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啊,你们是那种关系啊?”

  周围黄沙漫天,林溧笙被风吹的眯起眼,他转身,便踢到了旁边的一具尸体,啊。他吓得尖叫,放开眼望去,这是哪里?他越过尸体,又往前走了走,来到一跳小河边,他凑上去想洗把脸让自己清醒,可河面映出的身影却是沈墨初,他满脸的鲜血,面色苍白。

  林溧笙忙转身过去看,身后空无一人,场景也变换了,方才还是尸体遍野的战场,现是道路两排开的满满的郁郁葱葱的桃林,他缓慢的站起身,向桃林走去,凑得近了些,能够闻到桃花飘散弥漫在空中的香味。

  你过来了?

  树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林溧笙抬头看去,那人隐蔽的躺在桃树干的枝丫上,悠然自在,他长发披散着,腰间别了一块精致的血玉,林溧笙了然。

  看这里桃花开的极好,没有不过来的道理。

  那人大笑着,从树上跳下,扔过一壶酒在林溧笙怀里。

  林溧笙接过,却始终也看不清那人的脸。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林溧笙喝了口酒,你说。

  你在想我是谁。

  既然你知道,那就免得我费口舌去问了。

  其实我是什么人,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了。

  林溧笙将酒壶摔倒地上,碎片散落一地,他面无表情,语气更是冰冷,你若是不肯说,便也不必在这里与我打这哑谜了。

  哎?别生气啊,你若生气了,这可就没得乐趣了。

  那人始终都在笑着,笑声若的林溧笙心烦,林溧笙正欲开口,那人抢道。

  我是你最熟悉不过的人了,才多久,你便把我忘了?

  沈墨初?你是沈墨初?

  那人摇摇头,可惜啊我不是。

  你到底是何人?这里又是哪里?

  哎,原本还想着你能够猜出几分,却不料如今的你也没什么特殊的本事。

  林溧笙想逃出这里,连连跑开,跑到树林尽头也出不去,像是一个无形的屏障将这里封闭住了,这是哪里?你又是谁?你腰间的玉分明是沈墨初送与我的,它怎么又跑到你那里去了?!

  哈哈哈,我是不晓得你口中的沈墨初是什么人,可你方才算是讲对了答案。他拿起腰间的玉摇晃着。

  林溧笙显然是懂了,他惊讶的一时说不出话,楞在原地。

  那人一步一步凑近,身为周遭的雾气散开来,他说着,声音清晰的传进林溧笙耳里,最后他站在林溧笙面前,林溧笙终于看清了那人的模样。

  我就是你啊。他这样说道。

  “哈啊哈!”林溧笙猛地坐起,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还是在屋内的床榻上不曾离开过。

  是梦境,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梦。

  天还没亮,林溧笙起身倒水,连喝了数杯,才放下杯子,那之后他再无睡意。

  近来多日林溧笙都是睡不踏实,今日又耗了几个时辰的休息,待他当值时整个人眼眶下面都顶着两个乌青,显得极其没精神。

  好在皇上今日没得什么要紧事,他只是匆匆记录了些要是便被遣回去休息了,林溧笙整个脑袋都是浑浑噩噩的,连撞上对面的人了都没什么反应。

  “你平日在宫里都是这样走路的?”

  头顶传来声音,林溧笙看去,张了张嘴没出声。

  “你瞧什么?”

  那人长着张和沈墨初一样的面容,可声音却不同,仔细瞧着,眉间之处也有不同,沈墨初一生戎马,可脸上从未落得一点疤痕,这人的眉间处却有一道浅淡的疤,若是不仔细瞧着,还真看不大出来,怕也是会误以为这人是沈墨初吧,林溧笙心里想着。

  “方才是下官失礼了。”林溧笙规矩的道歉,那人却没在意。

  “我是问你,瞧什么?”

  “您和朝中的沈将军样貌一般无二,且才多看了两眼。”

  “可是分辨出了?”

  林溧笙点点头,算是回应,他侧开身子行了礼,准备离开。

  “本将军才刚刚回来还未见过你,你这会儿就行色匆匆的,可是有什么要紧事?”熟悉的声音传来,林溧笙顿时停下脚步,他转过身去,沈墨初就站在那里,穿着蓝色长衫,笑着看他。

  “沈将军。”林溧笙道。

  “这是你的老相识?”那人到林溧笙面前抬起他的头,仔细端详着“看这穿着是个文官?不过别说,这相貌算是没得挑,眼睛水汪汪的小林中的鹿儿,尤其惹人怜爱。”

  沈墨初脸色瞬间铁青,他大步上前抓住沈归宁的手,给甩到一旁去,语气凝重道:“别碰他,别靠他那么近。”

  沈归宁疑惑,直盯着沈墨初,突然领悟,沈墨初的眼神黯然的像要吃人一般:“啊,你们是那种关系啊?”

