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催木叶

踏风乘云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又到秋深

  十一月初的中州,晴朗了不知多少天,是故虽已是深秋的时节,却也秋雨未至未感秋深。

  正午稍过,秋日当头,阳光照射在广袤的华中平原上,照在一列由南向北飞驰的列车上,照在里面一位靠着车窗的青年的身上。青年头发稍长,******,穿着灰白色鞋子,蓝色牛仔裤,淡蓝色衬衣,手心摊开放在前面的小桌,仿佛是在感受着秋天阳光的温度。他转头看着窗外的景象,目之所及的树木叶子已经深黄,一阵风过,便有树叶或少或多的飘落而下,他心里想着,才一年而已,仿佛这秋天我都不认识了。宋遇风,是他的名字。

  宋遇风坐的是由广州开往北京的G72次列车,全程有2000多公里,此时已经走过了1000多公里,近五个小时。然而他此刻感受着秋日的阳光,望着车窗外的景象,不觉疲惫,慢慢的看的出神,陷入了思绪。去年的深秋,也是十一月初,一个看似平常的周末,然而现在回想看来,对于他一点也不平凡。

  那个周末的一半宋遇风还拥有一个叫叶零的女朋友,只是自上个月的一个日子之后,他们的关系发生了猝不及防又不可逆的变化。遇风自那天之后,明知希望渺茫,却还是想试着去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百分之一的机会,这是他当日争取而来的,遇风也知道它本身分明只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一边抓着它,一边等待着命运将他判入芸芸众生的平凡结局之中。

  奇迹终究没有发生,结局到来之前的每一天甚至连回光返照都没有。消磨,过往的情分在消磨着,两个人的身心在消磨着。两个人走着能让这段关系保持着它名存实亡之“名”的过场。这段关系可以以“名”存在,毕竟它只是个名头了,然而每晚打的交流,不论它是两分五分或者三十分,却是要实实在在的进行的。宋遇风故作轻松,但手机另外一头的叶零却不能配合的那么自然。浅尝辄止的交流,无法走心的回应,当结局既定遇风再回头去看时,甚至感到可笑和尴尬,是啊,当感情不是维系那个关系的因素的时候,相处怎会不显得可笑又尴尬。

  在那个日子之后的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遇风心里分手过千百次。但是他还是想等一个见面的机会,为了万一的机会也好,为了一个不让结局显得那么潦草的仪式也好,为了那一面,他忍受着变化,直到这个变化一次次击穿他的心。千百里外的那个人愈发的漫不经心,吝啬的回应,更换掉的情侣头像,甚至明显的谎言,终于,遇风死心了,他知道这个人也许这辈子再也无法见到了。

  想到这个,遇风甚至有些后悔那天“百分之一”的挽留了,如果那天便分开了,叶零是否会更惦念他的好呢。当时光不会倒回,往事多思也尽是空而且。他终于决定不要那一面,或者说他知道他要不来了。遇风想起第一次跟叶零打电话。那是一个初秋的夜,他十分想他,当然他每天都想,而那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七夕,属于他们的第一个七夕。他尤记得当时的紧张羞怯,他尤记得当时心里抖着对她说:零,我好像都没有亲口对你说过我喜欢你,此刻,我们的第一个七夕,我想对你说,零,我喜欢你,遇到你真好。他也清楚的记得,电话另一端的回应:我知道啊,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非常非常喜欢你。那分明就是爱情,它存在过。但是,只是现在看来,它好像窗外的叶,深秋的叶已大都染黄,风一过,它们便或少或多的飘落,不知道它们是否愿意这样,不知道它们是否怀念春天的萌芽,夏天的茂盛,但是它们总是无可避免的走到了这个深秋季节,飘落而下便是无可避免的结果。

  十一月四号,宋遇风已连续三晚不得安眠,感觉骗不了自己了,他不得不向这段关系的发展妥协,不得不向自己妥协,他无法执着下去了,他想这个时间,以电话的形式结束当时的那句“我喜欢你”。他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说,但是他既然面对的是挽留徒然无功的句点,他只能说:零,我们分手吧,多余的话不必,你只说好便好。这样想罢,遇风却并没有想到一个好的时间和时机去行动。

  下午两点零二分,手机亮了起来,遇风拿起看到竟然显示来自零的一条消息,他已经很久没有在白天收到过来自她的消息了。

  在忙吗?

  没有怎么了

  这段时间一直在忙

  嗯我知道怎么了

  我昨天晚上回家我妈刚好在家看电视我就和她聊了聊天

  嗯然后呢

  说了你想见见她的事我妈的态度还是很坚定

  能猜到

  我就问她一年多了为什么它们还是不松口

  她说我们两个不配不合适

  我昨天又和她吵了一架起初生气不搭理我后面又过来找我

  又哭了说希望我们体会他们做父母的心情

  我明白了

  那你告诉她你已经和我分手了你跟我就到这儿吧

  风我真的累了我知道你一定也累的我一直在想要不要晚上和你语音说

  可是我怕我会哭我肯定会哭的

  零再多的也是无用不用多说就到这儿吧

  好

  这个判决还是来了,来的还有些讽刺的默契,由于这一段时间来的“心理建设”,遇风的情绪波动并不大,打字流畅,脸上的温度稍有升高,身体上感觉到比深秋的天稍甚一些的冷,胸腔有些微颤,但持续的并不久。当这段关系停止在那一个“好”字的时候,遇风并未有太多思绪纠缠,而且他分明的感觉到了一种解脱的情绪。他解脱了,他不必抓住什么救命稻草,他不必纠结过往,难舍难弃,他不必期想未来,峰会路转,他不必犹豫何时开口了,这段没有感情的名存实亡的关系,终于尘埃落定,有了实实在在“亡”的结局。

第一章 又到秋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