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移植

玖爷冷冷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序言 我答应你!

  往常血胤森林的夜晚总是静谧和谐的,随和的星光洒下光辉。映照得湖水闪闪发光。水面上是轻飘的小虫。一付一和闪着彩色的光芒,水中有吐着水泡的蝴蝶鱼,它拥有蝴蝶一般的翅膀。在水中尽情的飞翔。湖水很清,清的可以看到天上那轮火红色的血月。一群鸟儿。停留在树梢,惊奇地注视这一现象。月越来越红,红的就像要滴出血滴一样。森林的生物似乎察觉到魔族地域要有大事发生了。

  果然一支穿云箭,不知从何处而来,飞往森林深处,随即一声巨响箭落之处变成一个大坑。静谧一下子被打破了生灵因为受惊而惶恐乱窜地震的波动随即蔓延而来,小石头开始在地面上跳起舞来。不远处(森林之巅)惊起一滩飞鸟……

  “跟上”粗犷的声音声伴随在铁骑金属摩擦的声音之中,这是一支队伍看上去人数不在50人上下,身穿铁甲的士兵,每个都驾骑着一只小牛蛤,这是一种极脏的生物,但他有一个特点就是,蹦跳的极快,会喷火,杀伤力极强。其实,这种生物是不生活在血胤森林的,唯一存在黑暗气息的地方,只有“那里”。一向和平的血胤森林,由于今夜的一群入侵者变得肮脏不堪了,牛蛤身上附带毒液,所到之处都会留下一堆污泥,污泥沾染遍地,湖水沾染上了毒夜变成了黑水,水中的生灵成熟灵力达到三级及三级以上的可以离开水面到陆地上来。毒水已经蔓延,他们扇动着发光的翅膀落到树梢幻化人形,而未到三级的幼灵则全部埋藏在污水之中。

  青竹是竹灵的一员,当她站在树梢上惊讶地发现,在森林之巅着火了,那可是万灵的出生地啊!!!而且她发现了一个身影,那个身影正是骑兵所追踪的对象,青竹从树上跳下来,吹响了征集之号,听到号声的灵仙不到一会儿就集聚在青竹身边。

  “萤裳女神出事了!!!”青竹显然乱了手脚。

  “我们都已经知道了是华栀勾结蛊龙背叛了我族。”“杀掉他们!”“誓死保卫女神!”周围一片轰动。

  没想到呀,仅仅的十几个人居然那么一心。

  “好!那我们就一起去助女神一臂之力!”白莺发出号召,青竹看着她莞尔一笑,白莺回视,两情浓浓,然后随众灵仙一起冲向森林之巅。

  【森林之巅】

  牛蛤还在不断的喷吐着烈火攻击萤裳,树木被烧的噼里啪啦,冥冥中萤裳好像听到了万物生灵的嚎叫。“好疼---”“救救我们---”萤裳流着泪,她不是不想救,只是她现在连自保都是问题,为什么?直到现在,他还没明白究竟为什么会被自己的亲姐姐追杀。几个时辰之前,她刚在轩辕宫诞下一名女婴。分娩时很不容易,她消耗了大量的灵力,已经很虚弱了的她又被紫瑔攻击了。华栀要挟她说不退让王位就会杀光所有人。其实很早之前,华栀就向她提过这个要求,但接管女神之位可不是儿戏,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统治者。所要做的并不只是掌管这么简单,而是真正做到爱戴子民。可萤裳很清楚。华栀并不能胜任至少现在还不能,她的内心充满了太多的黑暗。虽然自己与她同是暗黑神帝的女儿,但拥有暗黑基因的她由于受空识神像的任识,使暗黑神帝有足够的理由可以相信萤裳可以胜任魔族王这一位置,可作为嫡女的华栀怎么甘心,而如今这一切看来是他们算计好了的。可是,堂堂我也是父王亲授的女神,华栀你好大胆!竟然敢谋反?!

  萤裳很清楚,就算现在把权位给她万灵也难逃一劫。

  怎么办?谁来救救她的子民?

  萤裳躲在一棵大树后面,酥软的身体已经不能再奔波了。她望着天上的血月。想起她那刚出生的孩儿,还未见一眼娘亲的面。她还未给她取名呢…滴滴泪水从脸上滑下,萤裳闭上眼睛拔下头上的金钗凤蝶,往胸口上猛扎下去……

  “轰---”的一声,大树被撞碎,支离破碎的木头漫天飞舞,骑兵渐渐逼近。华栀轻着在一只牛蛤的背上,看着灰尘渐渐散去,萤裳艰难的站了起来,怒视着眼前这个女人,现在她的心中只有恨!

  “啧啧,哎呀~妹妹你这是何苦呢?为了一个位置命都不要了,这么坚持到最后也不过是为你的死亡拖延时间罢了,啊哈哈”

  “所以,你是来杀我的?”萤裳冷笑。

  “杀?”华栀笑道“妹妹可别这么说,作为姐姐的我怎么可能忍心杀亲妹妹呢。不过,如果妹妹不肯配合的话…”

  萤裳“姐姐?呵,从你攻击轩辕宫里的人那一刻起我们就不是姐妹了!”

