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开篇的硝烟

  末,一切都是渺茫的,虚无,幻莫测;初,奠定末,的基础尾随着命运的脚步跌宕起伏。未来的路还长,但到达未来的路真的很短,因为说不定某一天你就会陷入命运的泥潭中被永生的埋葬……

  轩韵宫

  喜鹊欢鸣,凤仪至尊端庄着一名女子,其人芊芊玉指,着一身金枫长裙。幸得一副好面孔,神情优雅,给人一种轻松的感觉,头发并没有过分的打髻,只仅仅圈几个节,其余的自然垂下,踏一双金玉跟鞋。

  余,另有几名女子各分两列,分坐其下。其装扮却远差其人。是呢,有谁敢与王后较高低呢,靠前坐的是位分较高与王后素日较好的几位灵仙妃。茄茹起身微蹲行礼后走上前来“姐姐今日的打扮可真好,既不过分浓艳也不太轻松,就连这妆容……哎呀,姐姐今日打扮的装,莫不是前几日王上亲自画上的牡丹容吧。”

  底下开始有人议论纷纷。

  听到有人提及此事,王后脸一下子羞红了,并下意识地摸了摸额前的秀色。

  “可不是。”昱城续言“牡丹花之绝色正配的上王后这一朵娇莲,看来王上为了爱王后可谓是费尽了心思,这一会儿是相思鸟传情,一会儿又是牡丹容。的看得真是让众姐妹眼馋呀。”

  当然是不全好,也有人嫉妒呢。“什么呀,不就是一个妆容吗。高兴什么呀。”“就是就是小题大做。”

  大家嘻嘻闹闹一番,就有人开始提议了“哎?不如我们也模仿此妆吧,虽不是王上亲自画上的,但由王后这兴起,借着此日,我们也沾沾喜气,等到晚上的圣子宴,由我们来衬托王后的娇容如何?”

  苏荷“茄茹姐姐的提议十分赞呢,只是不知道王后姐姐介意不介意呢…”说罢,便不敢张扬似的静下声来。

  暮音笑笑“你们喜欢就好这有什么干系的,一会去找小灵仙们要一点保鲜粉,涂在上面,能戴好一阵呢”

  王后不介意,众姊妹纷纷大喜,嬉笑声不断,这时殿外的门突然开了…

  一阵灼热之感,伴随着一声尖叫闯入,嬉笑声戛然而止。

  “呦!这里可真是热闹啊!”不速之客,妖娆的走进殿堂。

  茄茹呢喃“她怎么来了?”昱城用胳膊拐了她一下,随众人行问候礼。

  见来者暮音从座椅上下来伸手去迎“妹妹来啦……”来者有意避开,根本不理会,傲慢的大步径直的走向凤仪至尊。。悬停在半空的手悻悻的伸回来。见紫瑔如此目中无人,茄茹正想上前反驳,却被暮音拦住,小小的举动却早已收入高处人的眼里……(笑)切,有什么不对吗?

  坐在凤仪之上,翘着腿,故意的露着那双跟暮音一模一样的金玉跟鞋。

  茄茹握着拳头小声细语。“太过分了”

  紫瑔不屑的笑一笑“刚刚不是聊的挺开心吗,这会儿子我来了,也说来让我听听啊”低头瞥见一旁的暮音,故意其词“哎呀,姐姐站着做什么快坐呀,以后自家姐妹见面,不用那么客气,何况你是王后呢。”

  呸!真是不要脸,王后姐姐是对你客气客气,谁给你行礼啦,自己什么价位配的上让王后给你行礼?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但是在众人耳中的听到的那一声王后觉得竟如此刺耳。明明是自己霸占了凤仪。王后之座也是你一个小小的妃子,能坐的?要不是看你背景如此……这样放肆,只简单回王上一句就能出一口气。紫瑔再嚣张,不也惧怕王吗。可是自紫瑔当上妃后,暮音就是这样对待她的,和气,忍耐,一事能退步便退步,在暮音看来不惹事就可避免冲突,为了王,为了众灵,为了那个信念,也为了自己,她觉得她必须那么做。虽然有时气愤,有时委屈,她都忍着没有告诉任何人,朋友们再傻也都看得出紫瑔一举一动已不是一日两日了,一边佩服暮音的好脾气,一边又为其打抱不平,似乎紫瑔来到幻灵城就是为了与暮音作对的。

