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不安

  “好!好!好!”

  蒙芷一声令下,他手下的将士们都激动得奋起,呐喊,他们一个个面目狰狞,露出獠牙,每个人都盯上了毫不知情的沈墨初,他们充满了自信,即刻去往战场。

  沙场上横尸遍野,硝烟滚滚,沈墨初率领的队伍处于劣势,无论杀死多少人,敌人的军队就像一个无尽的循环一样,源源不断的上来增援,沈墨初正杀红了眼,他将长剑刺入敌人的胸膛,鲜血瞬间喷溅到沈墨初脸上,胸膛上,沈墨初的双眼被模糊了,他一时间看不清眼前的事物。

  “将军小心啊!”大福一声呐喊,沈墨初急忙转过身去,还没等站稳,就应承了迎面而来的敌人一剑,长剑直接刺穿了沈墨初的肩膀,大福从后面一个飞扑过来,一脚踹到那人头部,之后长矛落地,将那人刺死。

  “将军!”

  沈墨初站不稳,险些摔倒,大福眼疾手快将他扶起“将军!”

  沈墨初的肩上插着那把长剑,他面色惨白,大福在一旁又心疼又着急。

  “将军!”

  “帮我把他拔下来。”

  大福吃惊:“将军?!”

  沈墨初略疲惫的眨眼,轻声说:“拔。”

  “哎呀!”大福认命“将军,那您忍着点!”

  大福闭着眼睛,颤巍巍的将手放到那把长剑上:“将军,我要将他拔下来了,您忍着点。”

  “别磨磨唧唧的,赶紧。”

  沈墨初眼睛也没有眨一下,大福一用力,就把剑拔下来了,沈墨初额头出了许多汗,但是他就是没有喊一声疼。

  “明明是我受伤,你怎么一副痛苦的表情?”

  “将军。”大福已经开始带了哭腔“将军!我看你受伤,我心疼。”

  “看你这一脸蠢样。”沈墨初嫌弃道。

  敌人的军队已经撤退了,大福搀扶着沈墨初回去了营地,沈墨初已经在路上晕厥了过去,众人把他放到在营长里,他的肩头被血浸湿了一片,额头上的汗珠不断,将士们都会吓坏了,慌乱的四处翻找能够止血的东西。

  “快去喊郎中过来!”

  “好!”

  林溧笙在安全区的营地守了几日,迟迟未见沈墨初带着军队回来,他有些紧张,手心里全都是汗。

  “我看那边的烽火已经停了,沈将军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一个将士浑身是血的跑到林溧笙所在的营地,林溧笙一把将他拦住,上前问道。

  那将士回头看了一眼,急忙说道:“将军受了重伤,你们这里的郎中呢?统统叫过来跟我去那边医治将军,他现在神志不清了。”

  林溧笙只觉得在听到的瞬间,整个人像被从头到脚破了一盆冷水。

  “哎!你干嘛去啊!郎中呢?!”

  林溧笙奔跑着去向沈墨初的营地,不顾那人在身后大声喊叫。

  “你们这里的郎中在哪里?将军受了重伤。”

  “严重吗?”

  “是啊将军怎么样了!”

  “先别问这么多了,郎中呢?!”

  那几个人跑去郎中所在的帐中,交代清楚了事情原委,郎中便随了将士去往沈墨初的营帐。

第三十章 不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