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那或许就是你吧

  “墨初哥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没有一个人前来向我禀报?我看你们一个个的都是嫌活的够久了?!”顾之语刚得知沈墨初魂断被送回沈家的消息,气的大怒,将桌上的碗杯都一扫摔落在地。

  侍女们跪在一旁,试探性的说:“回公主…陛下吩咐过口谕,不准任何人跟公主提起,就是怕您知道了,会跟着着急。”

  听到是皇兄吩咐的,顾之语脾气也收敛了些:“皇兄真是的!怎肯瞒着我呢?不行,我要前去沈府看看墨初哥哥!”

  话音刚落下,皇上就从门外踏入,他甩开长袖,看向顾之语:“你方才说要去哪里?看你现在这疯癫的样子成何体统?可有半分公主的作为?”

  “哎呀皇兄!”顾之语撅起嘴一副委屈的样子,她拉过皇上的手臂摇晃着:“皇兄,从小就属你最疼之语了,你也知道之语最在乎墨初哥哥,你就让我去瞧瞧他,好不好?”

  皇上喝了口茶水,又看看顾之语那一脸恳切的样子,是又生气又心疼:“寡人来,就是要告诉你,沈墨初已无性命之忧,现在尚在恢复中,你无需惦念。”

  “真的吗?!”顾之语突然跳起来“皇兄,真的吗?墨初哥哥没事了?!”

  “你看看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是我朝身份尊贵的公主,竟然为了一个将军就失了体统,传出去还不让人笑话死,真是给寡人丢人。”皇上说着,一手将顾之语拽了过去,按着她坐下,他脸色冷清,顾之语瞧着也不敢再大意,只好轻轻拽住皇兄的衣角,低声说之语知错了,方才是太过担心,以后不会了。

  “你呀。”皇上轻轻在顾之语脑门上弹了一个脑瓜崩儿“真是拿你没办法,等再过几日,沈墨初的身子好全些,寡人自然会让他过来瞧你,这几日你且给寡人安分些。”

  战场上,沈墨初一剑刺入敌人的胸膛,待他倒地时,周围欢呼声一片,那是战场上敌军的最后一名将士,尽管面临上千人的围堵,他依然没选择放弃,没有逃离,他冲向沈墨初,他说,只要杀了你,我便自由了,可最终他还是死在沈墨初的剑下,沈墨初看着他的尸体,说道。

  “他是一名勇士,将他葬在此处,算是个归宿。”

  身后的一名将士不明沈墨初的用意,问道:“沈将军,他可是敌人的手下,我们怎还管着?”

  沈墨初目光凝重,他抿了抿已经被风沙吹得裂开的嘴唇,尝到丝苦涩的血腥味:“异死他乡魂不归,怕黄泉路上太漫长,他走着会迷路,再者,只是不想今后我也落得个乱剑死,无葬身处的下场罢了。”

  小将士觉得这话语严重了,便紧忙解释道:“将军,俺刚刚不是那个意思,您这么厉害,怎么会死呢?”

  沈墨初听着倒是笑了:“是人总有一死,我也不例外啊。”他看那将士瞬间又把脑袋耸耷下去了,伸出手去狠狠锤了一下“打了胜仗,就甭想那么多,告诉兄弟们回去了,回家了。”

  数日后,沈墨初终于带着将士们回朝,等他出现在皇上的殿前时,皇上看到身着盔甲的他是一脸惊讶。

  “沈爱卿身子可好了?”

  “陛下,臣刚刚回朝,这身子是…?”

  从陛下和宫里其他人了解了一二,沈墨初也是有些震惊,他犹豫了下,马上返回了沈家府邸,推开沈家大门还没等走到正堂,就看到了那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

  “归宁?”

  沈归宁站在沈墨初面前,仔细打量着,笑道:“看着你我还以为自己是在照镜子。”

  “这么多年了!你还活着!真的是你吗?!”沈墨初大步上前抱住了沈归宁,用力过紧,沈归宁只觉得自己快要死在这个拥抱里,他又锤又打,总算使得沈墨初松了手。

  沈归宁眉头拧的紧紧的,牙也咬的紧紧的:“沈墨初,你是想勒死我?”

  沈墨初摇摇头,只好尴尬的笑了笑。

  “说来也巧了,我前几日出走的半路被劫匪碰了个正着,奈何自身没有一点武功和本事,那点银两都被劫了去,还被打了一身伤,他们给我扔到一个僻静的树林,谁成想让熟悉你的人,误把我认成了你给送回沈家了。”沈归宁耸耸肩,轻描淡写的叙述着,好似遇难的人不是他一般。

  “见过爹娘了?”

  沈归宁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沈墨初:“我在这府里呆了数日,你觉得呢?”