  可是,如果对方蹬鼻子上脸的话……

  暮音走到碧芳栏旁,逗着喜鹊,话语不紧不慢“本宫天天坐着也都坐烦了,妹妹要是喜欢,就搬回自己的宫殿去坐吧。姐姐,这里没有什么好东西,一副椅子,若夺得妹妹的喜爱,也算是姐妹情深的象征。只是苦了你竟然要我坐过的第二手。若还有新的,姐姐一定会先给妹妹的,只是你与这凤仪至尊的时间差别,可是生生差了几百年呢。”

  紫瑔听完此话,方才的神情一下子僵在了脸上。什么竟然敢回嘴?不过姐姐时常吩咐。出门在外是在别人的领域之中。说话要留有分寸,给自己留足余地。好,我忍!“哎呀,姐姐,这是说的哪里话妹妹也就是沾沾姐姐的喜气,凤仪至尊哪是我一个小小的妃子就能做得起的?”

  呵,知道就好!

  暮音笑而不语,蛮枫“你们听方才就听见这喜鹊不住地啼叫,看来王后今日要有好事发生了呢。”另一方“姐姐说的这话可不确实。喜鹊虽在轩韵宫他也指不定是谁交了好运啦。毕竟,你看看这宫内。有你我以及其他灵妃数十人哪。”

  紫瑔“啊哈哈哈,”

  好笑吗?哪个活的不耐烦了,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紫瑔身边的丫头墨雁突然开了口“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来,你们可能还不知道王上已经答应我家主人说今晚会挑出最好的灵子送于我家主人呢。”

  “什么?!”

  “怎么会这样?”

  紫瑔(笑)“怎么不会这样?众所周知,王上一直宠爱我,送我几个灵子岂不是小事?众位姐姐何需大惊小怪呀。”

  昱城“小事?自古以来都是灵子挑选母亲,何况你并非我族之仙,挑选灵子之时,你还会过嫁,奉献灵力之时也未有你的份,如果非要灵子,那也是得等到下一届,就算是王……”一时语塞

  王?王怎样?难道你要说连王都没有这个权利?

  紫瑔(笑)“规矩是王定的,王自然也能让这个权利更改,而我不介意做这更改后的规矩的第一执行人。”

  蛮枫“胡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紫瑔,你不要太嚣张,王怎么会平白无故乱更改制度,这肯定是你的胡言乱语!”

  “放肆!!!”墨雁大喊一声“蛮枫你怎敢这样对我家主人说话?”

  “主人说话哪有畜生插嘴的份?”

  墨雁“你……”

  众人惊愕。蛮枫你不要命了吗?

  紫瑔举手阻拦,面色瞬间拉了下来“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蛮枫姐姐呀,怎么今日是没休息好请说起了胡话。可谓是又蛮又疯啊”

  蛮枫“……”

  “听说今天晚上是个特别盛大的日子。我头年来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听王上说今天晚上本宫的姐姐也会到场庆祝。”又装模作样地将手放在嘴的两边悄声说“本宫的姐姐养了一些蛊虫,个个都小巧可爱,此物极爱嗜血,若是不小心被它咬上一口…啧啧,那简直生不如死,蛮风姐姐,可有兴趣养几只玩玩呀。”

  蛮枫听后面呈骇色,身体直抖,细细想来,才觉得方才的话失了分寸。

  暮音“好啦,都不要吵了。王竟然这样说就一定有他的道理,瑔妃说得对,王一向宠爱她,为我画的了牡丹容也为其送的了灵子!”