  “哦?是吗?你说那些人啊,谁让他们非要死拼呢,往刀口上撞,怎么都怪我呢?无论你多么恨,都改变不了我们血缘关系的事实啊,哈哈,你说气不气?”

  “谁跟你有血缘关系!”青竹落在萤裳身边“你若还顾及亲情,又为何做出现在这般伤天害理的事?”

  萤裳回头一看,是竹仙…他们明明是最脆弱的,可是为何…

  华栀(笑)“呦!又来了一群'勇士'的呢,呵呵呵,小丫头你这样说话是在挑拨我和妹妹的关系吗?等我拿到灵力之后,你再怎么挑拨我都会原谅你”

  众人恨的拳头作响,白莺大叫一声:“华之。你简直是丧心病狂。你想当女王首先要懂得怎样去爱护生灵,而你现在做的这些。反而是在伤害他们,你做的这些又拿什么理由说你有这个资格!”

  “哈哈哈…丧心病狂?这还不都是你们逼的。”华栀环视一下周围,烈火纷飞,生灵涂炭。“看啊,多美的景象,魔域就该如此!萤裳像你那样的统治就像开玩笑一样。你身为女王却屈身去怜悯他们,真是可笑,王就要有王的样子,要用威严镇压他们,我怎么不知道暗黑家族的历史,出现过为了同情平民的王,不惜牺牲自己身份的呢?那不是平民该有的样子吗?难道你觉得自己就是是一个平民?哈哈哈,天我就来帮你纠正这个错误。萤裳啊,难道你不高兴吗?现在你所要做的就是把灵力给我。这样我还能念及姐妹之情饶你性命,否则…”

  “哦?灵力?你想要我的灵力??”

  紫瑔大喊“萤裳!你装什么傻!”

  萤裳(笑)“灵力么?呵,华栀,那我们打赌,我赌你永远都得不到属于父王的灵力。”萤裳突然感觉心好难受,曾经珍贵的姐妹之情,去哪儿了?

  “那么说你是不给咯?其实开始我都猜到了。你怎么会心甘情愿的给我呢,所以我还特意留了一手给妹妹你一个惊喜。”华栀(笑)“哎呀,可怜啊,我那刚出世的外甥女了。”

  萤裳眼神空洞“你要干什么?!”

  华栀(笑)“干什么?听说你生她时消耗了近一半的灵力。你说如果我把她给杀了……”

  “你敢!!!……噗!”萤裳跌落在地上,看着地上那一滩黑血……毒??

  “女神!!!!”

  华栀痴笑,又似抱怨似的“呦,我说那么久了,怎么不见动静,我还以为他一时心软,舍不得了呢。蜃哥哥可真是的,说好用上好毒蛊的。”

  萤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在说蜃吗?是啊,为什么身体里会有他的毒呢?等等,她想起来了,曾经他给过她一个东西,当时说只是一个果子没太在意就吃了闹了半天,原来这里才是开头吗?呵呵呵,所以他们一开始就在算计她?

  “萤,”突然一个虚幻的声音响起在头顶,是他的幻音?“放手吧,你已经受了重伤,已经无法再掌管魔界了,交出灵力对谁都好。”对谁都好?可我看到的我的子民并不好!

  这个男人,谎话说上瘾了?这个曾经说会一直爱她的男人,如今却联合自己的亲姐妹对付她。萤裳顿感心中万箭穿心般疼痛,所以,曾经的海誓山盟都是假的?为什么脑海中会浮现曾经在一起的情景?跟权益比起来爱情真的一文不值!只是普通的营商全明白了,还需要再问为什么吗,不需要了,为了夺权,这一开始就是个局,而他她也刚好掉进了所谓爱情的坑里。可笑的是自己还爱上了他,更可笑的是,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

  哈哈哈哈……

  老天你在开玩笑吗?怪她爱错了人,怪她太心软,怪她善恶不分,一切都怪她。可她的子民怎么办呢?她可以死,求求你。放了这些无辜的生灵吧!

  这时,华栀从袖口里面掏出一颗水晶球“种在你身体里的蛊是作为一种媒介存在的,不久你身体里的灵力就会通过某种牵连传送到我手上的球里,到时候你就得对我说'哎呀,姐姐,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我吧'……哈哈哈”

  “混蛋!!!”白莺拔剑而上,众仙亦上。

  厮杀,呼喊,大笑……

  华栀同紫瑔来到萤裳身边“萤,我真后悔那时候没有杀掉你,如果当初我不可怜你,今日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了,这么多年了,你一直都高高在上,别忘了你拥有的这一切,都是本来应该属于我的!明明我母妃才是王后,可就是你母妃的出现,又加上挑拨迷惑,父王怎么可能会废我母后之名立你母妃为后!我本来就是嫡女,继承权位的本来应该是我,了就是因为你的母亲,因为你!我成了现在这般,看到我这样你是不是特别的开心啊?”

