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嗯?你怎么不唤我将军了?”

  林溧笙和沈墨初瞬间就陷入了黑暗,侍郎们惊呼着回过身去,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将军!林舍人!能听到吗?!”

  巨石滚落堵住了山洞唯一的出入口,卷带起地上的灰尘,还有些许零星的碎石被溅入山洞内,沈墨初一把就将林溧笙护在身下,那些碎石通通砸落在他肩上,背上,血液直流。

  “咳咳咳。”林溧笙被尘土呛得咳嗽起,他觉得手背上有温热的粘稠液体滴落“沈墨初,你受伤了?”

  林溧笙语气里的关心太过明显,怕是连自己都没察觉到,沈墨初反而觉得有些开心,并不在意背上的伤,他戏谑的道:“怎么?你且是心疼我?”

  “如果你死在这里,我怕是要掉脑袋的。”

  “口是心非。”沈墨初嘴上说着,可脸上的笑容却藏不住,烟尘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他依旧没有松开林溧笙的意思,林溧笙也不挣扎,任由他护着。

  “我给你包扎?”

  “嗯?你怎么不唤我将军了?”

  林溧笙轻笑道:“你可喜欢听?”

  沈墨初忙摇摇头:“不喜欢。”

  “为何?”

  “生分,怕是久了,你只记得我是将军了。”

  怎会。初识起你便是沈墨初,这么多年,在我心里,从没改变过丝毫。

  “你怎么不说话了?”

  “浪费力气。”

  洞外的小侍郎还在唤着:“将军?可能听到?”

  沈墨初应了声,那头赶忙的回复着:“将军,您和林舍人先在这儿等着,我们几个这就赶紧去找出路,之后回宫中叫人帮忙。”

  “啊,动作快些,这洞里没水没良,空气也不好。”

  说完,那几个小侍郎赶紧去找出口,今晚又赶上了大雾,几乎是将月亮遮了个干净,林里一点光亮也没有,他们几个一刻也不敢分开,生怕走散。

  “哎哎快来瞧,你们看看这儿像不像来时候的路?”

  “我瞧着那条路都像,甭管那么多了,咱们走过去瞧瞧不就知道了。”

  “就是就是,看来看去不走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出口,赶紧着吧,洞里还关着两个呢。”

  “可不,赶紧点回去找人,要是他们死在里面了,咱们还指不定受什么罪呢。”

  “啊呸,你们两个乌鸦嘴,扯上我们受罪干什么?赶紧给我呸呸呸!”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嘴的壮着胆,终于找到了出去的路,他们一路跑着,到宫中时天已经大亮了。

  沈墨初一晚上都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林溧笙说话,到后来林溧笙回应的声音越来越小,沈墨初看到他的头一耸一耸的,知道是睡着了,他将林溧笙的头靠在自己肩上,搂着他。

  沈墨初也终于坚持不住了,他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且还没睡熟就被林溧笙梦里的呢喃惊醒了。

  “嗯…快来人…”

  他凑近去听,那话语却并不完整,他不知道林溧笙梦到了什么,只好轻轻摇晃着叫道:“溧笙,醒醒。”

  很快沈墨初便知道林溧笙做的是个噩梦,那人不但没醒,反而在梦里带着些抽泣。

  “呜…是…是…我是….林溧笙…..”

  沈墨初轻轻拭去林溧笙脸上的泪痕,伸手去舒展他皱紧的眉心。

  林溧笙梦到了他们在树下初识的情景,梦到了大火烧起藏书阁的场景,梦到了浑身是血的沈墨初,他的眼泪开始不断滴落,抓住沈墨初的手也越来越用力。

  “梦境里的可怕之处都是源自心魔,如果你感到害怕就快点醒来。”沈墨初在林溧笙耳边轻声说道:“睁开眼瞧瞧,我会替你驱赶走那些梦魇之魔,你只需要在我怀里安稳的睡便可。”

  这一句轻喃似是魔咒一般,话结,林溧笙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那人怀里,映入眼帘的便是沈墨初温柔的笑意,他张了张口,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出口。

第十七章 “嗯?你怎么不唤我将军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