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上任总经理之位后,林越每天都特别忙碌,这个机会等的太久,他太想成就一番事业,让孤单几十年,生活在阴影之下的母亲扬眉吐气。公司涉及的部门太多,采购部、销售部、企划部、后勤部等等,他一个刚毕业两年,仅仅在企划部担任过领导的人,要学的实在太多。偶尔,他也会想起秦臻,但他总想,没关系,只能让秦臻再等等,而公司的事情,他等不了。母亲告诉他,那个他一年才见上几次,总是对他严厉有加慈爱全无的,他口口声声叫爸爸的人,已经病重了。他需要在这期间让老头子看到成绩,看到希望,在他近10个孩子中,他要成为最出色的。

  秦臻总是期待林越跟他联系,却又不敢跟他打电话,怕打扰到他。偶尔电话聊上两句,林越那边总是会说:“一会给你回过去,我这边有点事。”而那个一会,秦臻从没等到过。

  秦臻并不抱怨,她觉得林越为了工作忙碌,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压缩不少,没有时间跟她联系也是正常。

  有一天,李桦在QQ上跟大家说:“我回来啦,中午出来吃个饭吧。”

  叶可问:“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官楠一起来了吗?”

  “中午吃饭的时候跟你们详谈吧,我有事先下线了。”然后李桦头像便成了灰色。

  中午,几个人找了家湘菜馆,李桦、叶可都是湖南人,秦臻四川人,都是无辣不欢。

  闲聊了几句,李桦才说:“我跟官楠分手了。”

  秦臻大惊:“啊,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刚刚才和好的吗?”

  “几年过去了,我们都变了,中间隔的岁月太多,回不去了。”李桦说,她习惯了每天回家吃林鹏做的饭,每次身体稍有不适林鹏会丢下工作来看她。每次林鹏妈妈过来,林鹏对她都会百般维护。而跟官楠相处几个月,他在家里不做任何家务,永远都是对着电脑游戏,自己身体不舒服时,官楠也会因为加班而凌晨回家。她觉得家里永远都只有一个人,因为官楠要么加班,要么玩电脑游戏。“读书时代玩游戏倒不觉得是什么大错,但是真正生活在一起,总是有许多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一个人做不仅累,而且孤单。况且,一整天他都没有时间跟我说上两句话,我总觉得,当一个人爱你,不管是工作还是游戏,他都能抽出点时间来关心你、爱护你吧。”

  秦臻知道,李桦被林鹏宠的像公主,有次她在李桦家,看着李桦在QQ上跟林鹏闲聊了一句,说“头有点疼”,半小时后,林鹏居然提了一只老母鸡回家,说是李桦病了,得给她煲鸡汤补补。被这样宠过,试问又有几个人能让李桦满意呢。

  秦臻又想,李桦说,当一个人爱你,无论如何都是能抽出时间来陪伴的,如果这句话是真的,那林越对她,岂不是也不爱?至少不够爱?便说:“或许官楠是真忙,工作压力大,回到家需要打游戏释放压力呢?”

  “我不信,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工作再怎么忙,他一天匀出十几分钟来跟你沟通的时间都没有吗?退一步说,他总会去洗手间的吧?去洗手间的几分钟也可以打个电话的吧?”

  秦臻哑口无言,顿时食不知味。实在没忍住,便把她跟林越的状况说了出来。“一周才见一面?你们可是在一个城市啊,工作不至于忙到那份上吧。”

  几天后,刚好是愚人节,跟李桦叶可她们便逛街便采访路人,做个愚人节的新闻稿,正好看到一个搞怪玩具,看上去像个面包,手一捏,却蹦出一个小人,那小人跟林越有几分相像。秦臻想,已经好几天没有见林越了,不如趁机吓他一下。

  下班后,秦臻到了林越公司附近,打电话叫他出来。林越出来后,说:“应该一起吃饭的,但是实在没时间,对不起啊。”秦臻笑笑说:“没关系,猜你也没时间吃饭,给你买了个面包。”说着把面包递给林越。林越一接,正要咬上去,手一捏,却突然蹦出个人撞上他的脸,错愕之后他大笑。“你终于笑了,最近见面你总是心事重重的,逗你笑一个好难啊。”

  “你特意送这个给我的?”

  “对啊,得有个借口找你,不然哪敢打扰你工作啊!”

  林越一把抱过秦臻,“这段时间都没空陪你,你等等我,过段时间就会好很多了。”

  “大马路上的呢,”秦臻有点害羞,推开林越,“过段时间大概是过多久啊?”

  林越低了头,心想,对啊,过段时间,要过多久,他真的不知道答案,这么一直冷落着秦臻,对她公平吗?

  后来,秦臻想,林越没有时间跟她约会,但是总要吃饭的吧,自己在他公司附近找个地方点好菜,他每天匀出来一点时间陪她吃饭,这样不就能每天见面吗?这么一想,秦臻心里美滋滋的。

  一天,秦臻上午就赶紧把稿件写完,中午早早过去林越公司附近,打算找家餐馆吃饭,然后把林越叫过来,给他一个惊喜。却远远看到对面一家餐馆有个熟悉的身影,旁边还有一个气质出众,皮肤白到发光,个子高高的女孩,秦臻想,没关系没关系,一定是同事,不然就是朋友。看了几分钟,女孩却牵起了林越的手,亲昵的说着话,那个感觉,明显不是同事,不是朋友,不是。

  秦臻有如五雷轰顶,后退了一步,好不容易站稳,定了定神,恍惚的在街上走着,走了好久,居然走到了林越家楼下,她不想回家,似乎回家一切就都无可挽回,又不想林越回家碰到她,她怕自己忍不住问他,那就真的要结束了。

  和林越在一起的半年,秦臻总觉得自己很幸福,觉得自己怕是把所有运气都花光了,才能和一个自己这么爱的人在一起。两人几乎没有吵过架,虽然见面少,但秦臻偶尔能一起吃顿饭就心满意足。如今,秦臻稍微想了一下俩人要结束的可能,就觉得心如刀绞。她决定不想了,任由大脑一片空白。

  正发着呆,她远远看到林越和那女孩一起走回来,女孩边笑边跟他说话,不时还挽着手走路。秦臻愣在那里,眼中的泪水留下来而不自知,直到两人身影消失在楼中。

  他们一起回了林越的房间,秦臻无法停止这个想法。

  林越房间,她都没去过几次,有一次进去,突然看到林越还有另外一个手机,她质问之后,林越才告诉她,那是另一个号码,是他已去世的母亲留下的。母亲在世时,总是希望电话响起,因为那代表着父亲找她了,然而那个电话一年才响起那么几次,他都为母亲感到孤寂。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留着这个电话,或许是为了提醒自己母亲的不容易,是为了提醒自己要一直努力,要让母亲为他感到自豪,他相信,即使在天国,母亲也能看到的。“每一天早晨,我都想,母亲看到我的现在,一定会很自豪。我要更努力,要她为我骄傲。”林越坚定的说。秦臻抱住了林越,感受着他的不易,这样坎坷的人生,这样奋不顾身的努力,叫她如何去苛责?

  但是,那个女孩居然也去了林越房间,他们的关系如此亲密,林越也对她打开心房了?

  秦臻知道,再等下去毫无意义,跌跌撞撞的回了家。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