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无声不知晓

狱之泽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你平日里总是偷看我,想必我不用说名字,你也应当知道了吧?

  长安城的城墙早已崩塌,不知道睁开眼看到的是黑夜还是万丈深渊,感受不到任何生灵的气息,一切就像早已预谋好的,呼啸的风中掺杂着胜利的欢呼和嘲讽,可你却听不到任何。

  青石板上就着雨水和脚步踏来阵阵声响,他撑着把纸伞疾步走着,不小心与迎面走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走这么快做什么?”

  林溧笙闻声抬头望去,正对上那人清澈的眼眸,他显得略有些尴尬的低头,行了礼。

  “回禀将军,下官正要去唤圣上上早朝,所以方才赶路急了些,若是惊扰了将军,还请恕罪。”

  望着眼前人始终低着头,一副唯诺的模样,看着他就觉得心里恼火得很,眉毛紧紧皱在一起,砸了咂嘴。

  也罢,一同前去。

  转身想走,却见林溧笙迟迟未挪动步子。“怎么?愣着做什么?”

  “将军,您这样如此和下官一同前往,着实不妥,下官是罪臣之身….”

  “无妨,跟本将军走着就是了。”

  他打断林溧笙还未说完的话,自顾自的大步向前走去,林溧笙暗暗叹了一口气,心里想着如果被旁人看到,自己铁定又少不了被风言风语一顿,只是这些年过去了…被这样嘲讽的次数还少吗?不是早都应该习惯了吗…能够像现在这样在宫里苟延残喘,还谋了个起居郎的职位,也是多亏了将军当年的恩情的。

  想到这儿林溧笙忍不住垂下眼,轻笑着跟紧了身前人的步伐。

  林溧笙给皇上请了安后便被吩咐退下,他守在门外候着。

  这个时节的桃花已然开的正艳,先前被雨打落的花散落在庭院的各处,混着雨浊的土腥味道,使人心神不宁,他就这么站在桃花树下,任由雨水打在身上,远看去像一尊生了锈的石像,来往路过的小太监毫不遮掩的笑着。

  “你瞧,他那个破落样儿,整日里装作寡言少语,实际心里止不住在策划什么,还总是妄想着自己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呢,如果不是皇上开恩,指不定现在同我们一样被阉了做太监呢。”

  “那么喜欢淋雨,那就让他淋个痛快好了。”说着,小太监从树下的泥水里捞起一把,径直的扔了过去,那泥巴顺着他的头发滑落到脸上,他袖子里的手握紧了拳,面色依旧不变,却始终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这个样子,显得很破落穷酸吗?也是啊,在这宫里,以这罪臣之身….

  “你们几个,在这里做什么?!”

  一声喝令,刚刚还在闲言碎语的小太监显得有些惊慌失措,忙的扑上前来,恭敬的行礼。

  “沈…沈将军…”那小太监像是被刚刚那一嗓子吓到了,狠低着头,说话都一副说不利索的样子,身体也是哆嗦的不停。

  沈墨初冷哼一声,眼里充满了戾气,上前抬起小太监的头,袖长的手指伸出,然后狠得捏上了那人的下巴,那小太监疼的倒吸一口冷气,眼里满是惊恐,嘴里不断说着沈将军,奴才错了,请饶了奴才。

  林溧笙站在一旁,看着那人一脸的怒气,心里却不断回忆着上次见他发这么大火气是在何时?

  许久,沈墨初应声一个滚,那两个太监便起身连滚带爬的溜了。

  “头发,清理一下,脏兮兮的成何体统。”沈墨初说着伸手想帮他清理,林溧笙轻侧过脸躲开,随后身子退一步,眼睛直直的望着沈墨初身后的桃树,面上没有表情。

  “下官谢过沈将军,如此小事就不必劳烦将军了,没别的事情,下官就先行告退。”

  沈墨初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雨水里,不禁觉得这身影从小便略显单薄了些,像似刮一阵大风就能将那人儿吹跑了。

  当晚沈墨初做了个梦,梦到儿时童年的一些事情,自己在长廊下练武,写字,读书,身旁不远处得桃树下总是有个小身影偷偷跟着自己,却丝毫不在意。傍晚时候,他收拾东西准备起身离开,余光里瞥见那人落荒似的拔腿逃走,他摇头笑了笑,像是等那人走远了才过去看。

  桃树枝被刮断了一截散落着,树根的土壤上有一滴鲜红的血渍。

  那分明是刚刚落下的。

  果不其然,第二日正午沈墨初练完功准备离开时,发现那棵桃树下放着一块绿豆糕,而自己昨夜留下的那瓶药不见了,沈墨初再也没有从树下见过那人的身影,只是每次到树下时都会发现一块绿豆糕。

  后来一次,沈墨初随着父亲到林学士府上,百般无聊下到处闲逛,意外的发现后院有一隐蔽的小路,他走过去,踩得路上的枯枝吱嘎吱嘎响,轻推开门,正看到树下石凳子上的人在打盹。风像是掐算好了时间般吹过,惹得星半点儿的桃花落在那人发上,衣服上。也许是睡眠浅,又或许是在装睡,当沈墨初站在树下时,那人便睁开了眼,有这么一瞬间,沈墨初觉得自己的耳朵滚烫的厉害。

  那人腾地一下站起来。

  你是谁?怎么会找到这里的?

  你是林学士家的公子?沈墨初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挑眉反问道。

  是…我是….回答他的声音有些发哑。

  你为什么总是站在树下偷偷看我?他眼底尽是笑意。得逞似的看着眼前人因为受惊而显得慌张的脸。

  那人一怔,瞪着大大的眼。肩膀有些微微发抖。

  你叫什么名字?

  过了好一会,久到沈墨初以为那人或许压根记不得自己是谁时,他才张口别扭似的应声了句。

  林…溧笙…。

  你平日里总是偷看我,想必我不用说名字,你也应当知道了吧?

  仿佛看穿了林溧笙心思般知道他不会回答,沈墨初咧嘴笑着,耳尖微微发红,转过身去,抖了抖肩上散落的花瓣,然后准备离开,沈墨初走到门口时,回过头去看着林溧笙。

  他依旧是那样站在树下,只是与往日不同,这次是他第一次面对面的看他。

  林溧笙,你生的真好看。

  推开门离开的瞬间,他听到自己这样对他说。

第一章.你平日里总是偷看我,想必我不用说名字,你也应当知道了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