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顾之语落水

  又是一季深冬,寒风凛冽的咆哮着,雪花萧萧飘落在地上,只留下一片空寂给天空。

  林溧笙左手捧着册子,右手快速的挥动毛笔记录着皇上的言行,远方边疆征战的信使突然入殿。

  “启禀皇上,沈将军率领部下凯旋而归!”

  皇上顿时龙颜大悦,伸手挥挥衣袖:“哈哈哈好啊,好!寡人深知他的才干,果然不出众望,将军何时归来?”

  ”

  林溧笙听闻,手下忽的一抖,刚刚记录的言行瞬间花了。

  原来,自从那日生辰之后,沈墨初已出关征战两年之久,而他们也再未见过面,等真正看到那人一身铠甲,出现在这里时,林溧笙一时间竟然觉得有些紧张。

  他自远方归来,带着满身数不清的大笑伤痕,剑上承载着无数人的鲜血和亡灵,他的头发好像张长了些,下巴上的胡子也跟着长了出来,可他的表情,却依旧一成不变。

  “此番征战,将军立功无数,朕很是欣慰,想要和奖赏?”

  沈墨初跪在殿前行礼,回道:“多谢圣上抬爱,臣不敢邀功,为国征战,实属臣子们的本分。”

  “墨初哥哥!墨初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人还未到,声音已经先一步传来,接着,顾之语公主一身秀色长裙出现在沈墨初身边。

  “墨初哥哥,你出征期间从未给之语写过一封信,我很想你。”她一边说着,一边牵起沈墨初的手,轻轻握住。

  皇上轻轻责罚了几句公主不成体统,可林溧笙在一旁看的真切,他眉眼间的笑意。

  沈墨初觉得有些尴尬的咳了咳,假以抬肩的动作抽开公主的手,开口道:“公主,末将在沙场上一日,便不敢有丝毫松懈,还望公主赎罪。”

  顾之语扁扁嘴:“之语知道墨初哥哥分不开心,刚刚只是哄骗你的,莫要当真。”

  沈墨初则点了点头。

  后来顾之语一路缠着要沈墨初陪她去花园里散步,沈墨初杀敌无数,在沙场上将性命抛至于外,面对敌将也毫不畏惧,可每每和顾之语在一起,他都只觉得自己的头大了好几个。

  “墨初哥哥你看。”顾之语指着已经被白雪覆盖,没有一朵莲花的莲池说道:“你看,夏日里这莲池里的莲花开的极美,原本之语想要和墨初哥哥一起赏花,可谁料,墨初哥哥你一去就是那么久,再回来时,已是冬季了。”

  她在池旁一跳一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沈墨初顺势看了看。

  “公主,此时天寒地冻的,您小心着些。”

  “哈哈,墨初哥哥,你是在担心之语吗?”顾之语开心的笑着。

  “您是公主,您的身子最是金贵,末将和举国百姓门,都为是担忧,这是我们的本分。”

  顾之语听到这话,瞬间气急的跺脚,却一脚踩在冰上,直接跌落到了池里。

  “啊啊啊啊墨!”噗通一声,她话还未说完,整个人便沉了下去,顾之语在池里面扑腾着,惹得水花四溅。

  “快来人!谁熟悉水性?公主落水了!快来人!”沈墨初被吓了一跳,急忙问随从的奴才们喊着。

  旁边的奴才们一起拥着跳进池里,七手八脚的把公主救了上来。

  “咳咳咳咳咳咳…”池里的水冰冷刺骨,顾之语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被冻的瑟瑟发抖,等终于吐完了水之后,才想起来睁开眼睛哇哇大哭。

  顾之语坐在地上,沈墨初想上前扶起带她回宫,她也执意闹着不肯起来,她一边哭一边指着沈墨初,问道:“墨初哥哥…唔….你刚刚刚…刚怎么不跳下去救我?!”

  沈墨初只想扶额:“末将自幼起就不识水性,公主怕是忘了?”

  顾之语瞪圆了眼:“你胡说你胡说!小时候之语和你出去玩,也有一次失足落进水里,你看我落水后接着就跳了下去,把我救了起来。”她越说越抖“你怎么可能不..不会水呢?”

  “我想公主可能记错了,您所说的,末将并没有任何印象,末将不会水,也不敢向公主扯谎,刚刚未能救公主,请公主赎罪。”

  顾之语表情凝重,紧紧抓住自己裙边的手抖个不停。

  也不知是池水太冷,还是往事变迁的缘故。

第八章 顾之语落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