  林溧笙慌得抬头,看着沈墨初和那人,忙解释道:“不是,您误会了。”

  沈归宁目光在林溧笙身上游走,笑的让人看着很不舒服,沈墨初一把将林溧笙拥进怀里,按住他的头让他靠在自己的胸前,沈墨初眼睛微微眯起。

  “嗯?”

  “啊…我不看了不看了,你可别生气啊。”沈归宁只好认错,沈墨初那个眼神语气简直是要将自己生吞活剥了。

  沈墨初耳朵悄然红了,手上仍然没有所动,他紧紧的拥着林溧笙,林溧笙只觉得自己的脸现在滚热,他贴在沈墨初胸前,连他胸腔里的跳动都听的一清二楚。

  “可还好?”沈墨初问道。

  “沈将军如若肯放开下官,那定是更好的。”

  “咳咳…”沈墨初稍微尴尬的咳了咳。

  沈归宁站在一旁打趣道:“原来是将军有意,小家伙无情啊~”

  “您说笑了。”林溧笙看也不看沈墨初,解释着。

  沈墨初白了沈归宁一眼,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沈归宁。”沈墨初指了指那人满脸看戏的人,续道:“我弟弟。”

  “是是是,被沈家扔了不要的孩子。”沈归宁笑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林溧笙一个行礼:“下官见过沈将军,见过沈少爷。”

  沈归宁凑到沈墨初身边,用胳膊怼了怼:“哎不是,我说,你们平时都是这样相处的?”

  沈墨初看了眼林溧笙,发现他对这个话题也没什么反应,点点头。

  “想不到你也有吃瘪的时候,还是个好生好看的男人,难得难得。”沈归宁从一旁拿起一根草叼进嘴里,说道。

  沈墨初刚想说些什么,却看到林溧笙腰间的血玉不见了,他上前抓起林溧笙的手,问:“我送你的玉呢?”

  “下官身份卑微,实在不宜佩戴。”

  “我可曾是告诉过你,要带着那块玉,你且到底把我当做是什么?”

  “将军….”

  “墨初哥哥你终于来了!之语想死你了!”

  那人明明就在自己面前,答案却在他开口说的瞬间被另一个声音淹没了。

  顾之语直接跳到沈墨初背上,沈墨初放开林溧笙的手,林溧笙也借机退到一旁行礼,沈归宁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不语。

  “公主,您先下来,您这样不妥。”

  “有何不妥?”

  沈墨初头疼的厉害:“公主贵为公主,臣只是一介武将,这要是传出去,有损公主名誉,不妥,您且下来。”

  顾之语哼了声,从沈墨初背上跳下,又转去他面前,挽起手臂:“你可算是回来了,前阵子我听闻你身负重伤,多日不醒,真是急死了。”她盯着沈墨初的脸,然后笑着“还好,现在整个人都活灵活现的在我面前,之语真开心。”

  “啊,您方才说的那人是臣弟,当日他被误认成我,所有才闹出了这么多。”

  “弟弟?”顾之语这才看到林溧笙身边的沈归宁“啊…长得一样…墨初哥哥,你还有个弟弟?”

  沈墨初点点头。

  “参见公主殿下。”

  沈归宁从顾之语出现时目光就落在她身上,刚刚在她提到自己时手更是不自觉的收紧了,林溧笙站在一侧,看在眼里。

  顾之语并没有松开沈墨初手臂的意思,只是看了沈归宁一眼,摆手示意不必多礼,继续追问道:“墨初哥哥自幼跟之语就相识,怎么还有之语不清楚的事情,你说,我要听。”

  “说来话长,不过是早年的一些家事,公主不必挂心。”

  沈墨初说着,将顾之语的手从他胳膊上拿下去,偷偷看了眼林溧笙,恰巧瞥见林溧笙慌忙移开的视线,沈墨初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天不早了,该回去了。”沈归宁说道,打破了尴尬的场面。

  “啊,之语才刚刚见过墨初哥哥,就又要分开吗?”

  一旁的侍女也站到顾之语身边,低声提醒着:“公主,您别忘了皇上还有要紧事要见您,不可耽搁了。”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那墨初哥哥,之语也要走了,下次你进宫我再来找你吧。”

  沈墨初点了点头,顾之语看到他表态之后才带着侍女们离开。

  “将军,下官也告退了。”

  “溧笙!”

  他转身的时候,沈墨初忙的叫住。

  林溧笙不曾转身:“将军有何要紧事?”

  “树下那坛酒…”

  “那是约定,自然不会忘,告辞。”

  沈墨初扬起一个得意的笑,沈归宁站在一旁,突然笑出声。

  “嗯?”

  “征战无数的大将军,原也是有这么一个在乎的人,不比娇滴滴的姑娘家,且还是个男子,只是觉得实在有趣。”

第十五章 “啊,你们是那种关系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