  华栀(冷笑)“挑拨迷惑?这不是琇姬(华栀的生母)的专属能力吗?论迷惑,她的技术无人能比,呵呵呵,你既然还敢提以前的事,你母妃被废你不清楚什么原因吗?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包括她的死……”

  “啪!!”未说完,一个巴掌脆生生的落在萤裳的脸上,好疼。

  华栀瞪着一双眼睛,恶狠狠的冲着她“你在胡说些什么啊?!!”

  “等等,姐姐,她刚刚是不是在说有关母妃的死因?”椅在一旁树上的紫瑔忽然开口,华栀心一咯噔,“她知道什么,她无疑就是想推卸责任。萤,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没搞清楚你现在的处境吗?放心很快我就会让你跟你母亲团聚,之后我会代替你,创造一个崭新的魔界,只可惜,你不能亲眼看到我登基那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完走掉,紫瑔望着华栀走去的背影,在萤裳身边蹲下来“关于我母亲,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萤裳“如果我说了,你会相信吗?呵呵,我猜你不会,那我还不如不说(自嘲)反正都一样”

  紫瑔“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相信?”

  “好,那我说,其实你母亲是被华栀所杀的你信吗?”

  什么!!!!?

  姐姐?不可能!姐姐怎么可能会那样做,她怎么可能会杀自己亲生母亲呢?假的!一定是假的!

  萤裳看看那张脸,小妹,你还是太天真了“看,我说什么了,你不相信,无法,爱信不信,被杀的又不是我的谁。其实我倒有句话要忠告你,万事顺意太难,须谨慎而行,,”

  ?!!什么意思?

  …不要!!!萤裳大喊一声,又吐了一口血,她眼睁睁的看到自己的子民们一个个倒下,痛苦的面容揪着她的心,够了!停手吧!

  “话说这灵球怎么还不见动静?”华栀停止笑对着水晶球疑惑着。

  萤裳“呵,哈哈哈华栀你真是个傻瓜。我不是都说了吗,那份灵力,你永远都得不到。”

  华栀“胡说,那可是上古法宝不会有问题的!但是,你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

  萤裳“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说我身上根本已经没有灵力了。”

  !!!!

  华栀!!!“什么!”华栀冲到萤裳身边“什么叫你身上根本没有灵力了?灵力…去哪里了?”

  “哈哈哈,这种白白浪费时间的意义,是你想要得到的?哈哈哈,这种白忙一场的感觉如何,无论你杀不杀我,那份灵力,你都不会得到的!我萤裳是傻,傻到身边藏着一个个叛徒都不知道。但是你们如此的无情,也休怪我了。我会死,但你们同样也得不到灵力永远不会!”

  继而萤裳把身体里最后的一点点魔力通通的用在了手心里,她在召唤一件东西……

  死亡之咒!她疯了吗?

  既然不能生,那就求死?

  “死亡之地,灵魂之念,所发之地,必然死火,既无法生,那就求死,万物生灵,永别!”……

  萤裳…死了?

  华栀……呵呵,我不甘心!!你死了又如何?终有一天我会找到那份灵力的,妹妹啊,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你今天的死是白死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称霸的步伐!王权在向我招手……

  明媚的清晨,正是采集露水的最佳时期,群芳斗艳。牡丹争宠,凤仙温情,菊花放肆,玫瑰火红,百合多情。花海之中,隐隐现现的出落于一个人影,微风悄悄吹过,扬起鼻尖秀丽的芬芳,周身微笛轻轻送来,阵阵都含有爱慕之意。

  男子拈一朵去刺的玫瑰手指轻轻挥去灵粉与花粉嗅一嗅爱不释手,风拂过他的唇,雪白的衣袍,仁立于佳丽之间,隐隐显现的小灵仙在不停地挥洒闪闪发光的灵粉,翅膀上也闪闪发光,倏尔笛音消失,温情优雅落地男子回头将女子搂入怀中,女子依偎其中,接过给予的玫瑰嗅一嗅,一样的芳香可人。

  暖日下,照耀着,二人互相吐露爱意,羞得玫瑰在苍穹之下更显热情。

  一阵风儿吹过,扬起散落的花瓣,二人依偎在树下,女子皱了一下眉头,继而起身作辑别去,男子疑惑之际,一道金光措不及防的出现在眼前。稍稍回神,入眼一看,竟然是她!!!!

  她“好久不见了,没想到最后一次见面是以这种方式。”

  男子“尊者有事?”

  她“有事……”

  “如果我能帮忙,定尽力而为”

  她(笑)“你能!!”

  “……”

  “那件事,我后悔了,我知道你恨我,现在我也恨自己”

  “你错了,我没有理由去恨你,恰恰相反,我一点也不恨”

  “谢谢,可惜我不能做些什么,接下来我要说的希望你认真听”

  ……

  男子似乎没有听明白“等等!”

  那女子的身体渐渐虚无消失,只留下一句话,“请答应我”

  夜晚,男子呆呆地坐在树上,望着天边的星星,手里紧攥着那沉重的信物,许久才似乎是自呓一般,

  “我答应你”

  

序言 我答应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