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念钩沉

郝会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公然盗窃?

  1941年秋,法国将军弗雷率兵从寿皇城搬取大量文物。其中有乾隆及妃嫔的容像画轴与大量玉玺,弗雷多年后向政府进献部分画像玉玺,其余下部留于世间。

  精准,一个箭步,上篮,好!周围传来喝彩的声音,忽然有些嘈杂,渐渐地,位于球场上的段民商听到了窸窣的声音。

  他猛的睁开眼,除了夜灯,什么也没有。他坐起叹了一声。还是没能从大学那一年的阴影中走出来。他等了这个球多久,他的这个梦也做了多久。

  和梦里一样的,那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楼板上传来。

  有贼!

  段民商下床,走出卧室。楼上是爷爷的阁楼,爷爷从不让他上去,他也一直很好奇,也偷偷上去过。但上面就是一堆杂货,类似于旧电话、旧报纸,还有一台留声机。这贼上去,莫非是要偷古董?

  段民商没有打开手电而是握在手中,悄悄的上了楼梯。这楼梯有一个弯,。摆了一个旧柜子,红木的。绕过柜子,再往上两步就能看到整个楼阁。当然,如果贼真的还在的话。

  柜子上其实摆了一把藏品军刀,爷爷就喜欢这些。段民商想着要取点武器防身,因为大学四年,他只是个书生。

  万一对手不可估量,为了保险,他只取了刀鞘,便开始迈步阶梯。

  楼阁上没有灯,但有一道晃光。原来真的有人,他看到有个黑影正背对着他。

  黑影在墙上翻弄着什么。段民商看到黑影在墙上的一个方洞里摸出了一个物体,因为黑影突然关掉了手电,他没法看到是什么。

  黑影把物体收在自己包里,向楼梯方向走过来。

  怎么办,要开打吗?

  不容多想,对方已经朝这里走过来了。这是场硬战,段民商打开手电筒往对方脸上照去,刺痛感在对方眼里袭来,贼人边遮边往阁内跑,段民商拿着刀鞘追了上去,楼下现在只有爷爷,他必须抓住这个贼!

  紧逼到杂物下,段明商将手中刀鞘刺向对方,被对方抵住。慌乱中,手电筒已经被打落在地。段民商只得重新抽出刀鞘蛮力乱刺,这么危险的打架事件还是大学毕业后第一次,但不会是最后一次,他的脑子一片空白,算不出这一场到底什么结果。万一对方打赢了,跑了呢?万一爷爷一早醒来只看见自己孙子的尸体呢?段明商这一刻只能想这么多了。

  但是对方也没想太细,对方急了,从暗格中摸出一把旧式军刀,刺向黑暗中。由于距离的限制,段民商的头部入了仅八公分的刺刀。倒地,不省人事。

  慌了慌了,对方也完全愣住。反应了一会儿,听到楼下脚步声。来不及拿其他东西,带着包就从楼上下去。从窗口上跳下的时候不幸包被窗板旧钉勾住。落地的时候腿撑着地给摔折了。

  当爷爷感到楼阁上时,发现了窗户的晃动。他打着手电赶过去,从窗口看见了那个踉跄着腿的背包人。

  回来时赶紧拨打了急救电话,并检查了楼阁里的杂物。

  算出丢失的东西时,段爷爷仿佛着了魔,心脏压迫,几近昏阙,最后,随孙子的救护车赶往医院。

  战火四起,他身处兵站之处,周围是厮杀的军队,一个日本兵挺着刺刀向他刺来……

  段民商一睁眼,大脑传来刺痛,紧眯了一下,打量起这个世界。

  这是医院病房。

  护士吓得赶紧请来医生,爷爷也从旁边边的椅子上惊醒。

  医生快步走到病床边,按下欲起身的段民商。

  医生:“这是几?”

  医生比出三根手指。

  段民商:“三。”

  医生:“好,确认意识清醒,智力正常。”

  医生扭头对旁边的护士说,护士则在做笔记。

  医生:“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段民商:“我是段民商。”

  医生:“那这人你认识吗?他是你的……”

  医生指着段爷爷,段爷爷则一脸着急期盼。

  段民商:“我爷爷,段府阳。“

  段府阳:“臭小子……“

  爷爷强忍住了眼泪。

  段府阳:“你还记得爷爷就好。“

  医生:“确认无失忆状况。“

  医生转过头问段民商。

  医生:“那么,跟我说说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段民商:“感觉……“

  段民商:“感觉脑子特痒,头皮特疼。”

  段民商:“但是,头脑好像很爽,就是很清的感觉,舒畅多了。“

  医生:“那就没事了。“

  医生把手插到大衣口袋里,挺直了腰板。

  医生:“照理来说,普通人遇到这种情况可就性命不保了。”

  医生:“可当手术开始的那一刻,你的身体机能全部超乎正常,完全不像一个头部重伤的人应该有的样子。“

  医生:“小伙儿,幸运啊!“

  医生拍了拍段民商的肩,笑着和护士走了出去。

  年老也拦不住老泪纵横了,段爷爷俯下身去哽咽。

  段府阳:“你怎么这么傻,不会报警吗?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你爸交待?你爸托我照顾你,你可不能出什么事儿啊!”

  段民商:“知道了爷爷。”

  段民商:“但是,您的东西是不是被拿走了?”

  段府阳:“……这,你不用管。”

  爷爷白发被清风吹翘着。

  段府阳:“你只要好好养伤,工作晚些找也不迟。“

  段民商吸了一口气,抬着下巴看着吊顶。

  段民商:“爷爷,我有点渴,想喝水。“

  段爷爷忙把段民商扶起来,一步一步挪去饮水机旁,应该倒杯温水吧,段爷爷只好烫水就着凉水。

  弄了一下子,段民商忽然叫道。

  段民商:“爷爷!还很烫,再多掺点凉水。”

  段爷爷纳闷了,这杯子在自己手里,可是刚刚好的温度啊。

  段府阳:“再掺就凉了。”

  段民商:“还不够。”

  段府阳:“真的温了,你这臭小子。”

  段民商:“很烫的。”

  段爷爷急了,不由分说先把手里的水抿了一口,令他没想到的是,竟然真的很烫。

  段民商:”爷爷!“

  段府阳:“呸,呸呸,我没事儿,没事儿。”

  段爷爷皱着眉,狠狠地眨巴着眼睛。

  段府阳:“你小子,你怎么知道的?”

  段民商耸耸肩。

  几天后。

公然盗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