  “啧。”沈墨初咂舌,接着他站起身来到沈归宁面前,没说一个字,可身上的那股子暴躁气场太强,沈归宁感到不妙,换上一副嬉皮笑脸的嘴脸,蒙混过去。

  沈夫人和沈老爷闻声过来,看到院里站着的兄弟二人,沈夫人激动的落了泪,她上前去,一把握住他们的手,一时间,竟什么话语都说不出。

  “得嘞,你们家的儿子也算是回来了,现在可否放我走了,沈夫人?”

  “归宁,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沈墨初也不解,看向沈归宁。

  沈归宁抻了个懒腰:“沈夫人没明白?就字面意思,还需要我给您解释解释不成?”

  “你是还在生为父的气了?”沈老爷站在他身后,突然发声。

  “哈,您可别,当年您把我扔出家门的时候,讲的清楚真切,从此后便没有我这个儿子,现在您跟我谈为父?您认为可否合适啊?”

  “当年的事情,是为父做的不妥,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沈老爷自是感到愧疚,也将语气放轻了些,他伸出手,想去摸摸沈归宁的脸,沈归宁一个后退,他的手停留在半空,一时间甚是尴尬。

  “爹,娘,归宁才刚回府上没多久,许是还未适应,我先带他四处走走。”

  沈墨初带着沈归宁去了他们小时候常偷跑去的茶馆,好在沈归宁和他之间没什么间隙。

  沈墨初将倒好的茶水推到沈归宁面前:“说吧,当年究竟怎么回事。”

  沈归宁吹开茶杯上升起的雾气,茶水映出他的脸,带着苦笑,那是一张和沈墨初一模一样的脸,他伸手拂过自己的脸。

  “同胎所生的兄弟,原是我不配拥有沈家血脉。”

  沈老爷从前是立功无数的沈川将军,如同今日的沈墨初一般,沈家历代从武将,家里出的都是个顶个优秀的将军,将士,沈家也为之自豪,早年沈川娶了一大家闺秀成亲,生了对双生子,取名墨初、归宁。

  沈墨初自小起就常和父亲一起习武,练剑,沈川也告诉他,长大之后要做守护这个国家的将军,像他一样,沈墨初也为之努力着,虽是双生子,沈归宁的性格和沈墨初尽是截然不同的,沈墨初活泼好动,喜欢兵器,整日嚷着要做大将军,沈归宁喜好读书,看戏,写诗作画,这在沈家可为是禁忌,自古武将瞧不起文官,文官不服武将,沈归宁也总是偷偷跑出去听人说书,一来二去茶馆的掌柜也眼熟起了这孩子,瞧着生的一副讨喜的模样,也曾偷偷送给他几本书,在当时,那算得上是沈归宁的宝贝了。

  沈归宁开始整日往外面跑,晚上就躲在房里看书,沈川整日里找不到他的身影,平日里带他们去宫里的训练场也练剑也寻不着他,之后一天,沈川偷偷跟着他,发现沈归宁的行踪,又从他的房里翻出那几本书,沈川大怒,将那些书扔进火堆烧了,下令将沈归宁锁在房中不许出门,何时肯习武方得出来。

  “那日我突然起了高烧,夜半醒来周遭没有一个人,我烧的糊涂,连一杯水都没办法给自己倒。”沈归宁还是笑着,可沈墨初觉得那笑容实在是太刺眼了,那笑容的眼底,藏着的是泪水,是儿时无助的沈归宁,是被沈家丢弃的沈归宁。

  “我不停的拍门,喊人过来看看我,可下人只是丢给我一句,老爷说二少爷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放你出去的话。”沈归宁用手托住头,歪起脑袋,样子天真可爱“可那扇门,始终没有开过。”

  再后来,第二天前来送饭的下人进到屋内,发现了已经烧的神志不清的沈归宁,沈川这才喊了郎中来看,待他病好没几日,沈川借着带他出门游玩的话,将他丢在了一座荒山上。

  “那日他把我带去荒山,跟我说以后不准对外说我是沈川沈家的孩子,他走的那么快,我跑的跌破了膝盖,跑的丢了鞋,终也还是没能追上他,我在山上迷路了,呆了整整两日,靠着吃野果子留了半条命,天不绝我,路过山上砍柴的樵夫遇了我,见我可怜,给领回家去。”

  沈墨初听着,心里难受的说不出话,那日沈归宁迟迟未归,他和母亲心急如焚,沈川回去后,只说沈归宁在街上贪玩走散,再回身找时,已没了人影,是个噩耗,沈夫人哭了整三日,日日派人去长街上寻,也没得半点消息,最后沈川劝说放弃吧,是那孩子的命不好,这么多日没半点消息,怕是自幼丧命,是没福气做沈家的孩子,那年,沈归宁不过是个八岁的孩子。

  沈川匆匆对外人道了沈归宁去世的消息,久而久之,他就被遗忘了,连曾经存在过的星半点痕迹一起,抹杀了。

第十四章 那或许就是你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