笑,没想到秦臻看起来小姑娘一枚,却挺有想法的。

  “所以,我将来谈恋爱,一定不找直男癌患者,要找一个支持平权的人。”

  “支持你,三观合是最重要的。”

  “你呢?你有什么要求吗?”

  “倒是没有特别的要求,缘分到了就行。”

  缘分到了?意思是现在还没到,那就是现在是单身啦,秦臻窃喜,回复道:“缘分很快就会到的。”

  “这你也知道?能掐会算啊,秦半仙。”

  那当然会算,像你这种放到哪都扎眼的人,哪等得了半年再谈恋爱啊,秦臻心想。“挺晚的了,你赶紧回家睡觉吧,明天还得上班呢。”

  “好的,晚安。”

  洗漱后,秦臻躺在床上,心想,林越思想还是很开放的,至少完全没有直男癌的嫌疑。只是,今天是为了感谢找房才一起出去吃饭,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一起出去呢。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