  紫瑔(笑)“啊哈哈,乔瞧瞧还是王后姐姐会说话呢。”赶紧走过来巴结似的挽住暮音的胳膊“你们也不用眼馋不一定什么时候王一高兴还不知道赏你们什么呢,啊哈哈”

  暮音虽这样说,但脸色十分难看,正如众仙子一般,这时某些仙子就开始怨恨暮音了,认为身为王后的她反而纵容紫瑔让蛮枫在广众之下失了颜面。蛮枫呢?更恨呀,发窘的是她啊,暮音你究竟是怎么了,堂堂王后竟然会怕一个小小的妃子?啧啧,真可笑…

  “那各位晚上见咯。”紫瑔朝暮音,做个调皮的样子,嬉笑一声扬长而去。

  她走了,留下一个破场子,让暮音来收拾,

  寂静回响在轩韵宫……

  轻叹一声,暮音走到蛮枫身边拭去其脸上的泪。

  蛮枫似乎已经是那了很久,又或是怒气没有地方撒,她很重的打掉伸来的手。“王后身为后宫之主,你就一点也不做主了?好歹是一处的姐妹。究竟王后在这起什么作用?以后我们还怎么靠往后撑腰?”

  不只是谁接了一句“不一定啊,人家一直都没有把咱们当自己人呢。”

  蛮枫有些哭笑不得“呵呵呵,是呢,我感觉自己跟傻子一样,刚刚好像还在为他争理。”

  “既然王后的价子这么高那我们就不再打扰了。”

  说罢,七八个灵妃气哄哄的离开轩韵宫。

  暮音黯然的看着渐远的背影……

  轩韵宫中,沉寂了,风从窗外吹来,掀起条条彩纱,彩带附和起舞,透过彩纱,一美人亭亭玉立,面向凤仪,谁都不知道,她的心正在流泪。

  “暮音啊,你别理她们,她们算什么东西。”一向性格刚直的茄茹,在半天踌躇不决之后,还是开了口,她虽不会安慰人,但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姐妹受委屈,可她现在地位尊贵,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

  宽敞的大殿。人烟寥寥。茄茹的话一出打破了原有的寂静。暮音微微一怔,嗤笑一声。像是自嘲“你们怎么不走?”

  沈凝霜从一旁走过来。拉拉暮音的衣袖。一双水汪汪的泪眼注视着她。凝霜从小不能说话,唯一能与人交流的便是眼睛,她的眼睛极好看,眼睛如心中明镜一般,对话者只要注视着其双目便可了然其内心所表述的话“我们不会走的,我们也不可能会走,永远都不会。”

  暮音鼻子一酸“你们不怪我吗?”

  茄茹“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你什么人我们还不清楚吗?”

  暮音没有说话,而是在一旁的坐垫下坐下。

  “不过”倚在一旁的昱城开了口“正因为我们一处长大,你的脾气秉性,我们都了解,可是你知道吗,现在的你已经完全变得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暮音了。”

  是吗?是啊……

  暮音皱了一下眉头,依旧不语。

  “我认识的那个暮音,正义、勇敢、坚强、个性,而现在的暮音…”

  “昱城!”茄茹叫了一声

  昱城不理会,重复一边“而现在的暮音。胆小、怕事、向邪恶低头!”

  沈凝霜快步走过来,瞪着昱城“不要再说了!”

  昱城“为什么不说?难道你们希望她堕落吗?”

  茄茹,沈凝霜对视一下,无言可对

  昱城“在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暮音“!!!”

  茄茹“嗯……是啊,是不是那个紫瑔威胁你了,告诉我,我一定揍扁她。”

  暮音摇摇头,沈凝霜不能说话,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昱城“此事重要到连轻信姐妹也说不得?还是你也从来没有把我们……”

  “不是的!”暮音大叫一声,她不敢再往下听了“不是的,我没有那样想。”她流泪了

  昱城走过来一把抱住她,笑着说“好了,我知道了,你没有变,你还是以前的那个暮音只是现在的你没有了稚气与天真,取而代之的是成熟与责任,你有不能诉说的秘密,定是你要虔守的信义,我相信你有你的原因,等到合适的时机能说的时候,你一定会说,我不逼你,要知道,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不会离开你。”

  

第一章 开篇的硝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